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約書信詳解.陳終道牧師

哥林多前書>>第二段 責備(一10-六20)>>伍



伍.責備哥林多教會容納罪惡(五章全)

讀經提示

  1. 教會對犯罪信徒應怎樣處理﹖如何可以實行這堛滷訄V﹖
  2. 哥林多教會所包容的淫亂的罪,舊約有何明文禁止﹖
  3. 保羅為何不責備繼母,而只責備那娶繼母的人﹖
  4. 哥林多教會的領袖並沒有犯罪,為甚麼保羅也責備他們﹖
  5. 把犯罪的人交給撒但所指何事﹖這是否是使徒的特權﹖使徒行傳中有甚麼相似的例子﹖
  6. 基督徒要守逾越節嗎﹖逾越節對信徒象徵甚麼意義﹖
  7. 保羅既要信徒把犯罪的人開除,不與他交往,為甚麼與教外犯罪的人交往反倒許可﹖

1風聞在你們中間有淫亂的事,這樣的淫亂連外邦人中也沒有,就是有人收了他的繼母。2你們還是自高自大,並不哀痛,把行這事的人從你們中間趕出去。3我身子雖不在你們那堙A心卻在你們那堙A好像我親自與你們同在,已經判斷了行這事的人,4就是你們聚會的時候,我的心也同在,奉我們主耶穌的名,並用我們主耶穌的權能,5要把這樣的人交給撒但,敗壞他的肉體,使他的靈魂在主耶穌的日子可以得救。6你們這自誇是不好的,豈不知一點麵酵能使全團發起來麼﹖7你們既是無酵的麵,應當把舊酵除淨,好使你們成為新團;因為我們逾越節的羔羊基督已經被殺獻祭了。8所以,我們守這節不可用舊酵,也不可用惡毒邪惡的酵,只用誠實真正的無酵餅。9我先前寫信給你們說,不可與淫亂的人相交。10此話不是指這世上一概行淫亂的,或貪婪的,勒索的,或拜偶像的,若是這樣,你們除非離開世界方可;11但如今我寫信給你們說,若有稱為弟兄是行淫亂的,或貪婪的,或拜偶像的,或辱罵的,或醉酒的,或勒索的,這樣的人不可與他相交,就是與他喫飯都不可。12因為審判教外的人與我何干?教內的人豈不是你們審判的麼﹖13至於外人有神審判他們,你們應當把那惡人從你們中間趕出去。

  本章的主要信息是責備哥林多信徒姑息罪惡,沒有處罰犯姦淫的信徒。這些經文可作為今天教會怎樣處罰信徒的一個榜樣。保羅在這奡ㄗ悀F一些寶貴的原則,說明了教會是基督福音真理的見證,必須維護真理的神聖。教會是不可包容罪惡的。

一.責與罰(五1-5)

1. 責備信徒(五1-2)

“風聞在你們中間有淫亂的事,這樣的淫亂連外邦人中也沒有,就是有人收了他的繼母。你們還是自高自大,並不哀痛,把行這事的人從你們中間趕出去。”(五1-2)

  “風聞”在 N.A.S.,R.V.,R.S.V.及 Philips 等英譯本都是譯作 actually reported, 應作“確聞”。原文 holus ,是“實在”的意思(參 A.& G.希文字解,及 W.E. Vine 新約字解)。中文和合本譯作“風聞”似乎太輕描淡寫。因由風聞而來的事可能不可靠。保羅要是根據“風聞”就下這樣的判斷,而且所說的話又那麼嚴重,那麼保羅在處理教會的事情上,似乎太過魯莽了。但實際上,保羅是“確聞”而不是“風聞”。這是我們處罰信徒的一個重要原則。主耶穌在太十八章也提到類似的事情。祂說:“倘若你的弟兄得罪你,你就去趁著只有他和你在一處的時候,指出他的錯來。他若聽你,你便得了你的弟兄。他若不聽,你就另外帶一兩個人同去,要憑兩三個人的口作見證,句句都可定準。若是不聽他們,就告訴教會;若是不聽教會,就看他像外邦人和稅吏一樣”(太十八15-17)。保羅在這堜珧答滿A正合乎主耶穌的教訓。

  從本章第一節,我們知道哥林多教會有淫亂的事;而且不是普通的淫亂,是亂倫。因“有人收了他的繼母”。按舊約律法是應當治死之罪(利二十11)。可能這人的父親已經離開世界;若這人的父親還活著,他竟作出這樣的事情,那就更令人憎惡了。這“繼母”大概不是信徒,而那娶繼母的人毫無疑問是信徒,否則保羅不會在下面說:“要把這樣的人交給撒但,敗壞他的肉體”;在第二節也提到:“把行這事的人從你們中間趕出去”,可見這人是教會堶悸漱H。這事情反映了當時淫亂的風氣盛行,這種淫亂連外邦人也沒有,教會竟然在淫亂的罪上比不信的人還不如,真是可悲!

  今天的社會也充滿了淫亂色情的引誘。整個世界都傾向於淫亂。可是教會在今天的社會堶情A特別在這種淫亂的罪上,要和世界有十分清楚的分別。我們要在男女的事情上保持聖潔,在跟色情有關的試探上,要格外地謹慎。

2.責備教會中的領袖(五2)

  第一節經文所責備的,是教會中犯罪的信徒,而第二節所責備的,是教會其餘的信徒,當然也包括負責領導教會的人。信徒犯罪固然是有罪,而教會中領袖眼看著信徒這樣犯罪,竟然沒有為他所犯的罪難過,也沒有將犯這樣罪的人趕出去,這是教會的罪。

  “趕出去”原文 arthee(i),它的意思就是“除掉”或“拿掉”,實際上就是指開除。

  “並不哀痛”是責備教會的領袖們,不為信徒犯罪難過。不“把犯罪的人趕出去”,是責備他們不懲罰犯罪的人。注意這兩件事的關係──不為信徒跌倒犯罪傷痛,也就不會為教會需要保持聖潔的見證而焦急。既然對弟兄的跌倒不在乎,對教會是否有美好的聲譽也就不在乎了。為弟兄犯罪而哀痛,這是靈性有深度、愛主的心熱切的表現,這樣的人才會真正關心教會的潔淨問題。

  另一方面,這兩句話也說明,那真正愛主、愛教會的人,雖然決心潔淨教會,甚至需要開除犯罪的信徒,但決不會喜歡作這樣的事,而是存著一顆哀痛沉重的心作的。

  所以真正會用愛心責備人的,必定自己深深地愛主、愛弟兄,而且在屬靈的品德方面,有很高的標準。

  哥林多教會的領袖們與保羅有明顯的分別。他們眼見信徒犯姦淫,卻不以為意,但保羅一聽見,就焦急萬分。

  哥林多教會本來已經有紛爭、結黨、犯罪和一些麻煩的事發生,而保羅在這堣S要他們把犯罪的人從教會中開除,這樣豈不更加增教會中的麻煩和各種擾亂麼﹖不,保羅並不因為要省麻煩而容納罪惡,因他認定神是恨惡罪惡的,所以教會必須潔淨罪惡,才能夠得著祝福。教會的興旺,不是出於人的作為,而是出於聖靈的同在;聖靈要潔淨罪惡,並加上神的祝福。

3. 保羅的“判斷”(五3)

“我身子雖不在你們那堙A心卻在你們那堙A好像我親自與你們同在,已經判定了行這事的人。”(五3)

  “我身子雖不在你們那堙A心卻在你們那堙芋A這一句話不是“口頭禪”,也不是一句離別語,而是保羅關懷哥林多教會所說的愛心話。他坦率地表明對犯罪之人的態度,好叫哥林多教會的領袖勇敢去執行教會應有的紀律。保羅說:“他已經判斷了行這事的人。”保羅不在他們當中怎能判斷犯姦淫的人呢﹖他是根據真理的原則,堅持犯罪的當然要受處罰。與繼母發生淫亂,教會怎能不開除他呢﹖不論保羅自己在哥林多或不在哥林多,淫亂的罪總是罪,並不用保羅自己到哥林多才可判定有罪,就是不在哥林多,也當然判定為犯罪,因為真理是不改變的。忠心的主僕應當按正意解明真理,又按真理來處理信徒的問題。這不是單有知識明白聖經就行,還得不怕得罪人,完全向神盡忠才行。

4. 保羅的特權(五4-5)

“就是你們聚會的時候,我的心也同在,奉我們主耶穌的名,並用我們主耶穌的權能,要把這樣的人交給撒但,敗壞他的肉體,使他的靈魂在主耶穌的日子可以得救。”(五4-5)

  有人以為這“聚會”是為那犯罪的人特別召集的聚會,也就是要處罰犯罪者而召集的聚會。保羅在這埵V哥林多人表示,當他們召集這樣的聚會時,他的心與他們同在,要奉主耶穌的名,並用主耶穌的權能,把這樣的人交給撒但。但按上文保羅責備哥林多人“自高自大,並不哀痛”看來,至少在保羅未寫這封書信以前,哥林多人是沒有打算要開除那犯罪的人的。所以,這“聚會”應指他們平常的聚會。他們明知而容納那樣犯罪的分子在他們聚會中,保羅為他們十分擔心。

  在這堨i以看出,保羅有從主而來的一種特別權柄,可以把犯罪而不肯悔改的信徒交給撒但,使他在肉身受苦。在提摩太書信堙A我們也看見保羅同樣使用這權柄,對付那些傳異端和故意敵擋神的人。就像提前一章二十節所說的:“其中有許米乃和亞力山大,我已經把他們交給撒但,使他們受責備,就不再謗瀆了。”

  徒五章和十三章也記載,彼得和保羅曾使用主所給他們的權柄,懲罰了亞拿尼亞和以呂馬。亞拿尼亞的肉身立即死在使徒腳前(徒五5),而以呂馬卻是眼睛立刻黑暗了(徒十三11)。

  本句所謂“交給撒但”的意思,不會是把這人的靈魂交給撒但,而是類似神允許撒但試探約伯的情形。使徒有這種權柄,也有運用這種權柄的智慧,能準確地按照神的旨意宣告某人要受撒但的“敗壞”,讓他們的肉身受某種苦害。但在今天的教會堙A沒有人擁有像使徒保羅這樣的權柄。

  這節經文有兩個問題應當注意,第一個問題就是:“敗壞他的肉體”,這“肉體”是指著甚麼說的呢﹖最自然的解釋是指身體說的。因下文提到“靈魂”,而身體與靈魂互相關聯。第二個問題是:身體被敗壞而受苦,能叫靈魂在主耶穌的日子得救嗎﹖這兩個問題都與這個犯罪的人到底是否為信徒有關。筆者認為這人應當是基督徒,因一至二節說:“……把行這事的人從你們中間趕出去”,與下文比較,可看出這被趕出去的人是弟兄,是教會內部的犯罪者,不是教外人。注意,保羅全未提及處罰那位繼母,顯然因她不是信徒;由此亦可見,這人曾正式被教會接納為信徒。細讀九節以後保羅的講論,也可證明這人是信徒。十一節說:

  “……若有稱為弟兄,是行淫亂的、或貪婪的、或拜偶像的、或辱罵的、或醉酒的、或勒索的,這樣的人不可與他相交……”

  又,十二節說:“因為審判教外的人與我何干﹖教內的人豈不是你們審判的麼﹖”

  可見這個人是屬於教會堶悸漱H,所以,本節:“要把這樣的人交給撒但,敗壞他的肉體,使他的靈魂在主耶穌的日子可以得救。”絕不是指任何未得救的人(包括假信徒),可以因今生肉體受苦,來生靈魂在主耶穌的日子可以得救,而是指那些本來已經得救的人,既犯罪不知悔改,就只好讓他們肉身受苦,而無損於他們將來靈魂的得救了。注意,這種受苦不是為抵消罪惡,乃是為懲罰罪惡,使犯罪者在受苦中知罪悔改。

  按林後二章五至八節所記,這犯罪的人終於悔改;甚至保羅倒要為他求哥林多教會的人赦免他,免得他憂傷太過。所以,保羅雖說“要把這樣的人交給撒但”,可是這人大概在受警戒之後(或教會剛開始要採取紀律行動之後),立即悔改,因而使徒可能未真正運用他的權柄。

二.理由(五6-8)

  保羅在這幾節經文婺挭壎L為甚麼要哥林多教會把犯罪的人開除,因為:

1. 包容罪惡會影響全教會(五6)

“你們這自誇是不好的,豈不知一點麵酵能使全團發起來麼﹖”(五6)

  全節的意思就是:一點麵酵能使全團麵發起來,照樣,教會若包容一兩個人的罪惡,也會使全體信徒受到壞影響。

  “你們這自誇……”可能是指哥林多教會不但沒有為那犯罪的人哀痛,像保羅在本章二節堜珨〞滿A反而自以為:容納這樣的人足以顯出他們的寬容和愛心,他們反倒因此自誇。保羅針對這種糊塗的自誇責備他們。實際上這不能成為他們自誇的理由,倒應該是使他們自覺羞愧的理由才對。教會的領袖應該以神的聖潔為念,且當有屬靈的眼光,看見容納罪惡的危險,以免罪惡像一點麵酵,使教會“全團”受到壞影響。因犯罪的人絕不會只犯一種罪,就像犯姦淫的人,必然也同時犯了欺騙、詭詐、以及各種邪惡計謀的罪。教會如果容納這樣犯罪的人,必然助長那軟弱的信徒,以他為先例,放膽犯罪。雖然別人可能是犯別的罪,但也同樣破壞教會的見證。

2. 麵酵的比喻(五7)

“你們既是無酵的麵,應當把舊酵除淨,好使你們成為新團;因為我們逾越節的羔羊基督已經被殺獻祭了。”(五7)

  為甚麼教會要保持潔淨處罰那些該受責罰的信徒呢﹖因為我們已經是除了酵的麵團已經蒙主基督的寶血洗淨,因此不該再容納罪惡。因為我們的主耶穌基督就是逾越節羔羊所預表的代罪者,已為我們的罪被殺“獻祭”了。我們因祂被殺獻上自己才得以成為無酵的新麵團。這樣,怎麼可以在潔淨了之後繼續犯罪呢﹖怎麼能夠不保持教會的聖潔呢﹖

  按出十二章記載,以色列人出埃及前夕,曾照摩西的吩咐守逾越節。每家以色列人要殺一隻無殘疾的羊羔,把羊羔的血抹在門楣和門框上。以色列人要在抹過血的門內吃無酵餅與羊羔的肉。使徒在這堳明,那羊羔就是基督的預表(與施洗約翰所說的相同,約一29),這樣,現今領受基督生命的人,也當過聖潔的生活,就像以色列人用無酵餅守節那樣。

3. 解明逾越節的意義(五8)

“所以,我們守這節不可用舊酵,也不可用惡毒邪惡的酵,只用誠實真正的無酵餅。”(五8)

  “我們”當然是指信徒了。信徒怎麼會守逾越節呢﹖使徒是按象徵的靈意講的,逾越節對基督徒的屬靈意義是:

  A. 象徵信徒信靠耶穌,接受祂寶血的洗淨,如同當日以色列人守逾越節,接受羔羊,把羔羊的血塗在門楣和門框上一樣。逾越節和除酵節、初熟節是連在一起的,一連七天,在這七天之內,不但不吃有酵的餅,也不可見有酵之物(出十三7)。這是表明:基督徒一信主就要開始過除罪和奉獻的生活,一生繼續,到見主面為止。這就是保羅在這堜珨﹛壯畯怞u這節”的屬靈意義。

   B. 預表信徒守聖餐。當我們守聖餐記念主耶穌的時候,是記念祂的身體為我們獻上、擘開,用祂的血為我們立了新約。這種記念的最重要意義,不是聖餐的餅是否除了酵,乃是信徒是否過聖潔的生活,整個教會是否潔除了罪惡。事實上,藉著記念主的聚會來記念基督的受死和祂與我們所立的約,只不過是一種象徵,說明基督徒整個人生當如何過敬拜主的生活。我們不是除掉舊約那些看得見的酵,像以色列人所除掉的只是發麵的酵,所守的節不過是一種宗教儀式。這些儀式乃是表明那日後要來的基督,以及祂怎樣用自己的血為我們立新約。所以,我們是按屬靈的意義來守“逾越節”,所除掉的是“罪”,不是屬物質的酵。

三.解釋(五9-13)

1. 先前寫的信(五9)

“我先前寫信給你們說,不可與淫亂的人相交。”(五9)

  從本節看來,在寫本書之前,保羅曾另有一封信寫給哥林多教會,但未被編入聖經堙C可能因為那封書信所寫的,並不適合歷代教會的需要,所以神未保留那封信。事實上,雖然使徒的言論具有神的權威;但不能說使徒平常說的每一句話,寫的一切信,都是神的話。我們只能說:凡被列入聖經的使徒言論,都是神的話。所以,那另一封信可能因神未加保留遺失了。神只選用了由祂的靈感所啟示的書信。

2. 不可與淫亂的人相交(五10-11)

“此話不是指這世上一概行淫亂的,或貪婪的,勒索的,或拜偶像的,若是這樣,你們除非離開世界方可;但如今我寫信給你們說,若有稱為弟兄是行淫亂的,或貪婪的,或拜偶像的,或辱罵的,或醉酒的,或勒索的,這樣的人不可與他相交,就是與他吃飯都不可。”(五10-11)

  這兩節經文堙A保羅說明先前的信所指:“不可與淫亂的人相交”的意思,不是指全世界的人,因為普通的人本來就在這些罪惡中生活。基督徒在這世界上的責任,是要向這黑暗的世界發出福音的真光;信徒若絕對不與這等人相交的話,豈不是要離開世界麼﹖保羅在這堜珓的乃是那些稱為“弟兄”的人。他們在教會堙A卻是“淫亂的……拜偶像的……醉酒的、勒索的……”,教會務必把這樣的人開除,不可與他們來往,免得他們敗壞教會的聲譽。這些“淫亂的……醉酒的……”可能包括下列兩種人:a.教會中的掛名教友,雖然自稱是基督徒,卻完全沒有像基督徒的生活,還是像世人那樣犯罪,教會應該採取行動,否定他們基督徒的身份。b.指教會中犯罪的信徒,若犯了上述那些罪之後,還不肯悔改,教會就該開除他們,以保持教會應有的高尚道德標準。

  “就是與他吃飯都不可”這是指普通的吃飯,還是指信徒一起守聖餐時的“吃飯”﹖有兩種可能的解釋:一種認為,這是指不可跟他們一起守聖餐說的。因上文論到開除犯罪信徒的問題,又談到逾越節的靈意,象徵新約信徒的聖餐(五6-8)。而當時哥林多人守聖餐前先一起用飯,按主耶穌與門徒立新約的時候,也是先吃逾越節的宴席,然後纔吃聖餐。本書十一章所提守聖餐的情形也與吃飯連在一起(21-22節),這堳O羅說:“就是與他吃飯都不可”,這話應該不是指普通的吃飯,而是特指不可跟他們一起守聖餐。但另一種解釋認為這不可吃飯,就是指普通的吃飯,因吃飯代表一種交往,而犯罪的信徒既要開除,就是為免使其他信徒受他影響,所以暫時停止跟這等人交往,是屬於懲罰範圍內的行動。

3. 教外與教內的人(五12)

“因為審判教外的人與我何干?教內的人豈不是你們審判的麼﹖”(五12)

  “教內”是指教會之內,不是宗教的教。這婺挭嬪畯怓鬲し禰i以與外人相交,卻不可與犯罪的弟兄相交。因為世人是根據世上的法律受懲戒,世上法律不定他們的罪,我們就不能定他們的罪;但是基督徒是以神的話作標準,不是以世界的法律作標準。世上的法律有今世執政掌權的人負責,教會無權代理今世的審斷。但教會內的事和教會內的人,教會是有責任審理的。

4. 應當把惡人趕出去(五13)

“至於外人,有神審判他們;你們應當把那惡人從你們中間趕出去。”(五13)

  這話又回到五章二節的題目去。九至十二節是針對這題目所含的教訓加以解釋,是加插進來的一段,解釋先前所提“不可與淫亂的人相交”的理由,這理由正好可以應用在那“收了他繼母”的人身上。把這樣的人趕出教會去,不與他相交,正是保羅先前的信中教訓的意義。而這幾節是提醒哥林多人怎樣應用他的教訓,在怎樣的情形下,用在甚麼樣的人身上才合宜。在解釋完之後,保羅再把話題轉回來,要哥林多人把那犯罪的惡人趕出教會去(注意:請參閱後書二6-11註解)。

>>下一頁



版權所有©金燈台出版社有限公司
www.goldenlampstan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