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手機版本 繁體⇔简体

金燈臺活頁刊2017.3 第188期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第188期所有文章

從詩篇卷二看悲喜交集的人生(二)

黃朱倫

  詩篇卷二,就是從第四十二篇起至第七十二篇。前文(見本刊第187期)討論了卷二的上半部(42—51篇),本文繼續討論卷二的下半部(52—72篇)。

三.詩篇五十二至七十一篇的整體結構

   詩篇五十二至七十一篇的結構與內容分析如下:

A 哀求詩歌(52—61篇)
 B 以信靠和讚美回應哀求歌:信靠詩(62—63篇)
  C 以一首哀歌為總結(64篇)
 B1 以感恩和讚美回應哀求歌:感恩詩和讚美詩(65—68篇)
A1 哀求詩歌(69—71篇)

  這整個結構符合第二卷的基調與氣氛。雖然充滿悲情,但是屬神的人總是充滿盼望和信心和喜樂。悲哀中也有信靠與讚美。特別是樞軸(C)第六十四篇的哀歌,開始時,所描繪的是敵人的攻擊,他們的敵意和不公義;但神後來扭轉形式。於是詩歌最後以信心和讚美作為結束。這是一首平衡的哀歌,有訴求,哀歌,信靠與讚美。完全符合第二卷的基調和氣氛。特別是此篇詩篇的結束:“願義人因耶和華歡喜,並且投靠祂;願所有心裏正直的人,都因祂誇耀。”(詩64:10)在此節裏,一個非常重要的字詞再次出現,即“投靠”(ḥasah)。此字詞也是整本詩篇的序言,第一和二篇結束時的重要字詞:“凡是投靠祂的,都是有福的”(詩2:12);同時也與以上所描繪的第三十七篇智慧詩的結束(37:39-40)遙遙相對。這是一個投靠神的義人,在經歷極度悲傷時,展現出一種難能可貴的信心昇華的智慧人生。

  詩篇第六十四篇這首平衡的哀歌中的訴求與哀歌特徵,是由結構中平行的段落A(詩52—61篇)和段落A1(詩69—71篇)加以描繪,而這首平衡的哀歌中的信靠與讚美特徵是由結構中平行段落B(詩62—63篇)和B1(詩65—68篇)加以描繪。

  段落A:哀求詩歌(52—61篇)

  第五十二篇是大衛在思量惡人的自大時,感到驚奇,因為他知道他們的結局是悽慘的。這首哀歌同時略帶些智慧的反思;同樣第五十三篇是默想惡人的惡行和結局,對比以色列民的命運。五十四和五十五篇的文學特色都是屬於哀歌中的祈求,即祈求神拯救詩人脫離仇敵的攻擊。五十六至五十九篇也都是哀歌。第六十篇是大衛的戰敗的呼求。第六十一篇是求神保護,唯獨神是人的避難所和堅固堡壘,並且求神增添王的壽命以至永遠作王的短詩。以上的詩篇都是充滿悲情,在困境中祈求神的救恩。

  段落B:信靠詩(62—63篇)

  接下來的六十二和六十三篇是信靠詩,亦是信心的高峰;第六十三篇甚至以優美的讚美詩的方式來表達詩人對神保護的能力的信心。在患難逆境中信靠,甚至憑着信心讚美神,深信自己在神的手中必定是安穩的!第六十二篇是一首很重要的信靠詩篇;這首詩篇不單與第二卷的哀歌與信心的基調相符,且與開頭的智慧詩(強調公義與慈愛)和君王詩(強調聖約的愛與神的權能)的神學信仰內涵互動。我們之前已提到卷二的第四十四篇,先透過歷史的追述和現今的狀況,及個人的理解來看神和以色列之間的關係。詩人在第四十四篇,特別在16至23節為以色列的“義”辯護,同時也在24至26節最後三節求神幫助,為了神的慈愛救贖以色列民。

  而第四十五篇是君王婚禮的頌歌,詩人藉此婚歌再次肯定神與以色列民的婚約關係;神因着婚約之愛的獨特關係,必拯救以色列。這也是詩人的信仰核心,詩人深信現在雖在苦境中,神因祂的約之愛必會施行拯救,因此他能在哀歌中仍有堅定的信靠與盼望。於是詩人在第四十六篇充滿信心地在極端的逆境中表達了自己對神深情的信靠;馬丁路德也深受此詩感動,而寫了著名聖詩《堅固保障》。

  第四十七篇就如卷一第二篇,是一首君王詩,描繪神坐在寶座上,祂不單是以色列的王,也是宇宙的王,是一個統管萬有權能的神。所以詩人在哀歌中仍然堅定的信靠祂。這些類似“前言”的詩歌和其中的神學信仰內涵,使詩人產生堅強的信心,所以在第六十二篇,詩人在個人極度不利的困境中有力的彰顯出來,特別與神的公義和慈愛,以及權能有美好的互動,使在困境的信徒讀了深得激勵。

  段落C:哀歌(64篇)

  第六十四篇再次回到卷二的基調和氣氛,開始描繪敵人的攻擊,陰毒的計謀和不公義;然後是神的拯救,扭轉局勢,幫助詩人攻擊他們,使眾人都懼怕,看見神的作為,神要懲罰惡人。詩歌最後以信心和讚美作結束,正符合卷二詩篇的哀歌文學,在逆境中堅定的信靠,甚至讚美神,即上文再三強調的基調與氣氛和信仰內涵。

  段落B1:感恩詩和讚美詩(65—68篇)

  詩篇的人生是一種悲喜交集的人生。任何人的人生在不同階段有時是悲多喜少,有時是喜多悲少,不會只有一種,這是現實與正常的人生經歷。因此六十五至六十八篇是與之前的哀歌相反,是屬於不同文學類別的另一組詩篇。同時這組詩篇又與另一種的平行詩篇遙遙相對,從信靠以至感恩和讚美。詩篇六十五和六十六篇是屬於感恩詩。第六十五篇感謝神垂聽禱告,賜下雨水,滋潤大地,以至豐收;第六十六篇是對神感恩和敬拜。詩篇的開頭是詩人代表民族讚美神多次多方不同的偉大作為,而結尾是詩人對神個人的感恩。此組的最後兩篇充滿激勵。第六十七篇是詩人祈願萬民稱謝神,因為神要賜福給大地富饒肥沃,造福人群。第六十八篇是帶着盼望,喜樂氣氛,述說神的作為,祈願神的權能彰顯與勝利,也是屬於哀歌文學中的信心與讚美的誓言。

  段落A1:哀求詩歌(69—71篇)

  最後,六十九至七十一篇配合卷二詩篇的基調與信仰內涵,再次把讀者帶回哀歌文學的現實境況裏。第六十九篇是一篇很重要的哀歌詩篇,同時指向耶穌基督的受難。從這首詩篇的描述,我們可以想像詩人所面對的挑戰與困境和生命危險是何等的真實。敵人存心積慮地要消滅他,詩人在危急中祈求神拯救,消滅敵人,最後詩人發出讚美的聲音,因為他信靠神,深信神會垂聽和回應他的禱告。接下來詩篇第七十與七十一篇連接六十九篇,都是處在非常的危機中。第七十篇的重點在於祈求神幫助與搭救,使仇敵蒙羞。第七十一篇中詩人強調在悲情困境中要完全地信靠神,因為人自幼到老唯有倚靠神。這最後的幾篇,再次強調哀歌,祈求與信靠的基調與氣氛和信仰的內涵,並且有效地帶出了詩人面對危機是應有的表現的實際狀况。

四.卷二結束的詩篇(72篇):君王詩

  詩篇卷一開頭的引言是由兩篇詩篇組成的;這引言的第二篇是一首君王詩,它與第一篇共同扮演全部五卷詩篇的引言的角色。卷一結束的詩篇是第四十一篇,詩人在這結束詩篇裏表現出一種堅定的信心,期待一位對窮乏人富有關懷和憐憫心腸和在敵人面前恩待義人的拯救者出現。這個期待也是指向將來要出現的“君王”拯救者。詩篇卷二的兩首銜接詩篇之後的第二首詩篇(45篇)更是一首獨特的君王婚歌,然後卷二結束的詩篇第七十二篇也是君王詩。可見君王詩在詩篇整體的結構框架裏,時常處在架構中一些重要突顯的位置,因此君王詩在悲喜人生中扮演着一定分量的重要角色。卷一開頭的君王詩,讓我們看見這位君王不單公義和慈愛,祂的權能更是在一切君王之上,萬王之王,萬主之主。而卷二的第四十五篇也是屬於卷二開頭的君王婚歌,指向神與以色列民之約的獨特關係,亦是一種忠貞不移的愛的關係,同時也是指向將來的彌賽亞。接下來第四十七篇就如卷一第二篇,是一首君王詩描繪神坐在寶座上,祂不單是以色列的王,也是一個統管萬有權能的神。這些類似“前言”的詩歌和其中的神學信仰內涵,使詩人產生堅強的信心,在極度悲情中仍舊堅信到底。所以在卷二結束的君王詩裏(72篇),詩人和以色列民再次以堅定的信心迫切期待一位以公義和慈愛統治人民的君王出現,並且能夠除去各種對待貧苦人不公平的事。盼望神所賜的這位君王是一位公義,富強和長壽的君王。以下是詩篇第七十二篇的交叉結構和一些字詞對比的特色。

  a 祈求神賜下公義,富強和長壽給君王(72:1-7)
    i. 困苦人,貧窮人
    ii. 山
     iii. 日

  b 為君王升高超越萬國祈求(72:8-11)
   i. 掌權柄從這海到那海
   ii. 曠野的人必向他屈身
   iii. 列王都必帶來禮物
   iv. 眾王都必向他俯伏

  a’ 祈求神賜下公義,富強和長壽給君王(72:12-17)
   i. 困苦人,貧窮人
   ii. 山
   iii. 太陽

 

金燈臺活頁刊第188期 2017.3
作者黃朱倫牧師為本社總幹事。本文的經文錄自《聖經新譯本》。

插圖:Agnes Leung(agnesleu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