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約書信詳解.陳終道牧師

哥林多前書>>第二段 責備(一10-六20)>>壹



第二段 責備(一10-六20)

  在這一大段堶情A保羅曾經責備哥林多教會八件事情。頭一件,就是責備他們分爭結黨。箴六章十六至十九節提到,神所恨惡的有六樣,連祂心中所憎惡的共有七樣,就是“高傲的眼,撒謊的舌,流無辜人血的手,圖謀惡計的心,飛跑行惡的腳,吐謊言的假見證,並弟兄中布散分爭的人”。可見自古以來,撒但就在神和百姓中間,作布散分爭的工作。撒但對今天教會所用的詭計,也正如牠對哥林多教會所用的一樣。利用人的各種軟弱,引起分爭,使福音的見證被破壞,神的名受羞辱。

壹.責其分爭結黨(一10-17)

讀經提示

  1. 基督徒責備人是犯罪嗎﹖在甚麼情形下才責備人﹖保羅責備哥林多人的動機是甚麼﹖有甚麼根據﹖
  2. 為甚麼保羅明說革來氏家人向他報告教會的分爭﹖這樣作對革來氏家人是否不利﹖革來氏家人是否搬弄是非﹖這對今日教會匿名指責有甚麼重要的教訓﹖
  3. 保羅、彼得、亞波羅,怎會成為哥林多教會分爭結黨的主角﹖為甚麼保羅連那些說自己是屬基督的,也一起責備﹖
  4. 保羅為甚麼不多為人施洗﹖基督升天前不是吩咐為門徒施洗嗎﹖保羅為甚麼忽然在這奡ㄗ鴐I洗的問題﹖他對於傳福音與施洗二者之間態度有甚麼不同﹖保羅在這堜猁穛{的態度, 對今日的信徒甚麼教訓﹖
  5. 試總結哥林多人分爭的真正原因是甚麼﹖

10弟兄們,我藉我們主耶穌基督的名,勸你們都說一樣的話。你們中間也不可分黨,只要一心一意,彼此相合。11因為革來氏家堛漱H曾對我提起弟兄們來,說你們中間有分爭。12我的意思就是你們各人說:“我是屬保羅的”;“我是屬亞波羅的”;“我是屬磯法的”;“我是屬基督的”。13基督是分開的麼﹖保羅為你們釘了十字架麼﹖你們是奉保羅的名受了洗麼﹖14我感謝神,除了基利司布並該猶以外,我沒有給你們一個人施洗,15免得有人說,你們是奉我的名受洗。16我也給司提反家施過洗;此外給別人施洗沒有,我卻記不清。17基督差遣我,原不是為施洗,乃是為傳福音;並不用智慧的言語,免得基督的十字架落了空。

一.其責備的動機與根據(一10- 11)

  責備人必須先有純正的動機和確實的根據。如果單因為個人的利益或者沒有事實作根據的一些推測就責備人,這樣,那責備人的自己就該受責備。這兩節說出保羅責備哥林多教會的動機和根據。

1.動機(一10)

“弟兄們,我藉我主耶穌基督的名,勸你們都說一樣的話。你們中間也不可分黨,只要一心一意,彼此相合。”(一10)

  A. 保羅的第一個動機是因為弟兄的愛。在他要勸勉他們之先,保羅先提出他和哥林多人的關係是“弟兄們”。他為甚麼要勸勉哥林多人呢﹖因為彼此在基督堿O“弟兄們”,因為在基督塈@弟兄的,應當彼此相愛。主耶穌曾經吩咐門徒:“倘若你的弟兄得罪你,你就去趁著只有他和你在一處的時候,指出他的錯來……”(太十八15-18)。相愛的最高意義,不止是物質上互相幫助,更是在真道上互相勉勵,在屬靈的道路上彼此提醒。

  B. 保羅勸哥林多人的第二個動機,是為耶穌基督的名。他是為著主的名不被毀謗而勸哥林多人,他不是怕個人工作聲譽受虧損,乃是怕主榮耀受虧損。他不但為基督的名勸哥林多人,也是藉著基督的名勸告他們,這跟他在西三章十七節“無論作甚麼,或說話,或行事,都要奉主耶穌基督的名……”(參弗五20)所提的原則相符合。保羅並不是憑“教會創辦人”的權威來勸哥林多人,而是靠主耶穌基督的名。

  藉著主耶穌基督的名來勸哥林多人,實際上也就是要哥林多人看重主名的榮耀,為主名的緣故接受保羅的勸告。保羅並沒有為哥林多人受死流血,耶穌基督卻為他們受死流血。他們不能靠保羅的名得救,卻靠耶穌基督的名得救。憑保羅的名,哥林多人不一定要接受他的勸戒,因為哥林多人中間有很多是只佩服彼得或亞波羅的。但是憑耶穌基督的名,哥林多人沒有拒絕的理由,因為他們都靠這個名得恩惠,都有責任不使基督的名受毀謗。

   C. 保羅勸哥林多人的第三個動機,為教會的合一。他願意哥林多人“都說一樣的話”。這意思就是說,都高舉耶穌基督的名,不高舉甚麼人的名。初期教會最大的特色,就是同心合意;哥林多教會能夠建立起來,也是保羅跟他的同工同心合意工作的結果。但是哥林多教會堶悸澈H徒,竟然彼此分爭結黨。保羅勸勉他們的動機,就是為叫他們保持合一的心,使福音能夠興旺。

2. 根據(一11)

“因為革來氏家堛漱H曾對我提起弟兄們來,說你們中間有分爭。”(一11)

  “因為革來氏家堛漱H,曾對我提起”,保羅在這奡ㄗ鴠L怎麼知道哥林多教會有分爭。他明明告訴哥林多人,是根據革來氏家堛漱H的報告。為甚麼保羅明提革來氏家堛漱H呢﹖這樣是否會引起哥林多人對革來氏家人不滿意呢﹖革來氏,是一個女信徒,她可能因為見到哥林多教會這種光景,所以派人去報告保羅。保羅明提革來氏的名字,是很有智慧的做法,這樣可以免去哥林多人彼此的猜疑。因為當時交通和通訊不像現在這樣方便,保羅在以弗所,怎麼能夠知道哥林多教會堶惘酗尷妝O﹖必定是有人向他報告。革來氏既然向保羅報告哥林多教會事情,她可能是沒有捲入分爭結黨中的少數人之一。保羅提到她的名子,對革來氏不會有很大的影響。

  另一方面,保羅明提革來氏的名字,也表示革來氏敢為她所說的話負責任。甚至可能保羅這樣作是先得到革來氏同意的。這樣足證保羅對哥林多人的責備,並不是沒有憑據的,乃是有人可以作見證的。

  這件事對於今天教會工作有兩方面的教訓:

  A. 對傳道方面:

  不要用不很光明的方法,私下偵察信徒或是同工之間的一些是非。有些教會領袖喜歡在信徒面前調查他同工的工作情形。這一類的調查,雖然有些時候好像是需要的,但是應當非常小心的處理。對於查問的對象之靈性情形,說話行事是否愛主、敬虔、公正無私,事先都應該考慮到,否則就可能給那些教會中的“小人”,有機會搬弄是非,而且引起同工之間彼此猜忌。

  B. 對信徒方面:

  教會信徒不要用匿名信向教會領袖提出甚麼控訴,這表示所報告的人不敢為他所說的事負責任。教會領袖也不能憑匿名信,採取紀律上的行動(卻也不可全然置之不理,應按實際情形,加以適當的留意)。根據主耶穌的教訓:看見弟兄有錯時,第一步是私下直接去勸戒他;第二步,如果他不聽,就另外帶兩三個人同去,很準確地指出他的錯,太十八章十六節說:“句句都可定準”,那就是說,這兩三個人都確定對方錯了。若再不聽的時候,就告訴教會。

  所謂“句句都可定準”,也表明那些作見證的人都是敢負責任的,不說模稜兩可的話。基督徒是真理的戰士,既然我們看見有錯誤,應該改正,為甚麼不敢改正我們所要改正的錯誤﹖為甚麼不敢為我們已經確知的錯誤作見證呢﹖這是真理戰士當然的責任。

  關於革來氏家人向保羅報告哥林多教會的分爭,跟一般的搬弄是非有何分別﹖那分別是明顯的,因為:(1)革來氏所報告的是事實,不是捏造的。(2)她的報告並沒有從保羅得到甚麼好處,倒可能被哥林多人憎厭……她的報告單純是為教會的益處,為主的榮耀,所以不能把她看作是喜歡搬弄是非的人。

二.指出哥林多人的錯誤(一12-13)

1. 高抬人過於高抬主(一12)

“我的意思就是你們各人說:我是屬保羅的;我是屬亞波羅的;我是屬磯法的;我是屬基督的。”(一12)

  這堳O羅指出哥林多人高抬人過於高抬主的錯誤。雖然保羅、亞波羅和磯法都是神的僕人。但是他們過份高抬人的結果,使他們各人擁護他們自己所佩服的人,形成黨派。可能有人是因保羅所傳的福音得救,但是另外的人,是因為亞波羅或磯法得到另一方面屬靈的益處。於是他們各人自認為與他們所崇拜的那位神僕是一黨的;又以他們所崇拜的神僕為誇口,不以基督為誇口;不知不覺就形成教會中各樣的黨派。但是神給祂的僕人各有不同的恩賜、特長,為使教會的眾聖徒從多方面得著造就。雖然從神的僕人得著屬靈的恩惠,自然會對他產生一種敬愛的心,這原是對的,但過份的敬愛就變成崇拜,代替了神的地位,這就錯了。

  可見事奉神的人,多麼需要時刻儆醒謹慎,保守向主忠誠的心。像保羅、亞波羅、磯法,雖然都不是自己想要結黨,培養自己的勢力的人,也都不是要人來崇拜他們。可是那些信徒卻自動地崇拜他們,並且以他們的名目互相結黨。如果他們中間任何一個人,稍微有一點私心,那必定更容易引起教會堶惜尷孝第猁漕ヾC

  在這埵酗@點特別要注意的,就是保羅不只是責備那些說我是屬保羅的,我是屬亞波羅的,我是屬磯法的,就是那些說我是屬基督的,也一起責備。難道屬基督不對麼﹖保羅不是責備他們說“屬基督”不對。乃是責備他們那種誇耀自己、輕看別人的觀念。他們以為自己是屬基督的,成了屬基督派,因此就輕看那些說屬保羅的,或說屬亞波羅的。他們自己說是屬基督,就把別人當作不是屬基督,以自己說是屬基督的就是正統,別人就不是正統,如此分別他人、高抬自己。這種“屬基督”派和其他的派別,實際上是一樣的,都是一種宗派的思想。使他們分爭,就是這種思想。不是不可以有保羅、亞波羅或磯法;不是不可以有不同的工作負擔與恩賜應用;也不是不可以有不同的工作團體;因為不是保羅、亞波羅、或磯法使他們分爭結黨,而是他們擅自以保羅、亞波羅、磯法,甚至於基督,作為分別彼此的那種心意,使他們分爭結黨。那種分別心意,才是不該有的。

2. 重視洗禮過於福音(一13)

“基督是分開的麼﹖保羅為你們釘了十字架麼﹖你是奉保羅的名受了洗麼﹖”(一13)

  在這堥炷{保羅用三個問題責問他們:

  A. “基督是分開的麼﹖”(一13)

  這是一句反面的問話,意思是基督只有一個,是沒有分開的。基督的身體當然也只有一個,不應該分爭結黨。這句話強調,我們在基督堿O不能分開的。“頭”既然不能分開,“身體”當然也不能分開了。基督是分開的麼﹖若不然,為甚麼哥林多人要彼此分開呢﹖

  B. “保羅為你們釘了十字架麼﹖”(一13)

  這句話說明為甚麼不可高舉我們所敬愛的人過於耶穌基督,因為無論我們所敬愛的是誰,都沒有為我們釘十字架,只有耶穌基督替我們釘十字架。無論保羅、亞波羅、磯法,都不過是基督的僕人,傳揚基督為我們釘十字架的福音而已!但基督卻是為我們釘了十字架的救主。

  C. “你們是奉保羅的名受洗麼﹖”(一13)

  從下文看來,哥林多信徒中,似乎有人把誰為他們施洗,就自認是屬誰的,或以那為他們施洗的神僕為誇口。保羅在這奡ˋ竷L們,他們不是因保羅的名受洗歸入教會,而是因耶穌基督的名受洗歸入教會。

  教會的領袖有責任常常改正信徒錯誤的觀念。多半信徒只注重到宗教的儀式,而忽略它的真正意義。“你們是奉保羅的名受洗麼”,這句話的重點在提醒信徒要緊的是奉誰的名受洗(基督的名),而不是誰為你施洗。如果只注重施洗的人或施洗的儀式,過於可以靠著得救的“名”,那麼,他們就是看重洗禮過於福音的本身。這是哥林多人的另一項錯誤。

三.保羅的表白(一14-17)

1. 表白他為甚麼沒有為許多人施洗(一14-17上)

“我感謝神,除了基利司布並該猶以外,我沒有給你們一個人施洗,免得有人說,你們是奉我的名受洗。”(一14-15)

  從十四節開始,保羅舉例說明,他為甚麼沒有為許多人施洗。這樣的說明,證明上文保羅責問哥林多人:“你們是奉保羅的名受洗麼﹖”似乎是因為哥林多人中間,有人以自己從甚麼人受洗為誇口。保羅在這堜白地表明他的態度。他絕對沒有意思在教會堶惚堨艄L自己的勢力範圍,更不要利用替人施洗作為他的誇口。今天的教會,有的信徒也以有名的奮興家或有名的神僕替他們施洗作為他的誇耀。也有些傳道人以自己曾經為某些名人施洗,或是曾為多少數目的人施洗,作為他的誇耀。這實在是一種靈性幼稚的表現。使徒保羅所留給我們的榜樣,和這一種態度剛剛相反。他是以沒有為很多人施洗而感謝主,也就是他為自己沒有甚麼可誇耀的記錄而感謝主,免得有人以自己是保羅給他施洗的作為誇口,甚至誤解施洗的意義,以為誰替他們施洗,就是奉誰的名受洗。

  基利司布是保羅到哥林多傳福音的時候,最早的信徒之一(徒十八8),該猶大概就是接待保羅到他家堛滬籅L多信徒(羅十六23)。

  “我也給司提反家施過洗;此外給別人施洗沒有,我卻記不清。基督差遣我,原不是為施洗,乃是為傳福音;並不用智慧的言語,免得基督的十字架落了空。”(一16-17)

  司提反家,意思是指司提反全家。而這司提反,絕不是那為主殉道的司提反。他是哥林多教會一位熱心的信徒,在保羅寫哥林多書的時候,曾經到以弗所,似乎是受教會的委託去侍候保羅(參林前十六17-18)。

  “基督差遣我,原不是為施洗,乃是為傳福音”,這句話明顯地表示,保羅認為傳福音比施洗更要緊。因為傳福音是關乎人的永生永死,而施洗只是關乎一種宗教的禮節,雖然也是一種信仰的公開見證,但究竟不是福音的中心,所以不能把施洗與傳福音看作同等重要。對保羅來說,這不是他蒙召的特殊使命;按保羅蒙召的託付來說,這只是他附帶的工作,不是首要的任務。而這一類的事,保羅認為不必他自己來作。上一節保羅說:“此外給別人施洗沒有,我卻記不清”,可以證明保羅對給人施洗的態度。他既然只曾給少數人施洗,為甚麼竟然“記不清”呢﹖可見保羅對為多少人施洗這件事並不在意!反之,保羅對信徒的靈性問題、信仰的危機,卻是常常記掛在心堙]林後十一28-29)。保羅把更多的注意力放在實際的工作上,對於那些屬乎儀文禮節方面的事,卻看作是次要的。

  保羅這種態度與基督升天前的大使命並沒有衝突。基督的使命也是以使萬民作門徒為首要。並且保羅不是以為信了主之後,不必受洗,而是認為他自己所受的託付,主要的不是施洗。施洗的工作,可以由許多別人去做,就像主耶穌在世時,也是多半由祂的門徒施洗(約四1)。

  把一個罪人引到主的面前,使他重生得救,比較替一個要加入教會的會友施洗更要緊。今天的教會,看重一年當中有多少人受洗,過於引導多少人真正地歸主;只求在工作上有可以報告的數目,不在乎有多少真正得救的靈魂;這實在不是使徒給我們留下的腳蹤。看重儀式、數目字,過於實際的工作效果,這是今天教會靈性低落的原因。

2. 表白他為甚麼不用智慧的言語(一17下)

“並不用智慧的言語,免得基督的十字架落了空。”(一17下)

  這堜瓵蚺ㄔ帤撮z的言語,就是不用很多可以表現他很有學問的言語。保羅不要故意叫人因為覺得他很有學問,佩服他的講論,因而信耶穌。他認為這樣就使基督的十字架落了空?他要證明,那許多聽見他所傳的福音而信耶穌基督的,不是因為他的學問,乃是因為十字架福音本身的能力,是基督救贖的果效。

  為甚麼保羅認為如果他用智慧的言語,又用世界的學問傳福音,就會叫十字架落了空。因為世界的學問只能把人帶到人的面前;只有十字架的福音才能夠把人帶到神面前。如果人間的哲理能夠拯救人、滿足人,十字架的福音就變成多餘的了。如果保羅傳福音是憑世界的學問,那麼,人家所信的是他的學問,不是福音,這樣基督的十字架就落空了。

>>下一頁



版權所有©金燈台出版社有限公司
www.goldenlampstan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