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GoldenLampstand.org

金燈臺活頁刊
2018.11 第198期


苦難是神建造信徒的最佳模式

殷穎

 

我受苦是與我有益,為要使我學習你的律例。(詩篇119:71)

雅各歷經苦難才打造成以色列

   神的選民以色列人之族長以色列,為選民第三代族長;其後才有以色列十二支派。以色列原名雅各,但一提起雅各,許多人便會搖頭。原來雅各少年時,最擅詐術,先以一碗紅豆湯輕易騙取了他哥哥的長子名分(創25:27-34)。後又在其母協助下,化妝欺騙了他的老父以撒,騙到給他哥哥以掃的祝福(創27:18-29)。雅各自知對其兄有虧,很可能招來殺身之禍,便被迫獨自走上流亡之途,遠奔異地投靠其母舅拉班(創28:1-7)。擅詐的雅各,這回竟遇到了強勁對手:其母舅拉班,亦為詐騙高手;先是在婚姻方面騙了雅各,後又在雅各為他牧養羊群時,十次改變牧羊的工價。最後雅各背離其母舅,逃回迦南。

   雅各一生擅用心計,欺騙了許多人,暮年便遭到報應。他自己的兒子們竟欺騙了他:將他最疼愛的兒子約瑟賣掉,並向他謊稱約瑟為野獸撕裂,還將約瑟的彩衣染上羊血還給他。這種報復,何其殘忍。雅各(以色列)晚年天天以淚洗面,思念他這個因被矇騙而認為已慘死的愛子約瑟。

   這期間,難道雅各沒有回想他一生的作為,最後得到的殘酷報應嗎?經過許多痛苦與教訓,雅各應早已在神前認罪懺悔了。神的作為奇妙,以色列最愛的兒子約瑟,雖被賣到埃及為奴,遭受諸多苦難,但後來做了埃及宰相,並拯救了以色列一家七十人的性命。而當兒子們必須帶他們最小的弟弟便雅憫(與約瑟同母所生)去埃及時,以色列便搥胸悲嘆說:“你們使我白髮蒼蒼、悲悲慘慘地下陰間去了。”(創42:38)

   以色列在經歷了錐心折肝的痛楚,一再遭受打擊,歷經種種苦難的雕琢與塑造,早已由一個擅欺詐、工心計的雅各,轉變成為一位完全屬靈的以色列。所以他最後為其十二個兒子的祝福,其實即為神對以色列民族所頒賜之預言,藉以色列之口宣示(創49:1-28)。“不經一番寒徹骨,焉得梅花撲鼻香。”此之謂也。

苦難將約伯的信仰淬煉成精金

   讀約伯記這卷書,古今有多少人,為約伯喊冤。他“平白無辜”遭受毀家之慟,財產身家頃刻化為烏有,兒女也遇難去世,僅餘一身,仍受毒瘡之苦,由腳掌到頭頂遍生毒瘡,痛癢交迫,還要用瓦片刮瘡。一個人能忍受如此無比的奇癢與劇痛,卻還能堅持其信仰,實在不易。但還要遭其三位摯友之惡言攻訐,約伯應為天下第一人。一個人悲慘至此地步,應已超過人身所能忍受痛苦之極限。約伯不但未獲其三位摯友同情,反被批評得體無完膚。這三位“諍友”所言,完全沒道理嗎?他們的評語,豈能白白佔用聖經篇幅,故他們的批評仍可提供反思。但約伯的自剖,才是最關鍵的證詞:“我從前風聞有你,現在親眼看見你”(伯42:5),“祂試煉我之後,我必如精金”(伯23:10)。按信徒在受聖靈感動,相信並接受基督為救主之後,多半都要經過教會的“學道班”,與長期聽道、研經,如此這般,信仰便健全了?恐怕未必。一旦經歷患難逼迫,人可能會將信仰完全放棄,因此必須仔細讀約伯記。約伯的經歷,才是信仰的煉金術;由“風聞”到“看見”,如隔萬重山,因百聞不如一見。濾掉了信仰中的許多雜質,“精金”才會出現。

大衛干罪走過苦路後在懺悔中性靈進深

   最合神心意的大衛王,中晚年也不慎干罪,而且還不是小罪,先奪人妻、再殺人夫,皆為滔天大罪。人,只要是一個人,甚至像大衛王,神最鍾愛的人,撒但一有機會,仍可攻其不備;因為人性的弱點俱在,總有機會干罪,而且還是大罪。大衛經先知拿單設喻,闡明所犯之罪,才恍然悔悟,且寫下二首訓誨詩自譴,向神深深地表明其自責與痛悔。神也赦免了他的死罪。但其所干之罪,仍有後果必須自己承擔,無法倖免。先知拿單警告他:“你在暗中行這事,我卻要在以色列眾人面前,日光之下,報應你。”(撒下12:12)一代偉大的大衛王何其榮耀,但在犯罪之後,竟遭到如此不堪的懲罰,名譽掃地,無顏見往昔之臣下,死罪雖免,活罪難逃。大衛在犯罪之後,他生平最愛的兒子押沙龍竟公然叛變,先竊父之大位,再淫其父嬪妃於陽台上,還發兵追索其命。大衛倉皇離位逃走。在逃亡的路上,還遭到掃羅王的族裔示每的沿途辱罵,並用石頭丟他,拿土揚他,極盡污辱之能事,大衛也容忍了他,說這是耶和華神差遣他做的。後來叛國叛父的押沙龍死於非命,大衛還為愛子之逝倒地哀傷不已。遭此劇變,大衛幾乎失去他的王國與臣僕百姓,後雖再班師回耶路撒冷,重登上王位,但一失足成千古恨,再回首已百年身了。

   大衛王干罪,得罪了耶和華上帝,神雖免其死,但也降重罰與苦難予大衛。凡此種種,大衛在走過苦路之後,終於使他的性靈登上了一個嶄新的高峰。這由他干罪之後創作的兩首訓誨詩中,便可讀知。不僅如此,他還寫下了對神的讚美之歌。詩篇第一百四十八篇,第一百四十九篇及第一百五十篇,應為其最佳與最崇高的作品。

神以苦難建造靈性極峰的使徒保羅

   保羅自謙說:“我如同未到產期而生的人一般。我原是使徒中最小的,不配稱為使徒。”(林前15:8-9)其實,保羅應是使徒中最大的;因為他在聖經中留下的許多書信,皆如同閃亮的金頁,是今天信徒獲益最多的新約寶庫。這樣一位大使徒,上帝是怎樣造就出來的?無他,保羅也是苦難的化身。他親自認證:

他們是基督的僕人嗎?我更是。我比他們多受勞苦,多下監牢,受鞭打是過重的,冒死是屢次有的。被猶太人鞭打五次,每次四十減去一下;被棍打了三次;被石頭打了一次,遇着船壞三次,一晝一夜在深海裏。又屢次行遠路,遭江河的危險、盜賊的危險,同族的危險、外邦人的危險、城裏的危險、曠野的危險、海中的危險、假弟兄的危險。受勞碌、受困苦,多次不得睡,又飢又渴,多次不得食,受寒冷,赤身露體。除了這外面的事,還有為眾教會掛心的事,天天壓在我身上。有誰軟弱,我不軟弱呢?有誰跌倒,我不焦急呢?我若必須自誇,就誇那關乎我軟弱的事便了。那永遠可稱頌之主耶穌的父神知道我不說謊。在大馬色亞哩達王手下的提督把守大馬色城,要捉拿我,我就從窗戶中,在筐子裏,從城牆上被人縋下去,脫離了他的手。(林後11:23-33)

   可以說保羅是神以各種苦難凝鑄雕琢出來的一位使徒,而且他還是上帝唯一揀選,向外族人傳福音的使徒,足跡踏遍了地中海附近的小亞細亞。但在他三次佈道之後,神卻要他從事文字事工,並為他預備了一處十分安全的書房,即羅馬的地牢監獄。保羅在那裏終其餘生,著述了許多著名的獄中書信。

   保羅餘生都在捆鎖中度過,而監牢的待遇是極其艱苦的。在冬天保羅還缺少禦寒的冬衣,他應還有目疾,故書寫的字跡也特別大。據傳聞,保羅最後是在監中被斬首處死,結束了他輝煌且多采多姿的一生!所以,保羅應為苦難的結晶;但他留給我們的屬靈遺產,卻豐厚無比!基督的“前鋒”施洗約翰,在監獄中斬首殉難。保羅應為基督的“後衛”,也以相同的方式殉道。基督的另一使徒雅各也遭刀斬,大使徒彼得相傳是在古羅馬倒釘十字架。隨着耶穌的十字架,他們流盡了殉道者的鮮血,才能保守住我們純正真理的信仰。

 

金燈臺活頁刊第198期 2018.11
作者殷穎牧師為文宣士,已於2018年九月二十日安息主懷。

插圖:Agnes Leung(agnesleung.com

 


http://www.goldenlampstand.org/glb/read.php?GLID=19804
©1986-2018 金燈臺 Golden Lampst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