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GoldenLampstand.org

金燈臺活頁刊
2018.9 第197期


盡責預備候主來

于中旻

  

經文:馬太福音二十五章1至12節

   耶穌離世前的最後幾天,在往伯大尼受膏的途中,在橄欖山歇足。跟從的門徒們,望着對面的榮華聖殿,助燃起復國的夢想。他們的興趣,在於“你降臨和世界的末了,有甚麼預兆呢?”(太24:3)

   人的好奇心,對於主的國度和自己,從來不會有甚麼幫助。主耶穌教導他們的,宗教的實際,是如何警戒,善盡自己的責任。末世的伶俐人,正是聰明的“今世之子”,為滿足人的好奇,以滿足自己的荷包,大展其猜測與想像,筆宣口傳,把“末世論”渲染成類似科幻小說。難怪護教文學家盧益思(C.S. Lewis)以冷嘲諷刺的口氣說:“死於核子爆炸,怎會比死於癌症壞?”妙哉輕描淡寫的一戳,就全洩了嚇騙家生意的汽球,未免煞風景也。實在說,這是該誠實思想的事。

   耶穌說了三個簡單的比喻,把門徒從雲天拉到地上,叫他們落實,預備盡責任。其中第一個比喻,是講十個童女。十個童女,分作兩組:不是高低之分,不在妍媸之別,而是工作的不同。

那時,天國好比十個童女拿着燈出去迎接新郎。其中有五個是愚拙的;五個是聰明的。愚拙的拿着燈,卻不預備油;聰明的拿着燈,又預備油在器皿裏。新郎遲延的時候,他們都打盹,睡着了。半夜有人喊着說:“新郎來了,你們出來迎接他!”那些童女就都起來收拾燈。愚拙的對聰明的說:“請分點油給我們,因為我們的燈要滅了!”聰明的回答說:“恐怕不夠你我用的;不如你們自己到賣油的那裏去買吧!”他們去買的時候,新郎到了。那預備好了的,同他進去坐席,門就關了。……(太25:1-12)

   不久前,收到的請帖上,還有“恕乏价催”字樣,收到的人多茫然不知其意義,偶有因簡體字譯繁,寫成“恕乏價催”,更使人莫名其妙。也有的請帖,前文寫設筵的日期,時間另注在後面。那些都是古時遺留的習慣。因為古時運輸通訊並不方便,連時計也不普遍,婚姻的時刻難以準確約定,讓貴賓久候自是不恭敬的事,所以先約日期,“到了坐席的時候”,再派僕价去催請;先已應允出席的人,有義務即到;臨時藉故推諉,必然會招致主人盛怒(路14:16-21)。婚筵的日子,新郎遠道迎娶,時間遲延,也是會有的事。

   這個比喻,對於我們有甚麼教訓呢?主耶穌是要告訴我們,相信主再來,必須有實際的表現,知道自己的責任,預備盡自己的責任。

知道目的

   中國古時婚娶習俗,是男方昏時而往,女方因之而來,“婚姻”一詞的緣由是這樣的。照猶太人當時的習慣,新郎往迎娶新婦。十個童女在那裏等候的目的,只是迎接新郎。基督徒事奉的唯一中心是基督,盼望的中心是基督。因此,聖經說:“只要心裏尊主基督為聖。有人問你們心中盼望的緣由,就要常作準備,以溫柔、敬畏的心回答各人。”(彼前3:15)不要忘記自己為甚麼,幹甚麼。

   今天,許多人講論“末時”,卻不知是以甚麼為中心。

   講末世論,如果失去了基督,真莫名其妙,叫甚麼都可以,雖然巧舌如簧,妙筆生花,最多是滿足人的好奇心,名為佈道家,實是布袋僧,只求填滿他的布袋,並不能使人得造就,不能使人準備基督再臨。因此,他們可以甚麼都說,甚麼都作。

   有位傳道人,在第二世界大戰前,曾聽某名人講道,指墨索里尼就是“敵基督”,立論滔滔,言之鑿鑿。大戰以後,他從聽道人成為傳道人,約請同一位名人講道。天真的青年傳道人,記起舊帳,問那位名人:“從前您講墨索里尼是敵基督,現在怎麼說?”回答:“那時,我還沒有名,那樣講,是為要吸引人注意,現在,有名了,不需要那麼作了。”話說得很坦白,愚昧的聽眾,就那樣被愚弄,但主名所受的虧損該有多大,怎能就那麼隨便?而尋求真理的人,得了這樣的信息,會作何想?

知道預備

  盼望絕不是翹首雲天,不作一事。必須要預備。怎樣預備呢?

   古時的照明設備,相當原始;黑暗,同樣的普遍。照明的方法,是用有燈芯點燃的油燈。在巴勒斯坦地區,用橄欖榨成的油:有燈,有器皿,有油。三者缺一不可。教會是為主發光的金燈台;主交託聖徒的責任是:“你們的光也當這樣照在人前”(太5:16)。失去光的燈台,不能完成主指定的使命,只能成為絆腳石。因此,燈台需要有油,還要修剪燈芯,清潔燈盞,才可發光。

   在聖經中,油常喻表聖靈。教會只是組織,不能自己為主發光,必須靠聖靈。不過,信徒靠聖靈得生,如果閒懶不求再進步,只會越來越黯淡,光照的範圍越來越小,漸漸失去作用。但燈盞不會太大,貯油量不會太大,燃燈消耗,難以維持多久,還要有器皿盛油,到需要的時候加添。器皿如果骯髒,盛有雜物,污穢,罪惡,就不能用來盛清潔的橄欖油。因此,正如使徒保羅勉勵信主作他真兒子的提摩太說:“人若自潔,脫離卑賤的事,就必作貴重的器皿,成為聖潔,合乎主用,預備行各樣的善事。”(提後2:21)

   聖徒應當分別為聖,除去各樣的罪惡,世俗的觀念,都完全除去,順從聖靈,過聖潔的生活,充滿聖靈的油,儆醒守望。到耶穌基督再臨的時候,與祂一同作王。

   主耶穌說這個比喻的中心,是告訴門徒,不要好奇關心甚麼時候,卻要問自己如何預備。

  知道自守

   在新郎遲延不來的時候,五個聰明的童女和五個愚拙的,都同樣的打盹,需要睡覺。那時,沒有電訊的方便,忽然,有人先行奔跑着呼喊,傳來新郎將到的信息。所有的童女都醒來,整理燈,迎接新郎。愚拙的童女這時才大吃一驚:原來快到油盡燈枯的地步了!

   我們必須公平:其中五名童女,不過是愚拙而已,他們沒去作淫婦,他們的器皿仍然清潔,只是沒有油。噢!自潔是好的,但止於器皿自潔,是不夠的;枯乾的純正教條,是不夠的,不能夠持久發光,照亮黑夜。必需有聖靈的油!

   油從哪裏來?必須是賣油的。有人採摘橄欖,經過破碎,壓榨,流出金黃色的油來,供燃燈之用。可不能任意買來充用啊!

   愚拙的童女,還是有基本的機智,他們向同伴求助,臨急借油。五個童女聰明的地方,在於他們知道,仁心助人雖然是好,但誰也不願熱心到愚昧的程度,捨自己的責任於不顧,更無意於市惠,以求得人稱讚。他們絕不是自私嫉妒;各人責任攸關,無法分油給人,因為自己要用。

知道方向

   聰明的童女,並非自私,還是能夠指引人正確的方向:“你們自己到賣油的那裏去買吧!”(太25:9)愚昧的童女,可能沒想到儲備油的重要,或大意以為所有的油或許該夠,連哪裏產油都沒研究好,更根本未有應付能源危機的準備,只希望同伴可以幫忙。事到如今,如何是好?

   臨陣榨油,自然不成,好在他們是習慣於販賣二手知識的,歡迎有人指引他們正確的方向,可是沒有別的代替方法,他們只好自己去買油。但有個正確路向,總好過盲目奔波,因為並不是所有的店都可以買油;有些是“引人結黨,屬乎血氣,沒有聖靈的人”(猶1:19)。就是沒有油的店。不過,他們還是得去趕不愉快的路。黑夜漫漫,道路難行,不早買備油,在這種時候趕路,想來他們會隨走隨怨自己:真是愚昧啊!

知道時候

“他們去買的時候,新郎到了。”(太25:10)

   教會的新郎,雖然看來延遲了許久。聖經說:“有一件事,你們不可忘記,就是主看一日如千年,千年如一日。主所應許的尚未成就,有人以為祂是耽延;其實,不是耽延,乃是寬容你們。”(彼後3:8-9)當時候到了,那要來的就來,並不遲延。

   買油是對的,但時不我與了!愚昧的童女,不知道時候,臨時去奔波買油,失去同坐席的機會。聰明的童女知道,時候就是新郎來,可能在任何時候,沒有誰可以準確猜度,沒有甚麼時間表可以預測,主只吩咐時時儆醒:任何時候,都可能是主來準確的時候。時時儆醒,準備好油。

   今天教會的問題,是只顧作今世之子,像世人一樣,以為主人必來得遲,思想錯誤,表現於行動錯誤:“動手打他的同伴,又和酒醉的人一同吃喝”(太24:48-51)。不盡自己的責任,看別人不上;應該彼此相愛的弟兄,竟然對待如仇敵,不是伸手扶持,不是聯手對敵,竟然動手打他;應該分別的外人,醉心世界享樂的酒徒,竟然引為親愛的朋友,結黨一同吃喝,價值觀錯誤,是非顛倒。

   要悔改,莫等到時主說:“我實在告訴你們,我不認識你們!”(太25:12)這是何等嚴重的事!

   今天,不可避免的,會看見有些沒有使命感,不負責任的人,真叫人感覺替他們難過。不負責任的僕人,半死不活,不求振作,只勉強挨日子,實在叫人感覺不舒服。這正是五個愚拙童女的情形。不過,現在普遍繁衍,遠遠多於五成,實在是不幸。他們好像工會怠工的狀況,照章工作,不肯多幹上半分,連走路都不肯用快步。

   聰明,就是盡自己的責任,靠聖靈的油,為主發光,照亮黑暗,等候主來。愚拙不是不純正;只是枯乾的純正,缺乏聖靈,不是聰明的發光方法。要盡自己為主發光的責任,必須有油,不能用別的代替。

   願我們每天更聰明:預備聖潔的器皿,添滿聖靈的油。

 

金燈臺活頁刊第197期 2018.9
作者于中旻博士為文宣士;聖經網 AboutBible.net 著者

插圖:Agnes Leung(agnesleung.com

 


http://www.goldenlampstand.org/glb/read.php?GLID=19701
©1986-2018 金燈臺 Golden Lampst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