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GoldenLampstand.org

金燈臺活頁刊
1998.1 第73期

聖地花果(六)

葡萄美酒

區應毓

 

  人類的文化與酒結合作不可分解的關係,尤其是中國與希伯來的文化,都可堪稱為酒的文化。

  當我在以色列境中,參觀他們的葡萄釀酒園的時候,我就想起中國人的名句“葡萄美酒夜光杯”後漢書稱酒為“天之美祿”(食貨志)。蘇軾自述:“天下之不能飲,無在予下者;天下之好飲,示無在予上者”。李白自傲地說:“古來聖賢皆寂寞,惟有飲者留其名”。由此可見中國人對酒豪情逸意。

  回觀聖經時,葡萄美酒首次呈現在創世記所記載洪水以後的挪亞。那時“挪亞作起農夫來,栽了一個葡萄園。他喝了園中的酒便醉了,在帳棚裏赤着身子”(創九:20)。挪亞醉於杯中物,結果致使他的子孫迦南也受到影響,成為“奴僕的奴僕”。後來,當迦南的後代移到中東一帶時,葡萄的出產及葡萄美酒的信譽也成為迦南地的特色。所以,當以色列人差派探子去窺探此地時,他們帶回來了一挂葡萄佳果,以示此地的富庶。  

  可是,迦南人轉離敬拜真神,以木頭泥土鑄造成偶像,去敬奉這些虛空的偶像,。當摩西帶領以色列人即將進入迦南地時,他呼天喚地勸誡以色列人不要跟從迦南人拜偶像,要專一地事奉耶和華。他以“所多瑪的葡萄樹”,“蛾摩拉的毒葡萄”(申三二:32)為喻來警誡以色列人,不要效法迦南人的虛妄。

  我在加利希律所建築的遺址中,看到不少葡萄的雕刻,在耶路撒冷的城牆上亦可以看到一串串的葡萄枝。難怪,猶太人常以葡萄來比喻以色列國,詩人亞薩說:“萬軍之神啊!求你回轉,從天上垂看,眷顧這葡萄樹”(詩八○:14)。

  來,耶穌基督更以葡萄為喻指出祂與信徒的關係,祂是葡萄樹,信徒是枝子。祂要求所有的枝子都要結果子,這些果子可以是仁義的果子,得人的果子,聖靈的果子,感恩的果子。但是,若要結出這些果子,我們必須常在祂的裏面,生命上與祂緊緊繫在一起(約一五章)。

  我們不能作一個不結果子的基督徒,白佔土地,虛度了光陰(路一三:6-9)。葡萄美酒或爛醉花間生活,縱使是何等的耀人。然而,時光催人老,若夢的生活,其實充滿千萬愁緒。我們務要珍惜目前的光陰,多為主作工,多結一點果子,像葡萄枝飽滿,結果纍纍獻給主,滿足主的心意。

 


http://www.goldenlampstand.org/glb/read.php?GLID=07305
©1986-2019 金燈台出版社有限公司 Golden Lampstand Publishing Society (HK)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