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GoldenLampstand.org

金燈臺活頁刊
2018.11 第198期


那鴻書(二)

上帝嫉惡施報卻不輕易發怒

黃志倫

 

經文:那鴻書一至三章

   整卷那鴻書所講論的,不是有關上帝的子民以色列人的事情,而是有關亞述國尼尼微城人的事情,但先知那鴻卻到以色列人當中宣告這些信息。這對以色列人到底有甚麼益處?以色列人被亞述國欺壓了一百年,當他們聽見那鴻先知說尼尼微城的人將受到嚴峻的刑罰,有怎樣的反應?那鴻書第三章的結語說:

亞述王啊!你的牧人睡覺,你的貴族安歇,你的子民分散在各山上,沒有人招聚他們。你的創傷無法醫治;你受的打擊非常嚴重。聽見你這消息的,都必向你鼓掌;因為你不斷行惡,誰沒有受過害呢?(鴻3:18-19)

   這是整本先知書的結語:“鼓掌”叫好。這不是幸災樂禍,而是看到惡人遭報,心中得到安慰。先知“那鴻”這名字就是“安慰”的意思。

   那鴻書最重要的信息在表面上看來好像跟以色列人完全沒有關係,但實際上正好相反,是息息相關的。這信息讓以色列人聽了即得極大的安慰,且再次給他們對上帝絕對信靠的確據。先知一開始就把上帝作事的原則,以及祂那永不改變的本性再次告訴以色列人:我耶和華上帝就是這樣的上帝!

一.上帝是嫉惡施報的

   當先知在還沒有進入上帝對尼尼微城人的審判警告之前,他先論及上帝的本性,並以上帝這樣的本性為依據,來告訴以色列人上帝做事的原則。先知一開始就說:“耶和華是嫉惡和施行報復的神”(鴻1:2),這是上帝的屬性。“嫉惡”顧名思義即:嫉妒邪惡,這詞也被譯成“忌邪”。上帝在頒布十條誡命時說:“不可跪拜他們,也不可事奉他們,因為我耶和華你們的神是忌邪的神”(出20:5);“因為耶和華你的神乃是烈火,是忌邪的神”(申4:24)。上帝是“忌邪的”,英文翻譯為“jealous”。

   為何上帝是忌邪、嫉惡、嫉妒的上帝呢?在此,當上帝自己說“我是忌邪的”,是指他維護自己的榮耀、維護自己的聖潔、維護自己的公義的熱誠而說的。

   有人說世人的嫉妒有兩種,但上帝的嫉妒只有一種。人的嫉妒,一種是因貪婪而產生的:我很想要你的東西,我沒有,我得不到;但我看見你得到,你得到了,我很想擁有,但是我卻得不到那個東西,我心中就產生一種不正確的反應。而另一種嫉妒,是為了維護聖潔的情愛關係而產生的一種嫉妒,這特別是指着夫妻關係裏絕對不允許有第三者介入。當第三者介入時,心中為了維護彼此間聖潔的情愛而產生嫉妒;那是可以了解,且是對的、是好的。人有兩種嫉妒,而上帝只有一種,那就是後者。上帝為了維護自己的至聖,與祂的子民聖潔的關係,祂看自己聖潔的子民如何犯罪作惡,破壞了與祂之間的關係,心中就產生嫉妒、嫉惡;“嫉妒邪惡”是上帝的本性,這種嫉惡不是因為貪婪,而是因為維護那聖潔的情愛,是合理合情的。上帝是至聖的,所以上帝與祂子民之間的關係也應該是至聖至潔的;正因這種本性與關係,上帝所流露出來的是嫉妒邪惡、忌邪的上帝。

   先知接着說,上帝“絕不以有罪的為無罪”(鴻1:3)。明明是罪惡的事、不正確的事,上帝不可能把它當作沒事;那是因上帝的本性使然。上帝看見不義的事、犯罪的事,不會以有罪的為無罪;那是上帝的屬性。因此先知說上帝是嫉惡的上帝。上帝既然是嫉妒邪惡的,就不會以有罪的為無罪,一定會按照祂這樣的屬性來處理。而上帝是“施行報復”的(鴻1:2),就是指上帝是施行報應的:人在上帝的要求之下,將按照自己的行為受審。這種報應是完全公平、公正的。聖經說,當上帝施報時是嚴厲的。“在祂盛怒之下,誰能站立得住呢?”(鴻1:6)誠然,上帝的施報是嚴厲的,在祂的烈怒之下誰能受得了呢?如果不想遭受祂的烈怒,那我們就不要犯罪和作惡。

   當先知清楚論及上帝的本性後,就說出亞述的遭遇。在過去,上帝的子民以色列因為作惡離開上帝,上帝就按祂那嫉惡施報的本性來對付祂自己的子民,興起列國包括亞述來懲罰以色列人。現在亞述國犯罪作惡、離開上帝,祂也同樣按那嫉惡施報的本性來對待亞述人。

   上帝把祂做事的方法和祂的屬性很清楚地記載在聖經裏:祂是一位嫉惡施報的上帝。在生活中,我們有行上帝眼中看為惡的事嗎?這不是按照社會與法律的標準,也不是按照自己個人認為的標準,而是按上帝標準之下看為惡的事。上帝萬不以有罪的人為無罪,祂是一位嫉惡施報的上帝;當上帝的刑罰臨到,恐怕我們都站立不住。讓我們不做上帝眼中看為惡的事。

 二.上帝不輕易發怒並且良善

   先知那鴻在闡明上帝如何按照自己嫉惡施報的本性來對付亞述的尼尼微時,他絲毫沒有忘記上帝也是一位不輕易發怒並且良善的上帝。在第一章,作者用詩歌的方式來表達上帝公義與慈愛並行的屬性。

   耶和華是嫉惡和施行報復的上帝;耶和華施行報復,並且滿懷烈怒;耶和華向祂的對頭施行報復,向祂的仇敵懷怒。耶和華不輕易發怒,可是大有能力;祂絕不以有罪的為無罪。耶和華乘着狂風暴雨而來,雲彩是祂腳下的塵土。祂一斥責海,海就乾了;祂使一切江河枯乾。巴珊和迦密的樹林枯槁,黎巴嫩的花卉凋殘。大山在祂面前震動,小山也都融化;大地在祂面前廢去,世界和所有住在世上的,也都這樣。在祂盛怒之下,誰能站得住呢?祂的烈怒誰能受得了呢?祂的忿怒像火一般噴出來,磐石在祂面前都崩裂了。耶和華是良善的;在患難的時候,祂作人的避難所;信靠祂的人,祂都認識。但祂必用氾濫的洪水,盡行毀滅尼尼微之地,把祂的仇敵趕入黑暗之中。(鴻1:2-8)

   作者提及上帝的公義:祂是嫉惡施報的上帝,但同時提及上帝是不輕易發怒的。當他論及上帝的施報時,是要我們看見上帝烈怒的可怕;但他也要我們同時看見上帝是一位良善的上帝,祂願做我們的避難所。在先知的思想裏,他對上帝的認識,一點都不矛盾,上帝是絕對嫉惡施報的,但也絕對是不輕易發怒並且良善的。上帝會有怒氣,而且祂的怒氣非常嚴厲;在祂的怒氣之下,誰能站立得住?不過,上帝的怒氣不會輕易發出,不像人常常容易失控、容易發怒。上帝的怒氣是忍了又忍、等了又等,因祂是不輕易發怒的。

   對亞述國尼尼微城來說,上帝對他們的寬容,遠遠超過所謂仁至義盡所能形容的。當上帝呼召約拿時,論到尼尼微城的人,嚴厲地說:“他們的惡行已經達到我面前”(拿1:2)。但上帝還是差遣約拿去傳悔改的信息,因為上帝是不輕易發怒的。尼尼微人因而得到上帝的恩典與賜福,就多活了最少一百年。不過,在約拿以後的一百年,尼尼微人一代不如一代;上帝一直在等待,直到呼召那鴻先知發出祂審判和警告的信息。當先知那鴻向尼尼微發出上帝審判的警告時,若尼尼微人像一百年前約拿傳道時那樣肯來到上帝面前悔改,相信上帝也會轉意不降災禍。但尼尼微人沒有這樣做。因此,縱使上帝是良善和不輕易發怒的,但向着這些不肯悔改且繼續行在惡中的人,就用氾濫洪水毀滅尼尼微(參鴻1:8)。

   上帝的屬性是永遠不改變的,從舊約到新約,從過去到現在,從現在到將來,祂的屬性都是一樣的。上帝過去嫉惡施報,上帝今天同樣嫉惡施報;上帝過去不輕易發怒,上帝今天同樣不輕易發怒。認識上帝的屬性,我們就知道上帝做事的方法;當我們知道上帝做事的方法,就可知道如何在上帝面前生活。讓我們不要利用上帝的良善,更不要試探上帝的施報。

 

金燈臺活頁刊第198期 2018.11
作者黃志倫牧師為新加坡神學院講師,本文是作者的講章摘錄。本文的經文錄自《聖經新譯本》。

插圖:Agnes Leung(agnesleung.com

 


http://www.goldenlampstand.org/glb/read.php?GLID=19803
©1986-2018 金燈臺 Golden Lampst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