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馬書
第七段 問安

壹 舉薦非比
貳 問安
三  最後勸戒
肆 代筆問安
伍  結語----祝禱的話



第七段 問安(十六章全)


壹 舉薦非比(十六1--2)

  “我對你們舉薦我們的姊妹非比,她是堅革哩教會中的女執事,請你們為主接待她,合乎聖徒的體統。她在何事上,要你們幫助,你們就幫助她,因她素來幫助許多人,也幫助了我。”(十六1--2)

  堅革哩是在哥林多東部的一個海口。非比為甚麼要到羅馬,未詳,但保羅既向羅馬教會舉薦非比,很可能這封信就是由她帶到羅馬的。本節顯示初期教會是有女執事之職的,但未提其職權之範圍,在當時諒必屬於婦女範圍內的事。執事原文 diakonon 原意是服務者,通常指在教會中任職的服務者,腓一章一節和提前三章八節的“執事”與本處執事原文同字。
  保羅要羅馬信徒要為主的緣故接待她,且要“合乎聖徒的體統”,意指應按信徒在主內的情誼接待她,而不是按世俗的禮貌接待她。看來非比之到羅馬,可能是為教會的事;若為私事,則可能有個人的困難,要在羅馬解決。保羅在此特別舉薦非比是素來幫助許多人的,且曾幫助過保羅。表示她並非一個經常依賴別人幫助的人,所以保羅請求羅馬教會,不論她需要甚麼幫助,都當盡量幫助她。
  信徒應當互相幫肋,今日我們有力量幫助人,明白可能我們需要別人的幫助;所以幫助別人就是替自己積下美好的根基,使自己日後可以得著人的幫助。


貳 問安(十六3--16)

 一.百基拉和亞居拉(十六3--5上)

  “問百基拉和亞居拉安,他們在基督耶穌婸P我同工,也為我的命,將自己的頸項,置之度外,不但我感謝他們,就是外邦的眾教會,也感謝他們,又問在他們家中的教會安。問我所親愛的以拜尼土安,他在亞西亞是歸基督初結的果子。”(十六3--5)

 百基拉(Priacilla)是亞居拉之妻。在聖經中五次列出他們夫婦之名字時,有四次都把她列在她丈夫亞居拉之前(徒十八18,26,羅十六3,提後四19),只有在保羅給哥林多教會的書信中,把她的名字放在丈夫之後(林前十六19),這可能針對哥林多教會中些婦女過於出頭的緣故。
  保羅初遇百基拉、亞居拉夫婦是在哥林多,按徒十八章二節所記,亞居拉是生在本都(Pontus),在加拉太省北部(即現今之土耳其北部),黑海之南岸,但僑居羅馬。他們因羅馬帝國之第四個皇帝革老丟(Claudius)驅逐猶太人而搬到哥林多,與保羅相遇。夫婦都是熱心信徒。保羅寫本書時,他又再遷回羅馬;所以保羅在此也向他們問安。
  這奡ㄗ鴠L為保羅,曾置生命於度外。聖經別處沒有詳細的記載。但按徒十八章九至十節:“夜間主在異象中對保羅說不要怕,只管講、不要閉口,有我與你同在,必沒有人下手害你......”可知保羅在哥林多時,曾有人想要害保羅。大概百基拉夫婦曾為保羅生命之安全不顧性命。保羅特向羅馬信徒提起這件事,以表示他內心的感謝。保羅既為外邦的使徒,則保羅生命之得安全,當然“外邦的眾教會也感謝他們了”。

 二.以拜尼土等人(十六5--12)

  “問我所親愛的以拜尼土安,他在亞西亞是歸基督初結的果子。”(十六5下)

  以拜尼土(Epaenetus)意即讚美,是亞西亞最初信主的人,聖經他處未記他的事略。

  “又問馬利亞安,她為你們多受勞苦。”(十六6)

  聖經中有好幾個馬利亞,如:主的母親馬利亞(太一18--25);革羅罷之妻子馬利亞(約十九);抹大拉的馬利亞(太二十七56,可十六9,約十九25);伯大尼的馬利亞(路十38--42);馬可的母親馬利亞(徒十二12);這堜珓的馬利亞,可能都不是上文所提的任何一人,但因保羅未加上其他稱謂,我們對這相當多人同用的名稱,很難確定他所指的是誰。又未提及她的丈夫和家人的名稱,可能還沒有結婚。
  “她為你們多受勞苦”,看來這馬利亞,是在羅馬教會作工的。

  “又問我親屬與我一同坐監的安多尼古和猶尼亞安,他們在使徒中是有名望的,也是比我先在基督堙C”(十六7)

  安多尼古(Andronicus)意即得勝的男人,是保羅的親屬,又曾與保羅一同坐監,大概是指保羅在腓立比坐監時,他也與保羅一同坐監。或保羅在第一、二次遊行佈道,受短期拘禁時,他也在內。但行傳及別的書信都沒有提到他的事。
  猶尼亞(Junia)與安多尼古都是使徒們所熟知的。“在使徒中是有名望的”並非說他們也在使徒之列,乃是說他們是使徒們所認識而敬重的。他既比保羅先信主,可見所指的使徒是保羅以前的使徒,而他們的年齡可能都比保羅大。

  “又問我在主堶惟瓵侇R的暗伯利安。”(十六8)

  暗伯利(Ampliatus)意即寬大的,聖經沒有其牠關乎他的記載。

  “又問在基督婸P我們同工的耳巴奴,並我所親愛的士大古安。”(十六9)

  耳巴奴(Urbane)意即文雅的,曾與保羅同工。可見保羅還有好些同工名字未見於使徒行傳。
  士大古(Stachys)意即一粒麥子。

  “又問在基督婺g過試驗的亞比利安,問亞利多布家堛漱H安。”(十六10)

  “亞比利”(Apelles)意即亞波羅神所賜的,看他的名字,可見他以前是事奉偶像的。保羅說他是“在基督婺g過試驗的,可能指他曾為,信仰受過痛苦與患難。
  “亞利多布”(Aristobulus)意即最好的謀士,他和他一家的人都與保羅認識。據傳說他是主所差遣的七十人之一(路十1),曾到英國傳道(參 Pictorial Bible Dictionary)。

  “又問我親屬希羅天安,問拿其數家在主堛漱H安。”(十六11)

  “希羅天”(Herodion)意即希律之奴,是保羅之親屬。
  “拿其數”(Narcissus)意即迷蒙的。陳瑞庭編之“聖經人地名義”認為拿其數是“羅馬人的一個高等奴僕,得了自由。主後五十五年被殺,他的奴僕歸於尼羅王,內中有蒙恩的基督徒......”,保羅問候拿其數家在主堛漱H安,就是指這些基督徒。

  “又問為主勞苦的土非拿氏和富撒氐安。問可親愛為主多受勞苦的彼息氏安。”(十六12)

  “土非拿氏”(Tryphaena),意即放光,女信徒。“土富撒氏”(Tryphosa)也是“放光”之意,與土非拿氏可能是姊妹,她們都是為主勞苦的熱心信徒。
  彼息氏(Persis)意即“波斯國的”,保羅稱她為“可親愛為主多受勞苦的”,似乎比土非拿氏和土富撒氏二人更熱心。

 三.魯孚和他母親(十六13)

  “又問在主蒙揀選的魯孚和他母親安;他的母親就是我的母親。”(十六13)

  按可十五章二十一節,可知這魯孚就是為主背十架的古利奈人西門的兒子。西門初時是被人勉強背主的十字架,後來諒必看見在各各他發生的一切事而受感信主。我們當然有理由推想,當他後來知道他所背的十字架,是為那萬世人類的救贖主背的,基督就在那十字架上擔當了世人的罪,作成贖罪的工作。那時,他為著看己能為主背那十架,感到何等地榮幸和有福!
  從保羅的問安,可知西門的妻子兒子都信了主,且與使徒保羅十分親密。保羅說:“他的母親就是我的母親”,可見保羅如何尊重敬愛西門的妻子。使徒在此未提古利奈西門之名,可能他已去世。按古利奈(Cyrene)是呂彼亞(libya)地方的一座城,在非洲北部、埃及之西鄰、屬現今的北非洲利比亞國,顯然在使徒心中全然沒有種族隔膜的存在。

 四.亞遜其土等人(十六14--15)
  “又問亞遜其土、弗勒干、黑米、八羅巴、黑馬,並與他們在一處的弟兄們安。又問非羅羅古和猶利亞、尼利亞,和他姊妹,同阿林巴、並與他們在一處的眾聖徒安。”(十六14--15)

  這兩節聖經兩次提到“並與他們在一處的......”,暗示這埵釣漈s的信徒,他們可能分別在不同的地方一起聚會。按本章所提的羅馬教會最少有四處聚會:
  A. 百基拉、亞居拉之家庭教會(3--5)
   B. 亞遜其土等人的聚會(14)。
   C. 非羅羅古等人的聚會(15)。
  D. 此外按腓四章廿二節還有在該撒家堛漱H,看來可能是另一聚會處。這四處的聚會,保羅都算他們是羅馬教會。
  總之,本段的問安語中可見:
   A. 保羅的愛心:保羅既能在寫信中提起這麼多人的名字,諒必他常在主前紀念這些人,常為他們代禱。我們許多時候記不起別人的名字,可能因少為別人代禱。
   B. 不知名人物:使徒在此所問安的人,都不是聖經中的名人。除了百基拉、亞居拉略有名聲外,其餘大多數都是未見經傳的人物。雖然這樣,使徒保羅並未輕忽他們,逐一向他們提名問安。
  C. 為主勞苦不徒然:在這堻Q保羅提名問安的人多是保羅所親愛,為主勞苦,受過試驗,熱心事主的人。這些人雖然沒有轟轟烈烈的工作;但他們的忠心和真誠,是使徒保羅所知道的。保羅簡略地提到他們的特殊貢獻,或保羅對他們的敬愛,使他們愈加確信那在天上的主,更不會忘記他們所作的。
  由此可見,當時信徒普遍地肯為事奉主付代價,這是初期教會能迅速發展的原因。

  五.小結(十六16)

  “你們親嘴問安,彼此務要聖潔,基督的眾教會都問你們安。”(十六16)

  “彼此務要聖潔”似表示當時之親嘴問安禮,是包括弟兄與姊妹之互相問安,若不然,這“聖潔”的意思,大概就是指彼此存真誠無偽之心問安了。

漶@最後勸戒(十六17--20)

  “弟兄們,那些離間你們,叫你們跌倒,背乎所學之道的人,我勸你們要留意躲避他們。”(十六17)

  這幾節的主要意思是要提醒信徒避開那些背道的人,為甚麼保羅要信徒躲避這些人﹖事實上,指導信徒如何不受異端迷惑,“躲避”始終是消極方面應付異端的好方法之一。因一般信徒不會分辨被混亂之真道,和似是而非的道理;所以對背道者的言論,充耳不聞,實在是簡易的拒絕試深之方法。

  “因為這樣的人不服事我們的主基督,只服事自己的肚腹,用花言巧語,誘惑那些老實人的心。”(十六18)

  本節說明那些傳異端者活動之目的,非為服事基督,乃是服事自己的肚腹。使徒所注重的是要信徒分辨他們的動機,而不是他們的言語。

  “你們的順服,已經傳於眾人,所以我為你們歡喜;但我願意你們在善上聰明,在惡上愚拙。”(十六19)

  在此所稱之順服指其對真道之服從。這和一章八節使徒稱讚他們的信德傳遍天下,似乎互相有關聯;因為信靠與順服有密切之關係。但使徒在此提醒羅馬信徒,要在善上聰明,惡上愚拙。意思是雖不精於行惡卻要精於行善。要在行善方面不那麼容易被人用花言巧語而誘惑,言下之意,就是叫他們不要那麼輕易地用順服真道的態度去順從假師傅的誘惑,和他們似是而非的假道理。通常敬愛主僕的信徒也容易受假師傅之欺騙;所以使徒要他們在善上聰明,就是要做很會行善的人,在行善和敬愛主僕方面是不易受欺的。

  “賜平安的神,快要將撒但踐踏在你們腳下,願我主耶穌基督的恩常和你們同在。”(十六20)

  為甚麼保羅說神“快要將撒但踐踏在你們腳下”,而不說“已將”﹖因為雖然按基督十架的得勝而論,撒但是已經被踐踏在基督腳下的仇敵,但因撒但受刑罰之日期還沒有到,祂仍能在世上誘惑苦害信徒;所以保羅說神“快要將撒但踐踏在你們腳下”,實在就是說基督快要再來,撒但的最後結局就要到了。
  “快要將撒但踐踏在你們腳下”之另一意思,是指上文使徒教導他們在善上聰明而說,羅馬信徒必將看透那些為服事自己肚腹之人的各種詭計,勝過他們的誘惑。

肆 代筆問安(十六21--24)

  “與我同工的提摩太,和我的親屬路求、耶孫、所西巴德,問你們安。我這代筆寫信的德丟,在主堶掠搷A們安。那接待我,也接待全教會的該猶,問你們安。城內管銀庫的以拉都,和兄弟括土,問你們安。”(十六21--24)

  在此保羅替同工問安的計有:
A. 提摩太:保羅最親密的助手(可見本書必寫於徒十六章以後),與保羅有情同父子之關係(腓二19--22)。
B. 路求:大概就是徒十三章一節之路求。
C. 耶孫:保羅在帖撒羅尼迦受逼害時,曾為保羅的緣故受苦(徒十七6--9)。
D. 所西巴德:是庇哩亞人,即徒二十章四節之所巴特,曾與保羅同到亞西亞。
E. 代筆之德丟:本書由德丟代筆,保羅也替他向羅馬信徒問安。
F. 該猶:保羅說他是接待保羅的,可見保羅在哥林多就住在他家堙]林前一14,徒十九29,二十4),並且哥林多教會可能就在他家堙F所以保羅說他也是“接待全教會的”。約翰三書一節之該猶可能是另一人。但林前一章十四節與約三一節的該猶,與本節的該猶,原文是同一個名字。
G. 以拉都:是哥林多城內管銀庫的管員,也跟保羅同工(徒十九,提後四)。
H.括土:在哥林多的一位弟兄,其他不詳。

伍 結語----祝禱的話(十六25--27)

  “惟有神能照我所傳的福音,和所講的耶穌基督,並照永古隱藏不言的奧秘,堅固你們的心。”(十六25)

  使徒相信神能堅固信徒的心,但怎樣堅固呢﹖
  A. 照著使徒所傳的福音。
   B. 照著所講的耶穌基督。
   C. 並照著永古隱藏的奧秘而堅固他們。
  這三樣實際上是同一件事,因所傳的福音的主要內容就是耶穌基督,而這福音原本是隱藏的奧秘。

  “這奧秘如今顯明出來,而且按著永生神的命,藉眾先知的書指示萬國的民,使他們信服真道。”(十六26)

  這奧秘雖是“永古”隱藏未顯,但如今卻已顯明。這話與弗三章六節:“這奧秘就是外邦人在基督耶穌堙A藉著福音,得以同為向嗣,同為一體,同蒙應許”的意思相同。注意:這福音臨到萬國之奧秘,神早藉先知的書預言了;現今卻昭示萬民,使他們信服真道,藉這福音的真理,神要堅固我們。本書所講,就是這完全之救恩的福音真道,徹底明白這真道,就必因而堅固,不被異端搖動了。

  “願榮耀因耶穌基督歸與獨一全智的神,直到永遠。阿們。”(十六27)

  本書的最終目的,是要將榮耀歸與獨一全智的神。神既是獨一全智的神,其所設計之救贖妙法,和祂對宇宙的永遠計劃,絕非渺小的人所能妄自論斷的。人必須虛心承認自己的軟弱無知,信服祂的真道,使榮耀歸給祂,阿們。

問題討論
  教會可以有女執事嗎﹖有甚麼根據﹖
  從保羅舉薦非比的事上看來,我們該接待幫助怎樣的人﹖該怎樣地接待幫助﹖
  百基拉、亞居拉甚麼時候開始與保羅同工﹖使徒行傳有記載他們為保羅“置生命於度外”的事嗎﹖
  本章中共有幾個家庭教會﹖
  總結全章的問安語,有甚麼屬靈教訓﹖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