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馬書
讀經引題



第一章

  1耶穌基督的僕人保羅,奉召為使徒,特派傳神的福音。2這福音是神從前藉眾先知在聖經上所應許的,3論到祂兒子我主耶穌基督:按肉體說,是從大衛後裔生的;4按聖善的靈說,因從死奡_活,以大能顯明是神的兒子。5我們從祂受了恩惠並使徒的職分,在萬國之中叫人為祂的名信服真道,6其中也有你們這蒙召屬耶穌基督的人。7我寫信給你們在羅馬為神所愛、奉召作聖徒的眾人。願恩惠平安從我們的父神並主耶穌基督歸與你們。
  
羅一1--7 讀經引題
1. 本書作者保羅如何介紹自己﹖“僕人”與“使徒”各有甚麼含意﹖
2. 福音的主要內容是甚麼﹖與舊約有甚麼關係﹖
3. 福音如何論到耶穌基督﹖這幾方面彼此有甚麼關連﹖
4. 福音藉甚麼途徑傳到天下萬民﹖
默想: 我的身份是甚麼﹖我如何向人介紹自己﹖對於福音,我認識多少﹖經歷多少﹖


  8第一,我靠著耶穌基督,為你們眾人感謝我的神,因你們的信德傳遍了天下。9我在祂兒子福音上用心靈所事奉的神,可以見證我怎樣不住的題到你們,10在禱告之間常常懇求,或者照神的旨意,終能得平坦的道路往你們那裡去。11因為我切切的想見你們,要把些屬靈的恩賜分給你們,使你們可以堅固;12這樣我在你們中間,因你與我彼此的信心,就可以同得安慰。13弟兄們,我不願意你們不知道,我屢次定意往你們那堨h,要在你們中間得些果子,如同在其餘的外邦人中一樣,只是到如今仍有阻隔。
  
羅一8--13 讀經引題
1. 試描述保羅對羅馬信徒的態度。他如何為他們代禱﹖對從未謀面的教會,他為甚麼能如此關懷﹖
2. 保羅想到羅馬教會的理由是甚麼﹖他為甚麼又遲疑不往﹖在保羅尋求神引導的事上,我們可以得著甚麼教訓﹖
默想: 我是否真誠關懷神在各地的教會﹖有否為其他教會代禱﹖對於尋求神的旨意,我的態度如何﹖


  14無論是希利尼人、化外人、聰明人、愚拙人,我都欠他們的債。15所以情願盡我的力量,將福音也傳給你們在羅馬的人。16我不以福音為恥;這福音本是神的大能,要救一切相信的,先是猶太人,後是希利尼人。17因為神的義正在這福音上顯明出來。這義是本於信,以致於信。如經上所記:“義人必因信得生。”

羅一14--17 讀經引題
1. 保羅如何形容他傳福音的心情﹖為甚麼用這個比喻﹖
2. 保羅為何說他“不以福音為恥”﹖神的福音有甚麼大能﹖
3. 福音是要拯救人,但為何有先、後之別﹖
4.“本於信以致於信”有甚麼意思﹖
默想: 我是否不以福音為恥﹖我傳福音的心情如何﹖有甚麼態度、觀念需要調整﹖我對福音的大能認識多少﹖


  18原來神的憤怒,從天上顯明在一切不虔不義的人身上,就是那些行不義阻擋真理的人。19神的事情,人所能知道的,原顯明在人心堙A因為神已經給他們顯明。20自從造天地以來,神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雖是眼不能見,但藉著所造之物就可以曉得,叫人無可推諉。21因為他們雖然知道神,卻不當作神榮耀祂,也不感謝祂。他們的思念變為虛妄,無知的心就昏暗了。22自稱為聰明,反成了愚拙。23將不能朽壞之神的榮耀變為偶像,彷彿必朽壞的人和飛禽走獸昆蟲的樣式。24所以神任憑他們逞著心堛滷□丹璁藕帚漕ヾA以致彼此玷辱自己的身體。25他們將神的真實變為虛謊,去敬拜事奉受造之物,不敬奉那造物的主。主乃是可稱頌的,直到永遠,阿們。26因此神任憑他們放縱可羞恥的情慾:他們的女人把順性的用處變為逆性的用處;27男人也是如此,棄了女人順性的用處,慾火攻心、彼此貪戀,男和男行可羞恥的事,就在自己身上受這妄為當得的報應。28他們既然故意不認識神,神就任憑他們存邪僻的心,行那些不合理的事。29裝滿了各樣不義、邪惡、貪婪、惡毒;滿心是嫉妒、兇殺、爭競、詭詐、毒恨;30又是讒毀的、背後說人的、怨恨神的、侮慢人的、狂傲的、自誇的、捏造惡事的、違背父母的、31無知的、背約的、無親情的、不憐憫人的。32他們雖知道,神判定行這樣事的人是當死的,然而他們不但自己去行,還喜歡別人去行。

羅一18--32 讀經引題
1.神的憤怒從天上要顯明在那些人身上﹖為甚麼﹖
2.人如何能知道神﹖否認神的人為何有罪﹖
3.神任憑人犯罪的原因為何﹖人常犯那些罪﹖
4.犯罪的人對罪的認識如何﹖有甚麼心理傾向﹖
默想: 我周圍的人是在神的憤怒之下嗎﹖我對世人生活的觀察與本段經文的描述,是否符合﹖


第二章

  1你這論斷人的,無論你是誰也無可推諉。你在甚麼事上論斷人,就在甚麼事上定自己的罪;因你這論斷人的,自己所行卻和別人一樣。2我們知道這樣行的人,神必照真理審判他。3你這人哪,你論斷行這樣事的人,自己所行的卻和別人一樣,你以為能逃脫神的審判麼﹖4還是你藐視祂豐富的恩慈、寬容、忍耐,不曉得祂的恩慈是領你悔改呢﹖5你竟任著你剛硬不悔改的心,為自己積蓄憤怒,以致神震怒,顯祂公義審判的日子來到。6祂必照各人的行為報應各人:7凡恆心行善,尋求榮耀尊貴和不能朽壞之福的,就以永生報應他們;8惟有結黨不順從真理、反順從不義的,就以憤怒惱恨報應他們。9將患難、困苦、加給一切作惡的人,先是猶太人,後是希利尼人;10卻將榮耀、尊貴、平安、加給一切行善的人,先是猶太人,後是希利尼人。11因為神不偏待人。12凡沒有律法犯了罪的,也必不按律法滅亡;凡在律法以下犯了罪的,也必按律法受審判。13(原來在神面前不是聽律法的為義,乃是行律法的稱義。14沒有律法的外邦人,若順著本性行律法上的事,他們雖然沒有律法,自己就是自己的律法;15這是顯出律法的功用刻在他們心堙A他們是非之心同作見證,並且他們的思念互相較量,或以為是、或以為非。)16就在神藉耶穌基督審判人隱秘事的日子,照著我的福音所言。

羅二1--16 讀經引題
1. 甚麼是“論斷”別人﹖為甚麼論斷別人,自己卻“無可推諉”﹖
2. 神將按甚麼原則來審判人﹖悔改與審判有甚麼關係﹖
3. 神如何照人的行為來報應各人﹖其次序為何﹖
4. 猶太人的律法在神的審判中扮演甚麼角色﹖律法與外邦人的是非之心有何異同﹖沒有律法的人,神用甚麼原則審判﹖
默想: 我是否有論斷別人的態度﹖面對施行審判的主,我應如何生活﹖

  17你稱為猶太人,又倚靠律法,且指著神誇口,18既從律法中受了教訓,就曉得神的旨意,也能分別是非,19又深信自己是給瞎子領路的,是黑暗中人的光,20是蠢笨人的師傅,是小孩子的先生,在律法上有知識和真理的模範;21你既是教導別人,還不教導自己麼﹖你講說人不可偷竊,自己還偷竊麼﹖22你說人不可姦淫,自己還姦淫麼﹖你厭惡偶像,自己還偷竊廟中之物麼﹖23你指著律法誇口,自己倒犯律法玷辱神麼﹖24神的名在外邦人中因你們受了褻瀆,正如經上所記的。25你若是行律法的,割禮固然於你有益;若是犯律法的,你的割禮就算不得割禮。26所以那未受割禮的若遵守律法的條例,他雖然未受割禮,豈不算是有割禮麼﹖27而且那本來未受割禮的若能全守律法,豈不是要審判你這有儀文和割禮竟犯律法的人麼﹖28因為外面作猶太人的不是真猶太人,外面肉身的割禮也不是真割禮。29惟有裡面作的纔是真猶太人;真割禮也是心堛滿A在乎靈不在乎儀文。這人的稱讚不是從人來的,乃是從神來的。
  
羅二17--29 讀經引題
1. 猶太人誇口那些事﹖他們為甚麼自誇﹖
2. 保羅責備猶太人甚麼﹖
3. 甚麼是“割禮”(參創十七)﹖守割禮與守律法有何關係﹖
4. 在神的眼光中,“真割禮”與“真猶太人”是那些人﹖他們的結果如何﹖
默想: 我的信仰與行為是否表埵p一﹖我的內心是否歸屬於神,得神的稱讚﹖
第三章

  1這樣說來,猶太人有甚麼長處﹖割禮有甚麼益處呢﹖2凡事大有好處。第一,是神的聖言交託他們。3即便有不信的,這有何妨呢﹖難道他們的不信就廢掉神的信麼﹖4斷乎不能!不如說,神是真實的,人都是虛謊的。如經上所記:“你責備人的時候,顯為公義;被人議論的時候,可以得勝。”5我且照著人的常話說:我們的不義若顯出神的義來,我們可以怎麼說呢﹖神降怒,是祂不義麼﹖6斷乎不是!若是這樣,神怎能審判世界呢﹖7若神的真實,因我的虛謊越發顯出祂的榮耀,為甚麼我還受審判,好像罪人呢﹖8為甚麼不說:我們可以作惡以成善呢﹖這是毀謗我們的人說我們有這話。這等人定罪是該當的。9這卻怎麼樣呢﹖我們比他們強麼﹖決不是的。因我們已經證明,猶太人和希利尼人都在罪惡之下。10就如經上所記:“沒有義人,連一個也沒有。11沒有明白的,沒有尋求神的;12都是偏離正路,一同變為無用;沒有行善的,連一個也沒有。13他們的喉嚨是敞開的墳墓,他們用舌頭弄詭詐,嘴唇裡有虺蛇的毒氣,14滿口是咒罵苦毒;15殺人流血、他們的腳飛跑,16所經過的路、便行殘害暴虐的事。17平安的路、他們未曾知道,18他們眼中不怕神。”19我們曉得,律法上的話都是對律法以下之人說的,好塞住各人的口,叫普世的人都伏在神審判之下。20所以凡有血氣的,沒有一個因行律法,能在神面前稱義。因為律法本是叫人知罪。

羅三1--20 讀經引題
1. 神揀選猶太人有甚麼用意﹖
2. 神的聖言雖已賜下,若人不相信,它還有甚麼功用嗎﹖
3.“作惡以成善”是甚麼意思﹖為甚麼有人會如此說﹖保羅如何回答﹖
4. 試從保羅引用的舊約經文,分析人在罪惡之下的特點:a,方向目標b,對神的態度c,對人的態度。
5. 律法的對象是誰﹖功用何在﹖
默想: 我對神的聖言認識多少﹖如何在其中發現神的信實﹖神的律法曾否幫助我對自己的罪有更清楚的認識﹖


  21但如今神的義在律法以外已經顯明出來,有律法和先知為證。22就是神的義,因信耶穌基督,加給一切相信的人,並沒有分別。23因為世人都犯了罪,虧缺了神的榮耀,24如今卻蒙神的恩典,因基督耶穌的救贖,就白白的稱義。25神設立耶穌作挽回祭,是憑著耶穌的血,藉著人的信,要顯明神的義;因為祂用忍耐的心寬容人先時所犯的罪,26好在今時顯明祂的義,使人知道祂自己為義,也稱信耶穌的人為義。27既是這樣,那堹鉊堣f呢﹖沒有可誇的了。用何法沒有的呢﹖是用立功之法麼﹖不是,乃用信主之法。28所以我們看定了,人稱義是因著信,不在乎遵行律法。29難道神只作猶太人的神麼﹖不也是作外邦人的神麼﹖是的,也作外邦人的神。30神既是一位,祂就要因信稱那受割禮的為義,也要因信稱那未受割禮的為義。這樣,我們因信廢了律法麼。斷乎不是,更是堅固律法。

羅三21--31 讀經引題
1. 律法和先知證明了甚麼事﹖
2. 甚麼是“稱義”﹖人如何得以“稱義”﹖人為甚麼需要稱義的恩典﹖
3. 神如何將稱義的恩典賜給人﹖這件事如何顯明祂的義﹖
4. 被“稱義”之人有甚麼可誇之處嗎﹖為甚麼﹖
默想: 我是否也認定“人稱義是因著信,不在乎遵行律法”﹖這對我有何影響﹖我如何回應神稱義的恩典﹖


第四章

  1如此說來,我們的祖宗亞伯拉罕憑著肉體得了甚麼呢﹖2倘若亞伯拉罕是因行為稱義,就有可誇的,只是在神面前並無可誇。3經上說甚麼呢﹖說:“亞伯拉罕信神,這就算為他的義。”4作工的得工價,不算恩典,乃是該得的。”5惟有不作工的,只信稱罪人為義的神,他的信就算為義。6正如大衛稱那在行為以外蒙神算為義的人,是有福的。7他說:“得赦免其過、遮蓋其罪的這人是有福的。8主不算為有罪的,這人是有福的。”9如此看來,這福是單加給那受割禮的人麼﹖不也是加給那未受割禮的人麼﹖因我們所說:“亞伯拉罕的信就算為他的義。”10是怎麼算的呢﹖是在他受割禮的時候呢﹖是在他未受割禮的時候呢﹖不是在受割禮的時候,乃是在未受割禮的時候。11並且他受了割禮的記號,作他未受割禮的時候因信稱義的印證,叫他作一切未受割禮而信之人的父,使他們也算為義;12又作受割禮之人的父,就是那些不但受割禮,並且按我們的祖宗亞伯拉罕未受割禮而信之蹤跡去行的人。13因為神應許亞伯拉罕和他後裔必得承受世界,不是因律法,乃是因信而得的義。14若是屬乎律法的人纔得為後嗣,信就歸於虛空,應許也就廢棄了。15因為律法是惹動憤怒的,那裡沒有律法,那裡就沒有過犯。16所以人得為後嗣是本乎信,因此就屬乎恩,叫應許定然歸給一切後裔。不但歸給那屬乎律法的,也歸給那效法亞伯拉罕之信的。17亞伯拉罕所信的,是那叫死人復活、使無變為有的神。他在主面前作我們世人的父,如經上所記:“我已經立你作多國的父。”18他在無可指望的時候,因信仍有指望,就得以作多國的父,正如先前所說:“你的後裔將要如此。”19他將近百歲的時候,雖然想到自己的身體如同已死,撒拉的生育已經斷絕,他的信心還是不軟弱,20並且仰望神的應許,總沒有因不信,心堸_疑惑;反倒因信,心堭o堅固,將榮耀歸給神,21且滿心相信,神所應許的必能作成,22所以這就算為他的義。23算為他義的這句話,不是單為他寫的,24也是為我們將來得算為義之人寫的,就是我們這信神使我們的主耶穌從死裡復活的人。25耶穌被交給人,是為我們的過犯;復活,是為叫我們稱義。

羅四1--25 讀經引題
1. 亞伯拉罕是怎樣稱義的﹖大衛的經歷如何能支持保羅的論點﹖
2. 亞伯拉罕在甚麼時候行割禮﹖割禮對他有甚麼意義﹖
3. 神賜給亞伯拉罕甚麼應許﹖為甚麼賜給他﹖為甚麼若根據律法,應許就無法成就﹖
4. 亞伯拉罕所信的神是怎樣的一位﹖他如何經歷神,以致有如此的信心﹖
5. 耶穌的受死與復活,對我們的稱義有何功效﹖
默想: 亞伯拉罕的信心有甚麼特色﹖若我處在他的環境中,是否也能有這樣的信心﹖


第五章

 1我們既因信稱義,就藉著我們的主耶穌基督得與神相和。2我們又藉著祂,因信得進入現在所站的這恩典中,並且歡歡喜喜盼望神的榮耀。3不但如此,就是在患難中也是歡歡喜喜的。因為知道患難生忍耐,4忍耐生老練,老練生盼望,5盼望不至於羞恥,因為所賜給我們的聖靈,將神的愛澆灌在我們心堙C6因我們還軟弱的時候,基督就按所定的日期為罪人死。7為義人死,是少有的;為仁人死,或者有敢作的;8惟有基督在我們還作罪人的時候為我們死,神的愛就在此向我們顯明了。9現在我們既靠著祂的血稱義,就更要藉著祂免去神的憤怒。10因為我們作仇敵的時候,且藉著神兒子的死得與神和好,既已和好,就更要因祂的生得救了。11不但如此,我們既藉著我主耶穌基督得與神和好,也就藉著祂以神為樂。
羅五1--11 讀經引題
1. 因信稱義的人有那些福份﹖因此內心深處會有甚麼感覺﹖
2. 信徒為甚麼在患難中仍然能夠歡喜﹖在患難中可以得著那些屬靈的恩典﹖如何能得著﹖
3. 保羅以那些例子來與神的愛相較﹖神的愛如何向我們顯明﹖
4. 信徒與神的關係,應當達到甚麼地步﹖為甚麼﹖
默想: 我是否清楚知道“基督為我而死”﹖我曾否深深被祂的愛感動﹖我當如何回應這愛﹖


  12這就如罪是從一人入了世界,死又是從罪來的,於是死就臨到眾人,因為眾人都犯了罪。13沒有律法之先,罪已經在世上;但沒有律法,罪也不算罪。14然而從亞當到摩西,死就作了王,連那些不與亞當犯一樣罪過的,也在他的權下;亞當乃是那以後要來之人的預象。15只是過犯不如恩賜;若因一人的過犯,眾人都死了,何況神的恩典與那因耶穌基督一人恩典中的賞賜,豈不更加倍的臨到眾人麼﹖16因一人犯罪就定罪,也不如恩賜;原來審判是由一人而定罪,恩賜乃是由許多過犯而稱義。17若因一人的過犯,死就因這一人作了王,何況那些受洪恩又蒙所賜之義的,豈不更要因耶穌基督一人在生命中作王麼﹖18如此說來,因一次的過犯,眾人都被定罪;照樣,因一次的義行,眾人也就被稱義得生命了。19因一人的悖逆,眾人成為罪人;照樣,因一人的順從,眾人也成為義了。20律法本是外添的,叫過犯顯多,只是罪在那媗膃h,恩典就更顯多了。21就如罪作王叫人死;照樣,恩典也藉著義作王,叫人因我們的主耶穌基督得永生。

羅五12--21 讀經引題
1.罪與死是如何進入世界的﹖各帶來怎樣的影響﹖
2.律法與罪的關係如何﹖與死有無關係﹖
3.試根據本段經文列出亞當與基督的對照。
4.試列出過犯與恩典的對比。恩典為何強過過犯﹖
默想: 我是否已經歷神豐盛的恩典﹖有否讓“義”作我生命的王﹖


第六章

 1這樣,怎麼說呢﹖我們可以仍在罪中,叫恩典顯多麼﹖2斷乎不可!我們在罪上死了的人,豈可仍在罪中活著呢﹖3豈不知我們這受洗歸入基督耶穌的人,是受洗歸入祂的死麼﹖4所以我們藉著洗禮歸入死,和祂一同埋葬,原是叫我們一舉一動有新生的樣式,像基督藉著父的榮耀,從死裡復活一樣。5我們若在祂死的形狀上與祂聯合,也要在祂復活的形狀上與祂聯合。6因為知道:我們的舊人和祂同釘十字架,使罪身滅絕,叫我們不再作罪的奴僕;7因為已死的人是脫離了罪。8我們若是與基督同死,就信必與祂同活。9因為知道:基督既從死裡復活,就不再死,死也不再作祂的主了。10祂死是向罪死了,只有一次;祂活是向神活著。11這樣,你們向罪也當看自己是死的;向神在基督耶穌堙A卻當看自己是活的。12所以不要容罪在你們必死的身上作王,使你們順從身子的私慾,13也不要將你們的肢體獻給罪,作不義的器具;倒要像從死裡復活的人,將自己獻給神,並將肢體作義的器具獻給神。14罪必不能作你們的主,因你們不在律法之下,乃在恩典之下。

羅六1--14 讀經引題
1. 我們為甚麼不可以仍在罪中,而叫恩典顯多呢﹖
2. 受洗(浸)的意義是甚麼﹖
3. 信徒和基督同有那些經歷﹖這是如何得著的﹖帶來甚麼結果﹖
4. 本段指出信徒應當“知道”甚麼﹖應當以甚麼態度面對罪﹖以甚麼態度面對神﹖
默想: 面對罪惡的試探,我的責任是甚麼﹖我曾否體驗“與主同死同活”的真理﹖


  15這卻怎麼樣呢﹖我們在恩典之下,不在律法之下,就可以犯罪麼﹖斷乎不可!16豈不曉得你們獻上自己作奴僕,順從誰,就作誰的奴僕麼﹖或作罪的奴僕,以至於死;或作順命的奴僕,以至成義。17感謝神,因為你們從前雖然作罪的奴僕,現今卻從心裡順服了所傳給你們道理的模範。18你們既從罪堭o了釋放,就作了義的奴僕。19我因你們肉體的軟弱,就照人的常話對你們說,你們從前怎樣將肢體獻給不潔不法作奴僕,以至於不法,現今也要照樣將肢體獻給義作奴僕,以至於成聖。20因為你們作罪之奴僕的時候,就不被義約束了。21你們現今所看為羞恥的事,當日有甚麼果子呢﹖那些事的結局就是死。22但現今你們既從罪裡得了釋放,作了神的奴僕,就有成聖的果子,那結局就是永生。23因為罪的工價乃是死,惟有神的恩賜,在我們的主基督耶穌堙A乃是永生。

羅六15--23 讀經引題
1. 奴僕與主人的關係如何﹖怎樣的人是罪的奴僕﹖他們的結局如何﹖
2. 怎樣才能從罪的奴僕變為義的奴僕﹖
3. 保羅用甚麼例子解釋作義的奴僕﹖為甚麼這些人會有“成聖”的果子﹖他們的結局將如何﹖
默想: 我今日是誰的奴僕﹖我對我的主人與我的結局認識多少﹖


第七章

  1弟兄們,我現在對明白律法的人說,你們豈不曉得,律法管人是在活著的時候麼﹖2就如女人有了丈夫,丈夫還活著,就被律法約束;丈夫若死了,就脫離了丈夫的律法。3所以丈夫活著,她若歸於別人,便叫淫婦;丈夫若死了,她就脫離了丈夫的律法,雖然歸於別人,也不是淫婦。4我的弟兄們,這樣說來,你們藉著基督的身體,在律法上也是死了;叫你們歸於別人,就是歸於那從死裡復活的,叫我們結果子給神。5因為我們屬肉體的時候,那因律法而生的惡慾,就在我們肢體中發動,以致結成死亡的果子。6但我們既然在捆我們的律法上死了,現今就脫離了律法,叫我們服事主要按著心靈的新樣,不按著儀文的舊樣。

羅七1--6 讀經引題
1. 律法對甚麼人才有效﹖“丈夫的律法”以甚麼為期限﹖
2. 基督徒如何得脫離律法的轄制﹖如今歸屬於誰﹖
3. 在律法之下的人會結出甚麼果子﹖為甚麼﹖
4. 脫離律法的人會結出甚麼果子﹖怎樣結出﹖
默想: 我是否已脫離律法的轄制﹖我今日的服事如何﹖


  7這樣,我們可說甚麼呢﹖律法是罪麼﹖斷乎不是!只是非因律法,我就不知何為罪。非律法說:“不可起貪心。”我就不知何為貪心。8然而罪趁著機會,就藉著誡命叫諸般的貪心在我媕Y發動。因為沒有律法,罪是死的;9我以前沒有律法,是活著的;但是誡命來到,罪又活了,我就死了。10那本來叫人活的誡命,反倒叫我死,11因為罪趁著機會,就藉著誡命引誘我,並且殺了我。12這樣看來,律法是聖潔的,誡命也是聖潔、公義、良善的。13既然如此,那良善的是叫我死麼﹖斷乎不是!叫我死的乃是罪。但罪藉著那良善的叫我死,就顯出真是罪,叫罪因著誡命更顯出是惡極了。

羅七7--13 讀經引題
1. 本段指出律法的功用是甚麼﹖
2. 罪與律法有何不同﹖二者關係如何﹖
3. 罪如何藉律法“引誘”人、殺害人﹖為何因著誡命更顯出罪是“惡極了”﹖
默想: 在我的生命中,曾否嚐到“知道律法,卻被罪勝過”的滋味﹖


  14我們原曉得律法是屬乎靈的,但我是屬乎肉體的,是已經賣給罪了。15因為我所作的,我自己不明白;我所願意的,我並不作;我所恨惡的,我倒去作。16若我所作的,是我所不願意的,我就應承律法是善的。17既是這樣,就不是我作的,乃是住在我媕Y的罪作的。18我也知道,在我裡頭,就是我肉體之中,沒有良善。因為立志為善由得我,只是行出來由不得我。19故此,我所願意的善,我反不作;我所不願意的惡,我倒去作。20若我去作所不願意作的,就不是我作的,乃是住在我媕Y的罪作的。21我覺得有個律,就是我願意為善的時候,便有惡與我同在。22因為按著我堶悸熒N思,我是喜歡神的律。23但我覺得肢體中另有個律,和我心中的律交戰,把我擄去,叫我附從那肢體中犯罪的律。24我真是苦阿,誰能救我脫離這取死的身體呢﹖25感謝神,靠著我們的主耶穌基督就能脫離了。這樣看來,我以內心順服神的律,我肉體卻順服罪的律了。

羅七14--25 讀經引題
1. 保羅發現自己的生命中有甚麼現象﹖這是他得救之前或是之後的經歷﹖你的理由是甚麼﹖
2. 保羅發現他自己與罪有甚麼關係﹖他怎樣發現的﹖
3. 保羅發現的律是甚麼﹖“神的律”、“肢體中的律”、“心中的律”、“肢體中犯罪的律”各指甚麼﹖
4. 在這條充滿掙扎的心路歷程中,保羅發現了甚麼出路﹖
默想: 今日我是否也處在這樣的矛盾、掙扎中﹖保羅的經歷有甚麼足以借鏡的地方﹖


第八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