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約書信詳解.陳終道牧師

以弗所書>>第二段 教會在人前應有之見證(四1至六214)>>參



參.家庭生活(五22至六9)

讀經提示

  1. 聖經要求妻子順服丈夫,是否不平等?
  2. 丈夫是妻子的“頭”,是否代表階級的不同?為甚麼?能否舉例說明。丈夫該怎樣愛妻子?
  3. “要用水藉著道……”這水該怎麼解釋?
  4. 夫妻之結合有甚麼特殊意義?
  5. 為甚麼保羅說“這是極大的奧秘”?(五30)
  6. 僕人服事主人與信徒服事主,是否同一回事?為甚麼保羅把它們混為一談?有甚麼重要教訓?
  7. 主僕的相待有甚麼共同的原則?
  8. 使徒勸作主人的不可威嚇僕人,對當時及今日信徒各有甚麼教訓?

五22你們作妻子的,當順服自己的丈夫,如同順服主;23因為丈夫是妻子的頭,如同基督是教會的頭;祂又是教會全體的救主。24教會怎樣順服基督,妻子也要怎樣凡事順服丈夫。25你們作丈夫的,要愛你們的妻子,正如基督愛教會,為教會捨己;26要用水藉著道把教會洗淨,成為聖潔,27可以獻給自己,作個榮耀的教會,毫無玷污、皺紋等類的病,乃是聖潔沒有瑕疵的。28丈夫也當照樣愛妻子,如同愛自己的身子;愛妻子便是愛自己了。29從來沒有人恨惡自己的身子,總是保養顧惜,正像基督待教會一樣。30因我們是祂身上的肢體。31為這個緣故,人要離開父母,與妻子連合,二人成為一體。32這是極大的奧秘,但我是指著基督和教會說的。33然而你們各人都當愛妻子,如同愛自己一樣;妻子也當敬重她的丈夫。

六1你們作兒女的,要在主媗弗q父母,這是理所當然的。2-3要孝敬父母,使你得福,在世長壽。這是第一條帶應許的誡命。4你們作父親的,不要惹兒女的氣,只要照著主的教訓和警戒,養育他們。5你們作僕人的,要懼怕戰兢,用誠實的心聽從你們肉身的主人,好像聽從基督一樣。6不要只在眼前事奉,像是討人喜歡的,要像基督的僕人,從心媬磽瘥囿漲捕N;7甘心事奉,好像服事主,不像服事人。8因為曉得各人所行的善事,不論是為奴的,是自主的,都必按所行的,得主的賞賜。9你們作主人的待僕人,也是一理,不要威嚇他們;因為知道他們和你們,同有一位主在天上,祂並不偏待人。

  從五章二十二節開始,至六章九節,是本書第二大段中的第三分段,討論基督徒的家庭生活,包括三方面︰(1)夫婦之相待(五22-33),(2)父子之相待(六1-4),(3)主僕之相待(六5-9)。

一.夫婦之相待(五22-33)

  幾乎所有今世的宗教,都在若干程度上,把男女的結合看作屬於不聖潔方面,或把它當作是追求聖潔生活的一種大阻礙。所以他們都主張從事“聖職”的人要守童身。但聖經不但不以夫妻的結合為不潔,倒以為是神聖的。本段經文且以夫妻之關係,與基督和教會之關係相比擬。若夫妻結合是不潔的,聖經怎能如此比擬?神是婚姻的創始人,神怎會創始一些不聖潔的事呢?所以夫婦的結合在本質上是聖潔的,且是神最初為人所定的旨意(創二18)。但聖經對於那些不合法的婚姻,卻視為極污穢的事──“婚姻,人人都當尊重,床也不可污穢;因為茍合行淫的人,神必要審判”(來十三4)。因這種行事,是侵犯並污損了神所設立神聖之婚姻的旨意。所以基督徒應當清楚認識,婚姻乃是光明正大的事,並在這樣的基礎上,照著神的旨意和安排,建立家庭。

  1. 妻子應知如何對待丈夫(五22-24)

“你們作妻子的,當順服自己的丈夫,如同順服主;因為丈夫是妻子的頭,如同基督是教會的頭;祂又是教會全體的救主。教會怎樣順服基督,妻子也要怎樣凡事順服丈夫。”(五22-24)

  有不少人,對這幾節聖經感到困惑,認為難以接受。或以為這是聖經按照當時社會情形所寫的教訓,所以不合時宜。當時婦女在社會或家庭中,都不過是附屬的地位,完全談不上男女平等;但現今男女已平等,這些話已不合潮流。這種解釋無法使忠於聖經的人感到滿意。我們不能以時代潮流來衡量聖經,乃應以聖經的真理來衡量時代的潮流。況且這幾節記載,都是十分明確的話,並無隱晦難明之處,而在新約其他經卷中,亦有類似的教訓,如:西三章十八節,彼前三章一至六節等。所以我們切不可因自己的成見輕忽本段經文的寶貴真理。

  其實多數人只留意這幾節經文的上半,要妻子順服丈夫,便認為男女不平等。這是因他們忽略了它的下文,和這堨段經文的整個教訓。聖經在此並非只叫妻子順服丈夫,而未要求丈夫應愛妻子。聖經是一方面叫妻子順服丈夫,同時也叫丈夫愛妻子。這兩方面合起來,才是這一段經文教訓的意義。不過,應注意的是︰當聖經教訓妻子應如何順服丈夫時,就專講妻子方面的責任,不把丈夫對妻子應有的本分混雜著一起講︰照樣地,當聖經教訓丈夫應如何對妻子時,也不提妻子方面的本分,而專講丈夫的責任。

  現今世人自由平等的思想,實際上是源於聖經。因聖經將所有人都圈在罪人的地位上(加三22;羅三23),又使所有罪人都可根據同一的救法得救,而就在耶穌基督堙坐ㄓ懇S太人、希利尼人,自主的、為奴的,或男,或女……”(加三28)了。這就是自由平等思想的根源。這種思想隨著基督教的發展,而影響了全世界的人,成為現代的“潮流”。這種“潮流”既然發源於聖經,這樣,聖經豈會在夫妻的關係上,又主張男女不平等?但何以聖經在這堳o要妻子順服丈夫?其下文二十三節解明妻子應順服丈夫的理由︰“因為丈夫是妻子的頭”,指出這是神對於家庭所安排的次序。這不是平等不平等的問題,而是關乎崗位和職責的問題。一個國家需要有一個元首,一間學校要有一個校長,任何一個團體要有一位領袖,我們卻不能說那是不平等。因為那是崗位和職責的問題,不是平等不平等的問題。若人人都爭著作元首、校長,或領袖……結果必然發生種種的動亂與不安。在家庭中,若夫婦都爭著作頭,家庭必然沒有平安。國家、學校、社團的領袖是由人推舉或聘請的,但一家之主卻不能由人推舉的。夫婦的結合既由神的旨意所安排,則家庭的秩序亦當由神來安排。神對於家庭的安排是︰“丈夫是妻子的頭”。

  這種安排乃是根據神創造人類時,所賦予男女之不同特長而定規的。我們不能否認,男女由於在生理與心理上之不同,而各有所長。一般來說,男性比較女性勇敢而果斷,女性則較忍耐、細心而溫柔。我們無法否認母親看顧孩子,會比父親仔細得多。我們也無法否認在家庭中許多粗重的工作,由父親來作會比母親更為勝任。如果我們以為男女平等,便是要男女都作相同的事,或都站在相同的崗位,便誤解了平等的真意。平等是消除階級的分別,不是消除職責和才能的類別。男女顯然有不同的特長,神照著祂的智慧和祂所給男女的不同特長,而安排了丈夫作妻子的頭,使他們各盡自己的本分,為家庭謀幸福。

  但注意,丈夫雖然是妻子的“頭”,這“頭”的意義卻不是代表一種階級的分別,只是代表一種功用和職責的分別。夫妻在基督堛漲a位根本是一樣的。聖經從沒有一種觀念,以為一個人只要是男的,他在基督堙A就自然是高一級的;或只要是女的,便自然是低一級的。相反的,聖經給我們看見基督堿あ雰S有男女的分別。我們都是受了“兒子的靈”而呼叫神為“阿爸父”。所以聖經對於男女的階級觀念,根本不存在。

  “丈夫是妻子的頭”,這“頭”是以身體作比喻來說的。按身體與頭的關係來說,雖然頭是在身體之上,但它與身上其他肢體之間,並沒有“階級”存在。實際上它們之間是很難分別大小的。它們的分別全在於對身體的功用不同。但雖然沒有階級大小的分別,卻不是沒有一定的次序和崗位。我們不能把頭安置在腳下,它必然地應當安置在身體之上才適合。這是創造人的神所安排的次序。照樣,在神所設立的家庭中,也必須依照神的安排才有平安。

  一個身體不能有兩個頭,一個家庭也不能有兩個“頭”。在一個家庭的夫妻二人之中,既只能有一個作頭,神便安排了丈夫作妻子的頭。或有人說,為甚麼神不安排妻子作丈夫的頭?這樣問,仍然未擺脫階級的觀念,如果我們認識到它不是一種階級而是一種職責,便不會計較於誰作頭了。反之,若神設立妻子作丈夫的頭,則丈夫豈不會同樣地問說︰“為甚麼不設立丈夫作妻子的頭?”這便成了永遠爭辯不完的問題了!但神按照祂所賦予人的長處而安排了這種家庭的次序,我們唯有順服神的安排了。

  “如同基督是教會的頭”,本句說明神安排丈夫作妻子的頭,是無可辯論的事;正如同基督是教會的頭,是無可辯論的一樣,這乃是神奧秘的旨意,是當然如此的。我們只能照著神的啟示而信服,卻不能理論。

  “祂又是教會全體的救主”,這似乎是加上的一句話,解釋基督所以能成為教會的頭的理由。祂不只是教會的元首,且是教會全體的救主,祂曾捨命流血買贖了教會。祂是教會的頭不但是根據神的旨意,也是根據祂作教會之救主的事實。加上這一句話,暗示丈夫雖然是妻子的頭,卻不可以妄用“頭”的地位欺壓妻子。反之,倒要像基督作教會的頭,負有愛顧、救護教會之責任那樣,來愛護他的妻子。關於這一點,下文有更詳細的討論。

  “教會怎樣順服基督,妻子也要怎樣順服丈夫”,本節說明妻子應如何順服丈夫,就是要像教會順服基督那樣地順服。教會之順服基督是毫無保留的,必然合乎真理的,妻子之順服丈夫也當這樣。基督必然不會使教會作違背真理、不合神旨的事,所以妻子要像教會順服基督那樣地順服丈夫,也說明了妻子之順服丈夫,是在神旨意下之真理範圍內。而這堛滿坐Z事”也是真理範圍內之“凡事”。

  聖經以教會之順服基督,與妻子之順服丈夫比併著來講,表示妻子順服丈夫,除了因為是神對於家庭安排的秩序之外,也因為神要在每一個基督徒的家庭中,藉著妻子的順服丈夫作為一種象徵,來不斷提醒信徒,教會應當順服基督。

  2. 丈夫應知如何愛妻子(五25-29)

“你們作丈夫的,要愛你們的妻子,正如基督愛教會,為教會捨己;要用水藉著道,把教會洗淨,成為聖潔,可以獻給自己,作個榮耀的教會,毫無玷污、皺紋等類的病,乃是聖潔沒有瑕疵的。”(五25-27)

  丈夫要愛妻子,就是丈夫所以能作妻子的頭的理由。從二十五節開始至三十三節的教訓,都是要丈夫愛妻子。這就可以表明,聖經對夫妻之間的關係,並無偏袒丈夫方面的用意。特別是二十二節與二十五節的記載,若將它們比較著來讀,便會發現,雖然這兩節聖經所吩咐的對象各有不同;二十二節是吩咐妻子,二十五節是吩咐丈夫,但其中的語氣與所要求的責任,在原則上是相等的──是很公平的。神對夫妻之吩咐,各有不同,無非因為夫妻在屬靈方面的軟弱和所需要的提醒不同而已。

  “你們作丈夫的,要愛你們的妻子”,妻子何以順服丈夫?因丈夫要愛妻子。丈夫若愛他的妻子,便消除了妻子恐怕受丈夫欺壓的因素了。世人懷疑聖經教訓妻子要順服丈夫是一種男女不平等的觀念,因為他們之中作丈夫的,並沒有照聖經的教訓愛他們的妻子。但基督徒卻不應當這樣,基督徒作妻子的應當順服丈夫,作丈夫的應當愛他的妻子。照著這樣的教訓去行,他們的家庭必有神所賜的快樂與幸福。誠然,人們可以拒絕聖經這種真理的教訓;但拒絕聖經教訓的人,他們的家庭必然得不到神所賜的快樂與幸福。

  丈夫要怎樣愛妻子?“正如基督愛教會,為教會捨己”。這幾節中關於這方面的教訓,有兩層主要的意思。

  A. 要像基督愛教會那樣地愛妻子(五25-27)

  按這幾節所題,基督之愛教會有二︰

   a. 為教會捨已︰丈夫要愛妻子,亦當愛到願意為妻子捨命的地步。本句與上文二十三節末句“祂又是教會全體的救主”互相呼應。一方面說明基督如何愛教會,為教會捨命,又是教會全體的救主,隨時愛顧保護祂的教會;另一方面也說明丈夫應當如何愛他的妻子,隨時留心愛顧保護,甚至為妻子捨命。所以,聖經對丈夫應如何待妻子的要求,絕不下於要求妻子之順服丈夫。反之,妻子應當順服丈夫,也正是因為丈夫愛她,有救護她的責任。

  注意,上文論及教會如何順服基督,是妻子應當如何順服丈夫的榜樣;照樣,本節論及基督如何愛教會,也是丈夫愛妻子的榜樣。

   b. 使教會成為聖潔︰基督愛教會的另一方式,是使教會成為聖潔。“要用水藉著道,把教會洗淨,成為聖潔”,這兩節聖經告訴我們基督愛教會之高尚目的。祂不僅把我們從罪中救出來,並且有一項完全高尚的目的,就是要把我們救到“聖潔沒有瑕疵”的地步。同時也告訴我們丈夫對妻子的責任,應當如何在聖潔之中愛他的妻子。

  “要用水藉著道,把教會洗淨,成為聖潔”,這“水”之解釋,約有兩種︰(1)認為這“水”應指水的洗禮,意即神藉著禮──屬外表的見證,和神的道,把教會分別為聖。(2)認為這水應指聖靈,不應指洗禮,因在這堙坏峇蘌З蛫D”顯示“水”與“道”同是把教會洗淨而成為聖潔的因素,但洗禮的水不過是屬物質界的東西,並無使人在靈性方面可以得著洗淨的功效──“這水所表明的洗禮,現在藉著耶穌基督復活,也拯救你們;這洗禮本不在乎除掉肉體的污穢;只求在神面前有無虧的良心”(彼前三21)。並且屬物質的“水”與神的“道”並無甚麼關聯,而“聖靈”與“道”則有密切的關聯。本書六章十七節稱“神的道”為“聖靈的寶劍”。主耶穌在世時亦曾以水喻聖靈(約七37-39)。事實上人的得救是因聖靈藉著真理的道在人心中工作的結果;信徒過成聖的生活,也是聖靈藉著道在信徒身上的工作。所以這“水”應指聖靈較為合理。

  在此論及教會之“洗淨”,未提及主的血而提及聖靈與道的工作。這不是說在主的血之外還可以藉聖靈和“道”洗淨罪惡。其實任何罪的洗淨,都離不開主寶血的功勞。因為唯有主的血是我們得赦罪的根據。所謂“用水藉著道,把教會洗淨”的意思,實即聖靈藉著真理的光照,使教會得到主的血的洗淨。但在此未明提主的血,因所注重的不是消極方面的赦罪,而是積極方面的“成為聖潔”。

  “可以獻給自己,作個榮耀的教會”,基督洗淨教會之目的,是要獻給祂自己作個榮耀的教會。信徒應當潔淨自己,把自己獻給基督,使基督從我們身上得著榮耀,並能與榮耀之基督相配。教會原是一班污穢的罪人,因基督的救贖而成為聖潔,所以教會過著聖潔的生活,就是證明基督救贖功效之偉大,使基督得榮耀。

  “毫無玷污皺紋等類的病”,“玷污”指外來的污穢,“皺紋”是一種衰老的表記。“毫無污穢皺紋”表示沒有外來沾染的污穢,也沒有衰老疲弱的狀態。反之,倒是十分飽滿,充滿朝氣和新鮮的感覺。

  “乃是聖潔沒有瑕疵的”,上句是消極方面“毫無玷污皺紋等類的病”,本句是積極方面聖潔無疵。“沒有瑕疵”就是絕對的完全,這也可作為“聖潔”之解釋。基督救贖的目的,是要使教會達到這樣聖潔而完全的地步。注意聖經在此並不是指導信徒,如何憑自己的方法追求到絕對完全的境界;乃是把基督要如何工作使教會潔淨,和基督要把教會救到如何高尚的地步之目的告訴我們。使我們知道應向著主的這個目的來生活行事。

  基督徒丈夫愛妻子,也當在聖潔之中,不是放縱情慾、姑息罪惡的愛。反之,作丈夫的應當自己在靈性上追求長進,並藉聖靈的工和真理的道,引領妻子和家人,追求分別為聖的生活,使自己的家庭成為榮耀主的家庭。

  B. 要像愛自己的身子一樣地愛妻子(五28-29)

“丈夫也當照樣愛妻子,如同愛自己的身子;愛妻子便是愛自己了。從來沒有人恨惡自己的身子,總是保養顧惜,正像基督待教會一樣。”(五28-29)

  丈夫愛妻子,除了要像基督愛教會之外;還要像愛自己的身子那樣。每一個人對自己身子的愛護都是十分自然的,遇到任何方面要傷害身子時,便很自然地設法保護自己。並且人們都是最容易想到自己的。這就是丈夫應當愛妻子的另一個準則。

  “……如同愛自己的身子,愛妻子便是愛自己”;這句話表示丈夫應看妻子和自己是一個人,以致妻子所受的痛苦或快樂、平安或危險,都視同身受。這句話也包含著對妻子的忠誠、坦白一如對自己那樣。任何人對自己是不會有任何“私心”和隱秘的,夫妻相待也應當是這樣。

  “從來沒有人恨惡自己的身子”,這是十分自然的常理。這簡單的常理,可以考驗那些作丈夫的是否愛他們的妻子,像愛自己的身子一樣。在此,聖經已經把“丈夫是妻子的頭”的意義,說得十分明白,它絕不是給丈夫甚麼特權,使他們可以在家庭中作威作福,欺凌妻子,反之,乃是要他們“像基督待教會一樣”,對待妻子“總是保養顧惜”,而不是隨意叱罵。

  3. 夫妻結合之奧秘(五30-33)

“因我們是祂身上的肢體。為這個緣故,人要離開父母,與妻子連合,二人成為一體。這是極大的奧秘,但我是指著基督和教會說的,然而你們各人都當愛妻子,如同愛自己一樣;妻子也當敬重她的丈夫。”(五30-33)

  上文使徒以基督與教會的關係,教訓基督徒夫婦應如何相待。在此使徒更進一步指出這種夫妻結合相愛之關係,不特是神對於信徒家庭的一種安排;並且基督徒夫婦的結合,還表明一項重要的屬靈奧秘,就是基督與教會聯合的奧秘。

  “因我們是祂身上的肢體”,小字註明“有古卷在此有就是祂的骨祂的肉”。這和創世記二章二十一至二十五節相合,神用亞當身上的肋骨造成一個女人,而亞當說︰“這是我骨中的骨肉中的肉”。所以本節與創世記的記載對照的結果,顯明夫妻的結合,從人類的開始,就被用以表明基督與教會之關係。所以基督徒夫婦的結合,除了要照神的旨意成立家庭之外,更有一項重大的意義,就是要表征基督與教會之聯合。換言之,夫妻之相待,不特為著家庭本身之幸福,而應當妻子順服丈夫,丈夫愛妻子;也是為著要表明基督對教會的大愛,和教會對基督應有的順服,而彼此照著聖經的教訓相待,藉以作為一個象徵性的提示,激發信徒的愛心。這樣,夫妻的相愛和順服,不僅是他們各人對對方的本分,並且他們也負有一項共同的責任,就是藉著他們彼此的相愛,而見證基督與教會之關係。

  “為這個緣故,人要離開父母,與妻子連合,二人成為一體”,注意“為這個緣故”就是為上節“因我們是祂身上的肢體(是祂的骨祂的肉)”的緣故,所以人要離開父母,與妻子連合。這樣,本節更清楚地表示了基督與教會之連合,以及夫妻之連合為一,這兩件事在屬靈的意義上有重要的關係。夫婦之結合,不僅是神對男女婚姻的一種旨意,並且為要表明基督與教會的合一。

  但夫妻二人,怎樣會成為一體?下文三十二節說:“這是極大的奧秘,但我是指著基督和教會說的”。教會與基督的合一,乃是一個極大的奧秘,我們還不能完全明瞭。而夫妻二人的“成為一體”,可以幫助我們在若干程度上領會教會與基督合一的意義。

  “然而你們各人都當愛妻子,如同愛自己一樣;妻子也當敬重祂的丈夫”,本節回復到上文夫妻相待之教訓上,作為本分段的結論。這結論就是:丈夫方面,應當愛妻子如同愛自己一樣;妻子方面,應當敬重她的丈夫。

二.父子之相待(六1-4)

  1. 兒女應如何對待父母(六1-3)

“你們作兒女的,要在主媗弗q父母,這是理所當然的。要孝敬父母,使你得福,在世長壽。這是第一條帶應許的誡命。”(六1-3)

   A. 應在主媗弗q父母︰聽從父母的教導是兒女最重要的本分。這“聽從”比上文論及妻子順服丈夫的“順服”在語氣上更為嚴重,上文二十二、二十四節的“順服”英文聖經多譯作 subject to 就是“服從”的意思,本節則譯作 obey 就是“遵從”的意思。因兒女對父母不是平等的,他們是站在較卑微的輩分上服從父母。

  兒女不聽從父母,比他們在其它方面的錯失更為嚴重。因為這是兒女對父母方面的主要本分。

  “這是理所當然的”,意即兒女之聽從父母,不獨是聖經的教訓,就是按人的常理來說也是理所當然的。換言之,不聽從父母的基督徒,不獨不是一個好基督徒;就是按普通人的道德觀念來說,也不是一個好兒女。

  提後三章一至二節︰“你該知道,末世必有危險的日子來到。因為那時人要專顧自己……違背父母,忘恩負義……”。指出末世的人必將更普遍地不聽從父母,這種情形在我們現在時代中已經是常見的了。甚至許多作兒女的,完全不把父母放在眼中,這些情形證明聖經的話已日漸應驗,主來的日子已日漸逼近了。

  主耶穌在世上時,雖然知道祂應當以“父”的事為念,卻仍順從祂肉身中的父母回到拿撒勒去(路二47-51);又曾責備法利賽人的虛偽,因為他們自以為當奉給父母的若“作了供獻”(獻給了神),便可以不孝敬父母。這都說明了作兒女的,不可以假借甚麼動聽的理由,而忽略對父母應有之責任。

  但這婺t經在“聽從父母”之前加上“要在主堙迅o個範圍。說明這“聽從”並非毫無限制的。若有父母命令兒女作違背主旨意的事,偷盜、說謊,或其他犯罪的行事,就不是“在主堙赤瑤d圍內,不是基督徒兒女所應盲目聽從的。但基督徒兒女萬一遇到這種情形,仍需要用十分謙虛、恭敬的態度,向父母解釋不能聽從的原因,盡量取得父母的諒解,用溫柔而堅定的態度保持自己的見證。切勿用過於激烈而無禮的態度,以免主的名受毀謗。

   B. 要孝敬父母︰“孝敬”包括順從、尊敬、愛護、使父母感覺愉快的意思在內。“孝敬”是聽從父母的力量,而“聽從父母”卻解釋了“孝敬”的真意。“孝敬”不是父母身後如何追念,而是在他們生前聽從他們的教訓,使他們身心感到快樂。

  “使你得福,在世長壽,這是第一條帶應許的誡命”,本節引自出二十章十二節,及申五章十六節──“當孝敬父母,使你的日子在耶和華你神所賜你的地上,得以長久”。對照舊的經文,可知本節中的“在世長壽”不是指個人的生命長壽,是指在神所賜的產業上得以長久──“在耶和華你神賜你的地上,得以長久”。這應許是神向以色列人整個民族宣佈的,意思是考敬父母的民族,他們的國家必得以長久生存。但“在耶和華你神所賜你的地上,得以長久”,也可以推廣其意義,指在神所賜的產業上得以長久。

  “這是第一條帶應許的誡命”,這堛滿宏|命”應指十誡而言,因二節全節的話都是引自十誡的;而這“第一條”的意思,大概因其他誡命未附有這種得福的應許。

  2. 父母應知如何對待兒女(六4)

“你們作父親的,不要惹兒女的氣,只要照著主的教訓和警戒,養育他們。”(六4)

  “不要惹兒女的氣”就是不要惹兒女發怒的意思。英文聖經是“不要激動他們發怒”。兒女何至向父母發怒?除了因為兒女不孝之外,便可能因為:

   A. 父母本身沒有好榜樣,卻用強制的高壓手段,不許兒女們模仿自己。例如有許多父母自己賭博、飲酒……卻不許兒女效法,“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使兒女心中憤憤不平,覺得父母強蠻無理。

   B. 父母對兒女有偏愛,不公平對待兒女,引起兒女之間兄弟姊妹不和。有偏愛之父母,必沒有和睦之家庭。且使兒女對父母積怨於心,甚至許多家庭悲劇都由此引起。

  所以,父母對兒女,雖然是站在長輩的地位,但也不應妄用父母之權威,使兒女喪失自信心,並對父母抱有懷恨心理。

  “只要照著主的教訓和警戒,養育他們”,雖然父母對兒女可以用權威;但更好是照主的真理來引導他們,使他們受到良好的真理教育。父母的權威,在兒女日漸長大之後,便日漸消減。但真理的權威,卻能終身管束兒女的良心,使他們一生走在正路上。所以基督徒父母應當在教育兒女時,使他們不但為父母的權威而服從,更是為服從“主的教訓和警戒”的緣故而服從父母,這纔是成功的家庭教育。

  “照著主的教訓和警戒”來教育兒女。也就是照主的公義、聖潔、良善、仁愛……之原則教導他們,不是憑自己一時的惱怒,或為了在人前表明自己家教之嚴明,而枉使兒女忍受許多不必要的痛苦。甚至有父母以兒女為發洩自己心中怒氣的工具,無理的打罵苛責,都不合聖經教訓兒女的原則。

三.主僕之相待(六5-9)

  家庭生活第三方面,就是主僕的相待,從五至九節,使徒分兩方面來討論這個問題。

  1. 僕人應如何對待主人(六5-8)

“你們作僕人的,要懼怕戰兢,用誠實的心聽從你們肉身的主人,好像聽從基督一般。不要只在眼前事奉,像是討人喜歡的,要像基督的僕人,從心媬磽瘥囿漲捕N;甘心事奉,好像服事主,不像服事人。因為曉得各人所行的善事,不論是為奴的,是自主的,都必按所行的,得主的賞賜。”(六5-8)

  在此論僕人之待主人有三點要義︰

   A. 要用誠實的心聽從主人︰“要懼怕戰兢”,就是要十分小心謹慎,唯恐失責,富有責任感的意思。正如保羅在林前二章三節,向哥林多信徒論及他自己在哥林多工作如何小心謹慎時說︰“我在你們那堙A又軟弱、又懼怕、又甚戰兢”。這種富有責任心的態度,是作一切事都需要有的。這樣基督徒作僕人的,更應當有這種態度來處事了。

  “誠實的心”是僕人對主人最大的需要。在今日的時代中,很難有誠實的僕人。所以基督徒在誠實上顯出與世人的分別,就是最有力的見證。這誠實應包括工作、金錢、或光陰方面之忠心,不取巧或私己。誠然這樣的世代中,誠實的人可能會被人看作愚笨;但誠實乃是基督徒的特點,世人對基督徒最普遍的印象就是誠實,並且我們的神是誠實的神(約壹一9),因此基督徒必須顯出誠實的見證。

  “用誠實的心聽從你們肉身的主人”,這句話的意義,可以推廣而適用於一切受職者,對他們的僱主或上司,應當誠實忠心。

  “好像聽從基督一般”,本句不是要基督徒僕人將肉身的主人看得像基督,或把他們當作神一般看待。乃是要指出誠實的待人,是不能用兩種不同“法碼”的,誠實的原則對神對人都應當一樣。我們對基督如何忠實聽從,不茍且取巧,則對肉身主人的吩咐也應當同樣忠實,不暗中茍且,才算是誠實的聽從。凡是只為為了怕神的懲治,而對神的事不敢茍且,對人卻取巧詭詐,或是只在可見之人眼前誠實,對不可見之神的事卻不忠實的,都不是真正的誠實。

   B. 用服事主的心來服事人︰“不要只在眼前事奉,像是討人喜歡的,要像基督的僕人,從心媬磽瘥囿漲捕N”,使徒保羅在此使信徒認識到事奉主的另一層意義。就是基督徒不但直接從事聖工才是事奉主,也可以藉著他們所服事的人來服事主。他們可以在自己的職業上,存著要遵行神的旨意,順服基督的心,而忠心工作。使他們原本只是普通的職業,也變成具體意義的事奉。

  “要像基督的僕人”,雖然那些作僕人的,並非像使徒保羅那樣是基督耶穌的僕人;但他們卻可以看自己和服事基督的人一樣,在自己的職位上分別為聖,存著要使基督得榮耀的目的來服事人。這樣做的結果,就使他們不像普通的僕人,而像基督的僕人了!

  “從心媬磽瘥囿漲捕N”,說明了“誠實聽從”主人,是為要遵行神旨意的緣故。換言之,雖然作人的僕人,仍以遵行神的旨意為生活的最高準則。

  “甘心事奉,好像服事主,不像服事人”,怎樣能“甘心事奉”主人?“好像服事主”,把對主人的服事看作是服事主。這是能以“甘心事奉”的力量。大概當時有些基督徒的僕人,不甘心事奉他們信主的主人。正如現今有些基督徒,因為主人(或上司)和他同是主內弟兄姊妹,便以為自己和主人在主堿O平等的,因而輕忽了作僕人應盡的本分。結果,他們的工作比不信主的僕人表現得更壞。使徒提醒這些作僕人的信徒,不可這樣不甘心事奉;乃當看作服事主那樣地服事他們。若所事奉的是主的僕人,就更當這樣了。

   C. 要知道為主所作的都必得賞︰“因為曉得各人所行的善事,不論是為奴的,是自主的,都必按所行的得主的賞賜”,在此所稱的善事,就是指上文所說的,僕人如何在他的工作上忠心,以服事主的心服事主人,並用誠實的心聽從主人,這是僕人方面的最大“善事”。使徒告訴我們,一切作僕人的,能在他們的職位上為主的榮耀而忠心,都必從主得賞賜。雖然他們是向人作工,但他們卻要從主那堭o賞賜。他們在人前所作的,卻是神在天上所喜悅的。

  本節亦顯示,這些作“僕人”的人,不是在行惡方面幫助他們的主人,而是在神旨意範圍內,忠心服事肉身中的主人,所以他們才能從主得著賞賜。

  2. 主人應如何對待僕人(六9)

“你們作主人的待僕人,也是一理,不要威嚇他們;因為知道他們和你們,同有一位主在天上,祂並不偏待人。”(六9)

  “也是一理”表示主人和僕人的地位雖各不相同,但他們各人按自己的本分行善得賞原理卻是一樣的。作僕人的是為著求主的喜悅而在自己的職責上盡忠,作主人的也應當為主的緣故──為顯明主的愛心和基督徒應有之見證的緣故,而善待他的僕人。所以雖然主人和僕人各有不同的地位和責任,他們卻都按照同一的原理以求主喜悅,又各自從主得著應得的賞賜。可見基督徒屬靈方面成就之機會是均等的,不受身外職責地位的影響而有所差別。

  “不要威嚇他們”,這句話針對當時主人對待僕人的方式來說,是十分有用的教訓。因當時奴隸制度為社會所許可。聖經並非贊同奴隸制度,但也不鼓勵用武力去改革這種制度。因為福音的主要任務,不是改革社會,而是藉人心的“改革”間接影響社會。所以聖經是從積極方面勸導信徒,應按主的愛心對待僕人。這樣,便實際上把主僕的不平等關係消滅於無形了!因為主人若按主的愛心對待僕人,僕人也按主的教訓服事主人,彼此之間實際上已沒有階級的膈膜了。

  “不要威嚇他們”,對現時代的人來說,主人們當然不至像奴隸社會制度時代那樣地威嚇僕人。但顯然仍有不少主人,由於輕視僕人的學歷低與貧窮,而欺壓他們;或用極端無禮的態度,肆意責罵他們。這和本處聖經的教訓︰“他們和你們,同有一位主在天上,祂並不偏待人”是不相合的。

  這相同的原則,可以適用於上級之對待下屬,不應利用自己職權的優越而欺壓他們。

  “因為知道他們和你們,同有一位主在天上,祂並不偏待人”,這三句話提醒一切作主人的人,在地上雖有主人僕人之分,但在神面前,決不會因為人在地上這種不同的身分而有所偏待。神不會因為你是主人而格外善待你。反之,不論“主人”或“僕人”,主都是他們的主。他們能否在主面前得著賞賜,全在乎屬靈方面的成就,而不在乎屬世的地位。

  總之,使徒對主僕相待的教訓,亦如夫妻、父子之相待一樣,盡量把他們對待人的態度跟對待主的關係聯起來。使他們一切對人的存心和表現,都為著主的緣故,並向主負責而忠心。這可說是基督徒在家庭或社會之中,與人相處的總原則。

>>下一頁



版權所有©金燈台出版社有限公司
www.goldenlampstan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