www.GoldenLampstand.org

金燈臺活頁刊
1992.9 第41期

馬賽克之城米底巴

李志光

 

  在約旦安曼以南三十三公里處的米底巴 MADABA ,值得考察的原因有三:首先,米底巴人在聖經中與以色列人有密切往來;其次,拜占庭遺留大量馬賽克(碎磚砌畫)於米底巴,使之成了著名的“馬賽克之城”;最後,米底巴離尼波山只不過十公里之遙,成了遊人考察尼波山的旅遊前哨點。

一.聖經中的米底巴

  民數記二十一章記載了以色列人的“得勝之歌”,三十節透露:“希實本直到底本盡皆毀滅。我們使地變為荒場直到挪法,這挪法直延到米底巴”。摩西攻取河東之地後,清楚將“靠近米底巴的全平原”分給流便支派作產業(書一三:16)。大衛時代,亞捫在對抗以色列的戰爭中,亞捫人用一千他連得銀子重金禮聘亞蘭王瑪迦,並雇了他的三萬二千輛戰役,亞蘭至少七千輛戰車的人,四萬步兵被殲滅,於是亞蘭人不敢再幫助亞捫人了。(代上一九:6-19)

  王國分立時代,摩押王米沙誇耀他自己從以色列人手中奪回米底巴。而先知以賽亞不客氣地預言摩押人的命運說:“摩押人因尼波和米底巴哀號,各人頭上光禿,鬍鬚剃淨。”(賽一五:2)米沙王表揚自己戰功之事銘刻於著名的“摩押碑記”上,此碑記現存放於米底巴博物館中。

二.馬賽克之城

  主前二世記中葉,米底巴在亞捫人手中。主前一一零年,馬加比的軍隊兵臨城下。再過半世記,米底巴變成羅馬一個省會,建有長廊街道,聖殿及市集,十分昌盛。拜占庭時代,米底巴更是波斯拉省主教的牧區行政中心。主後四五一年迦克墩大公會議的文件之內有提及米底巴在宗教上的地位。大部分米底巴的馬賽克都是於這段時間完成。今日的米底巴,整個城市下面都充滿馬賽克。許多民居在重建過程中都發現有馬賽克地板的遺跡,數量之多,不可勝數,所以米底巴被稱為“馬賽克之城”。

  今日米底巴的希臘東正教聖佐治堂內有一幅馳譽國際的馬賽克地板地圖,地圖由二百三十萬塊各種色彩碎磚鑲嵌而成,圖案清楚顯示出拜占庭時代的巴勒斯坦,埃及,尼羅河,約但河,死海,皮待拉,耶利哥,耶路撒冷的位置。西至地中海,南至縵斐斯,東至安曼,北至西頓,巨細無遺。估計用了一萬一千五百小時的工夫去鑲嵌,假若主後五六零年開始工作的話,至少要到五六五年才能完成,所以不愧是拜占庭時代馬賽克(精嵌細工碎磚砌畫)的代表傑作。

  如日中天的米底巴,在主後六一四年波斯人入侵後漸走下坡,再經八世記的嚴重地震,全城幾乎盡毀,此後遭到荒廢。主後一八八零年,有二百名卡拉克的基督徒移居米底巴,並發現了許多埋藏於地底的馬賽克,因此展開發掘。一八八四年,米底巴一位修士寫信給耶路撒冷一位東正教主教尼哥底母,提及發現了一幅有六世紀時耶路撒冷地圖的馬賽克地板。尼哥底母並未採取行動,到他的繼承者基拉西摩大主教上任,便差派了一位建築師往米底巴建築一間新教堂,並將所發現的馬賽克地板巧妙地變成新教堂地板的一部分。起初原封未動的馬賽克地板約長二十五米,闊五米。但新教堂於一八九六年完成後,方發覺大部分馬賽克於施工期間遭損壞。尚幸有六世紀耶京地圖的主要部分保存完整,且位於教堂大堂的中央。從耶京地圖的細節,可區別出何處是聖墓教堂,何處是大馬色門。以色列人根據這幅地圖的提示而發掘出耶京舊城的羅馬長廊街道,因此現今在耶京古道 CARDO 之內展示出一幅“米底巴耶京地圖”,就是為了表揚米底巴地圖的貢獻。

三.旅遊前哨點

  米底巴地圖蜚聲國際,引來大批遊客,所以米底巴的旅遊局順理成章也設於聖佐治堂之處。局外有小巴往尼波山,十分方便。旅遊局不遠處有餐廳,提供午餐,小食及飲品。

  在市內小巷的盡頭,隱藏了一間米底巴博物館,除了展出摩押碑記之外,尚有展出一九六七年在米底巴市郊出土的鐵器一期墓塚的陶器,珠寶飾物,古代服裝。當然不會缺少展出米底巴周圍出土的馬賽克,極具考古學上的價值。

  米底巴共有十四間教堂,聖佐治堂之外,最出名要算使徒堂,在市內的東南角。堂內有一幅巨型的十二門徒馬賽克地板。聖以利亞堂離聖佐治堂不遠,四世紀時建於羅馬大道之旁,七世紀時曾經重修。童貞堂在聖以利亞堂斜對面,建於古時市集旁邊。

  遊客帶走米底巴的馬賽克地板是不可能的,但帶走米底巴的七彩掛氈卻是輕而易舉。那些掛氈是米底巴的著名手工藝。遊客甚至可以進入一些掛氈工場,欣賞米底巴的約旦人用人手操作大型織布機,示範編織羊毛掛氈的過程。

 


http://www.goldenlampstand.org/glb/read.php?GLID=04108
©1986-2019 金燈台出版社有限公司 Golden Lampstand Publishing Society (HK)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