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GoldenLampstand.org

金燈臺活頁刊
1997.7 第70期

危險的任務(下)

吳獻章

 

主的任務是艱難的

  神的僕人除了要了解賜予任務的主是可畏的以外,也要了解主的任務是艱難的。以賽亞書六章闡述了先知事奉的難處:對象剛硬與信息逆耳。

  以賽亞用三個希伯來文語法來描繪他傳道對象的剛硬:

  1. 神稱呼以賽亞時代的人為“這百姓”(9,10節),而不是慣常的立約團體名稱“我的百姓”,表示了神對這些犯罪敗壞百姓的不滿,這個不滿,在以賽亞的第一個信息就完全顯示出:“天哪,要聽,地啊,側耳而聽,因為耶和華說,我養育兒女,將他們養大,他們竟悖逆我。牛認識主人,驢認識主人的槽,以色列卻不認識,我的民卻不留意”(一:3)。上帝的選民,竟然連動物都不如!  

  2. 神所厭惡的“這百姓”(9,10節)原文是單數集合名詞,表示不管身份,地位,所有的百姓都不聽神的話。以賽亞指責的,不僅是一般的百姓(一:4-9),更有宗教官長(一:10-15),政治官長(如使神厭煩的亞哈斯王,七∼九章;以財富驕傲吸引巴比倫來攻的希西家王,三九章),全國上下各階層,皆為神的對頭(三:2-3)。整個神所愛,所栽種的葡萄園——以色列,全變為野葡萄(五章)!

  3. 以賽亞書更是用耳朵,眼睛,心,人最重要的感官,配上交叉型(chiasmus)文法結構,來描繪以賽亞所要傳講的對象,是何等的無可救藥:“你們聽是要聽見,卻是不明白,看是要看見,卻不曉得,要使這百姓心蒙脂油,耳朵發沉,眼睛昏迷,恐怕眼睛看見,耳朵聽見,心裏明白,回轉過來,便得醫治”(賽六:9-10節),如此剛硬的心,難怪以賽亞要以呼天喚地的口吻開始他的信息(一:2)!

  神的任務之所以艱難,是因為對於如此剛硬的會眾,神要祂僕人傳揚的信息是如此的嚴厲:“我就說,主啊,這到幾時為止呢?他說,直到城邑荒涼,無人居住,房屋空閒無人,地土極其荒涼。並且耶和華將人遷到遠方,在這境內撇下的地土很多。境內剩下的人,若還有十分之一,也必被吞滅”(六:11-12)。以賽亞所傳的信息,是審判的信息,沒有人愛聽的信息。

  其實,這也是所有先知的共同特色,神有滿心憐憫,但對於任憑自己剛硬心之以色列民,神給他們的答案,就是被擄到外邦(此預言成就在一百五十年後;王下二五章;賽四○∼六六章基本上是對被擄百姓安慰的信息)。如此嚴厲的信息,給如此剛硬的百姓,也難怪先知(如耶利米,阿摩司)會被同胞迫害!七百年後的新約引用以賽亞書六章九至十節達六次之多(太一三:14;可四:12;路八:10;約一二:40;徒二八:26;羅一一:8),證實時代雖變,人心的剛硬卻是相同,在末世事奉神的我們,任務更是危險,因為人心更是險惡(提後三章)!

  在此艱難的任務下,我們既已承受主的交託而無從推辭(林前九:17),就該從以賽亞書六章中學習如何去承擔這危險的任務:

  1. 了解文化:為了要將各樣攔阻人認識神的堅固營壘攻破(林後一○:4-5),神的僕人該下工夫了解文化。如盛行在二十世紀末華人社會的世俗化,拜金,享樂,解構(deconstructionism),乃至異端(我們的任務更艱難,因我們的文化中有以賽亞時代所沒有的佛,道,一貫道,新紀元…)因此才可能把人心徹底擄回。我們所傳的道不可再像打高射砲,打空氣般地(林前九:26),抓不到信徒的癢處;社會學家,心理學家不能因而就是傳道人,傳道人則應有社會,心理學家的素養!

  2. 了解神的道:有關以賽亞所面對的危險任務,神的吩咐就是“你去告訴這百姓說”(賽六:9節),保羅對提摩太的忠告也是“傳道”(提後四:4-5),並叮嚀他“更要緊的是那些皮卷”(提後四:13),神學教育正如出去收割莊稼前的磨鐮刀,為了更有效地收割莊稼,花幾年地功夫磨鐮刀是必須的,神學院的課程,不論是舊約,新約,原文,聖經神學,系統神學,教會歷史,教育,牧會,輔導,佈道,宣教等,都是執行危險任務的利器!別的不說,光讀先知以賽亞,阿摩司,使徒保羅,乃至耶穌如何講道,必大有益於事奉!

  3. 了解自己:要將福音帶入文化,且將人心從敗壞的文化中帶到福音裏去,神的僕人所扮演的,正如神子耶穌將人帶到神前,將神傳給人般,是搭橋者的角色。面對如此艱難的任務與剛硬的人心,要學習磨練自己生命的性格,要能吃苦,也要能吃虧,才可能勝任如此重責大任。神的好僕人該有三厚:腳皮厚,勤快作主工;肚皮厚,甚麼苦都可吃;與臉皮厚,批評辱罵來時,能禱告說:父阿,赦免他們!必要時,左臉,裏衣都不珍惜(太五:39-40)。

  要如何以軟弱敗壞的我們,來完成如此困難的角色呢?以賽亞書告訴了我們祕訣:“有一撒拉弗飛到我跟前,手裏拿着紅炭,是用火剪從壇上取下來的。將炭沾我的口,說:‘這炭沾了你的嘴,你的罪孽便除掉,你的罪惡就赦免了’。我又聽見主的聲音說:‘我可差遣誰呢?誰肯為我們去呢?’我說,我在這裏,請差遣我”(賽六:8)。為何以賽亞蒙召的經文,不像其他先知書一樣,沒被放在第一章呢?主要原因,是要藉着他的蒙赦罪,成為他聽眾得贖的榜樣。先知以賽亞若沒有被潔淨的經驗,就不能為他的會眾帶來出路!若沒被潔淨,神的僕人就不能受差遣,司布真講得好:準備自己,比準備講章還要重要!

  本章不但告訴我們事奉神的祕訣──三位一體真神的十字架!其實也藏有三位一體真神的十字架真理:

  1.“誰肯為我們去呢?”中的“我們”(賽六:8),強烈暗示着以賽亞所看見坐寶座上的是三位一體的神。

  2. 約翰引用以賽亞書第六章九節,就明說以賽亞看到的,是三位一體中的第二位格──叫拉撒路死裏復活的耶穌(約一一章)。

  3. 保羅在羅馬向猶太人講道中,就明指以賽亞所聽的聲音,是來自三位一體中的第三位格──聖靈(徒二八:25)。

  4. 加爾文解釋三次的“聖哉”為三位一體的暗示,此正好與老約翰看見天上寶座的神,及四活物的頌讚“聖哉聖哉聖哉”(啟四:8),遙相呼應,其中隔着的,正是福音書中所描繪,以賽亞書所預言,三位一體之神子耶穌十字架的救贖工作。

  其實,以賽亞所盼望的彌賽亞及祂的受苦是在七百年後(賽五二:13∼五三:12)才成就,在他的時代尚未成就,因此,他所領受的救贖──以炭沾口,僅是預表。但如今,聖子耶穌已在十字架上成就了此救贖,讓有心投入這危險事奉的人,能靠着十字架的恩典,來完成所託付此危險的任務。

  Latimer 站在亨利八世前,開口就對自己說:Latimer, The King is listening (王在聽);接着,他又說:Latimer,The King of kings is also listening(天上的萬王之王也在聽)!因此,他不理會人間王的險惡,專心為天上王傳揚主道,完成神所託付他的危險任務!

  親愛的,你是否樂意靠着十架字的恩典,讓華人失喪的靈魂,透過你被釘死,埋葬,復活的生命,回到聖潔的神面前得救贖,成為二十世紀末神危險任務的見證人?

 


http://www.goldenlampstand.org/glb/read.php?GLID=07003
©1986-2019 金燈台出版社有限公司 Golden Lampstand Publishing Society (HK)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