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約書信詳解.陳終道牧師

約翰壹書>>第二段  在光明中跟神相交(一5至二17)>>壹



第二段 在光明中跟神相交(一5至二17)

讀經提示

  1. 神就是光,是否表示神是抽象沒有位格的?這句話有甚麼屬靈的教訓?
  2. 甚麼叫做“在黑暗中”?黑暗跟罪有甚麼分別?
  3. 為甚麼人會落在黑暗堙H從第六節看,要怎樣離開黑暗?
  4. 在光明中行是甚麼意思?有甚麼結果?在光明中跟寶血洗淨有甚麼關聯?
  5. 怎樣才可以保守自己常在光明中?留心一章八至十節,為甚麼若說自己沒有犯過罪,就是以神為說謊的?我們得赦罪,是根據神的慈愛,還是根據神的公義?
  6. 若犯罪之後悔改了,又再犯罪,還有希望得赦免嗎?二章一至二節的話是對甚麼人說的?若信徒多次犯罪,求赦還得赦免,是否會叫人放縱,更放膽犯罪?
  7. 二章二節的“中保”原文是甚麼意思?
  8. 按二章四節是否要遵守十誡才可以得救?遵守主的命令跟愛主有甚麼關係?
  9. 住在主堿O甚麼意思?為甚麼說遵守主命就是住在主堶情H
  10. 甚麼是約翰所說的新舊命令?在新約中基督曾給教會甚麼命令?
  11. 按二章八節,“黑暗”已經過去了,真光已經照耀,是否表示世界會越變越好?

一5神就是光,在祂毫無黑暗。這是我們從主所聽見,又報給你們的信息。6我們若說是與神相交,卻仍在黑暗埵獢A就是說謊話,不行真理了。7我們若在光明中行,如同神在光明中,就彼此相交,祂兒子耶穌的血也洗淨我們一切的罪。8我們若說自己無罪,便是自欺,真理不在我們心堣F。9我們若認自己的罪,神是信實的,是公義的,必要赦免我們的罪,洗淨我們一切的不義。10我們若說自己沒有犯過罪,便是以神為說謊的,祂的道也不在我們心堣F。

二1我小子們哪,我將這些話寫給你們,是要叫你們不犯罪。若有人犯罪,在父那塈畯怞酗@位中保,就是那義者耶穌基督。2祂為我們的罪作了挽回祭,不是單為我們的罪,也是為普天下人的罪。3我們若遵守祂的誡命,就曉得是認識祂。4人若說我認識祂,卻不遵守祂的誡命,便是說謊話的,真理也不在他心堣F。5凡遵守主道的,愛神的心在他堶措磞b是完全的。從此我們知道我們是在主堶情C6人若說他住在主堶情A就該自己照主所行的去行。7親愛的弟兄阿,我寫給你們的,不是一條新命令,乃是你們從起初所受的舊命令;這舊命令就是你們所聽見的道。8再者,我寫給你們的,是一條新命令,在主是真的,在你們也是真的;因為黑暗漸漸過去,真光已經照耀。9人若說自己在光明中,卻恨他的弟兄,他到如今還在黑暗堙C10愛弟兄的,就是住在光明中,在他並沒有絆跌的緣由。11唯獨恨弟兄的,是在黑暗堙A且在黑暗埵獢A也不知道往那堨h,因為黑暗叫他眼睛瞎了。12小子們哪,我寫信給你們,因為你們的罪藉著主名得了赦免。13父老阿,我寫信給你們,因為你們認識那從起初原有的。少年人那,我寫信給你們,因為你們勝了那惡者。小子們哪,我曾寫信給你們,因為你們認識父。14父老阿,我曾寫信給你們,因為你們認識那從起初原有的。少年人哪,我曾寫信給你們,因為你們剛強,神的道常存在你們心堙A你們也勝了那惡者。15不要愛世界和世界上的事。人若愛世界,愛父的心就不在他堶惜F。16因為凡世界上的事,就像肉體的情慾,眼目的情慾,並今生的驕傲,都不是從父來的,乃是從世界來的。17這世界和其上的情慾都要過去;唯獨遵行神旨意的,是永遠常存。

壹.在光明中跟神相交該有的認識(一5-7)

一.要認識“神就是光”(一5)

  上文使徒已經說明寫信的目的,就是要把他所認識的父神傳給信徒,好叫他們彼此相交。現在使徒開始介紹他所認識的父的第一樣特性,就是“神就是光”。

“神就是光,在祂毫無黑暗;這是我們從主所聽見,又報給你們的信息。”(一5)

  A. 這堛滿坏”,不是指神的位格,而是指神的性格,和祂的“光”對這黑暗世界所顯出的作用。否則,神便只是無形,無體,無生命的物質……但上文使徒已經很清楚指明主是他們所親眼見過,親耳聽過,親手摸過的神。

  祂是一位賜人光明、溫暖、能力、生命,且是全善、全美、全聖的神。

  B. “神就是光,在祂毫無黑暗”與約一章九節“那光是真光,照亮一切生在世上的人”的意思相似。在這堙孚茷G一切”就是“毫無黑暗”的意思。這也是“真光”的定義。“真光”是不會因黑暗之深重而減少其光亮的。沒有一點黑暗不被祂照亮的。神是唯一的真光,祂是聖潔、光明,不會因世界之污穢與黑暗而變得暗淡。在祂絕對的光明中是不會容納絲毫黑暗的;反之,這真光能照亮一切生在黑暗堛漱H,叫他們得著生命的光(約八12)。

  C. 這也告訴我們,真光是不會怕黑暗的。如果我們以為自己的環境比別人更黑暗惡劣,所以不能發光,是不成理由的。除非不是真光,若是真光,就必會在黑暗中更顯得明亮。不過我們的“光”所能照亮的範圍有限,程度有限,不像神那樣“毫無黑暗”,是能“照亮一切”的光而已!

   D. “神就是光”就是說神是顯明一切黑暗,審判一切罪惡的神。“一切能顯明的,就是光”(弗五13)。誠實顯明詭詐,謙卑顯明驕傲……所以信徒為主發光,一方面榮耀神,一方面顯明世人的罪惡;一方面為神所喜悅,一方面被世人所恨惡。

  E. “神就是光”也含有神就是光的源頭的意思。信徒的光只不過像月亮,反射太陽的光那樣(林後三18)。如果我們的光不明亮,必是因為:(1)遠離光源,(2)有了阻隔,(3)反射器本身不潔。

  使徒一開頭就教導信徒認識神就是光。這跟創造天地時神最先要有的是光的事實也相合。光明的神最先創造的世界絕不是黑暗的世界,但對於被撒但敗壞的世界,神最先要恢復的也是光。

二.要言行一致地離開黑暗(一6)

“我們若說是與神相交,卻仍在黑暗埵獢A就是說謊話,不行真理了。”(一6)

  這句話反映出當時可能有信徒行為黑暗不端,卻在口頭上自稱與神相交;使徒警告他們,如果這樣,就是說謊話了。神是毫無黑暗,是人所不能欺矇的。

  本節從反面說出與神相交的條件,就是必須離開黑暗。這“黑暗”不僅指罪惡的事,更是指一切自欺或不自知的情形。這種情形實際上比罪惡更可怕。就如驕傲是一種罪,但一個驕傲的人,若完全不知道自己驕傲,那就不只有驕傲的罪,而且還落在黑暗中看不見自己。本節的語氣也顯出這個意思:“……若說與神相交,卻仍在黑暗……”,一面在黑暗埵獢A一面還敢說與神相交,這正是一個落在自欺中的人的情形。

  “這就是說謊話,不行真理了。”本節對於“說謊話”給我們一項更嚴格的解釋,就是:如果一個人只用言語表示他心中美好(高尚)的願望,卻不肯實行,也沒有在行動上配合所說的願望,這樣的人就是說謊話的,他所說的美好的願望也是虛假的。因此言行不一致就是說謊了。本書常有類似的句法(一10,二4,四20,五10)。

  本節暗示一個人會落在黑暗中的原因乃是由於不用“誠實”的心敬拜神。不注重實際的追求,只貪求人前的虛榮。一面說與神相交,一面卻行在黑暗中,正如一個人口婸#n到禮拜堂,人卻到了跳舞廳。

  但與這位毫無黑暗之神相交,就必須確實地離開黑暗。絕不能僅用言語,或單憑一種不準備實行的願望。我們絕不能帶著絲毫黑暗或不誠實的成分與神相交。我們內心中的任何些微的虛假,都不能在祂的光中隱藏。

三.行在光中的自然結果(一7)

“我們若在光明中行,如同神在光明中,就彼此相交,祂兒子耶穌基督的血也洗淨我們一切的罪。”(一7)

  上文第五節既說“神就是光”,那麼在光明中行事為人的意思,就是在神堶惘璅え陘H。這也就是:在神聖潔的臉光之中,或在神真理的亮光之中,完全不必掩飾地行事為人……所有帶罪和黑暗成分的事,都是不能在光明中行,而需要遮掩著行的。這些事都是在神的旨意以外的,都是損害人的,結果都會成為個人與神相交,或信徒彼此相交的阻隔。但如果我們在神的旨意和光明中行事,就自然地彼此相交了!“如同神在光明中”,意即如同神那樣毫不容納“黑暗”地行在光明中,這樣,就與神合一了。

  本節論在光明中行,有兩項結果:

  1. 彼此相交(一7)

  何賡詩譯本作“我們就彼此同結團契了”。這彼此相交,原文是指信徒之間的彼此相交。( N.A.S.B.譯作"we have fellowship with one another")但也可以包括與神彼此相交的意思在內。因按第三節下,信徒與使徒相交,而使徒乃是與父並祂兒子主耶穌相交的。可見信徒彼此的大團契,是因為在神的生命中與神聯合而有的。注意:團契的意思就是“共同分享”。我們若行在光明中,就共同分享到神的恩典和屬靈的喜樂,並且也叫神因我們的合一相交而有所享受了。

  這些就是行在光中的自然結果。就像住在同一間房子堛漱H,自然會天天見面,不用另外尋訪,也必然相遇的了。

  2. 寶血洗淨(一7)

  行在光中的第二個自然結果,就是常得著耶穌的血洗淨。在這堜珨〞滿妞~淨”偏重於得救以後的經歷(當然也包括初信而得潔淨的經歷)。因為這堜珨〞滿壯畯怴芋A乃是已經得著第一次洗淨而得救了的人。主耶穌的血不但在我們初信時“洗淨”我們這個人,也能在我們信了以後,不斷洗淨我們生活上的不潔,只要我們在光明中。按何賡詩譯本,本節下半句作:“祂兒子耶穌的血,也潔淨我們,使我們『脫離』一切的罪。”新舊庫本也譯作“脫離”。

  在這塈畯怓搢ㄐ坏”與“血”的關係。人必先得著光照才能得著血的洗淨。若還在黑暗中,主的血是不會洗淨他的罪的。人若只在口堥D主血洗淨,卻沒有真正知罪的心,他的祈求是虛偽的;因為他根本還沒有得著光照,還在黑暗堙C就如上節所說:“我們若說是與神相交,卻仍在黑暗埵獢A就是說謊話……”這樣說的人根本不是真正要與神相交,他所說的是虛謊的。

  所以行在光中和離開黑暗實際上是同一件事的兩方面,是同一動作,不是分開的兩種行動。但我們若行在光中,就可以常得主血的潔淨,常存清潔無愧的良心,而得能力,勝過罪惡。例如一個人偷了別人的墨水筆,只求神赦免,卻不肯歸還那枝筆,還想把它據為己有。這樣的求赦免,實際上只是安慰良心,並不是真的得光照。因為他根本還沒有看見罪的可憎厭,還不肯丟棄罪。

>>下一頁



版權所有©金燈台出版社有限公司
www.goldenlampstan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