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約書信讀經講義:猶大書 / 陳終道 著

猶大書>>第二段 宗旨(3-4)>>壹



第二段 宗旨(3-4)

讀經提示

  1. 猶大為甚麼要寫這封書信﹖他怎樣為真道熱心﹖教會當時正面對著甚麼危險﹖
  2. 甚麼是“一次交付聖徒的真道”﹖
  3. 按第四節,猶大告訴信徒,假師傅是怎樣的人﹖

3親愛的弟兄阿,我想盡心寫信給你們,論我們同得救恩的時候,就不得不寫信勸你們,要為從前一次交付聖徒的真道,竭力的爭辯。4因為有些人偷著進來,就是自古被定受刑罰的,是不虔誠的,將我們神的恩變作放縱情慾的機會,並且不認獨一的主宰我們主耶穌基督。

  這兩節經文說出猶大要寫這書信的原因,似乎當時信徒受到一些誘惑,以致猶大不得不寫信給他們,為真道爭辯。

  “我想盡心寫信給你們”,寫信是初期教會使徒們或神的僕人最注重的工作之一;雖然當時的交通是那麼的不方便,書信要靠人帶,遠比不上今天,但使徒們除了口傳之外,還是盡量的寫信來勸勉信徒,可見在教會的初期,已很注重文字的宣傳,可惜今日的信徒,很少注意文字工作的價值。在一九六四年有一項統計,每逢基督徒發一張單張論到神時,那些無神主義者已發出一百張單張論到無神。基督徒實在應該醒悟過來,神賜人有智慧聰明,發明了各種印刷技術、紙張、交通和郵遞的便利,並非只為魔鬼使用,而是要我們使用。但今日神的兒女,並沒有充分利用神所賜的智慧,和所發明的工具。假如初期的教會,使徒沒有利用寫信去勸勉信徒,那麼今天我們就不能在寶貴的聖經堭o到這許多的真理教訓。

壹.在猶大方面的熱心(3)

“親愛的弟兄阿,我想盡心寫信給你們,論我們同得救恩的時候,就不得不寫信勸你們,要為從前一次交付聖徒的真道,竭力的爭辯。”(3)

  為甚麼猶大要在信內說,他要盡心地寫信給他們,勸勉他們呢﹖因為他們是他所愛的。猶大稱他們作弟兄,不只是口頭上講講而已,而是真有愛心的,他這麼熱切地寫信給他們,勸勉他們,就可以證明他的愛心了。當你看到自己所愛的人受到迷惑時,你必定會極力阻止他,盡你一切所能去挽救他。相反地,假如你毫不關心,不提醒,不勸戒,也不阻止,那證明你並不愛他。寫信雖是一件普通事,但猶大卻要盡心去寫,這意思就是盡量用最適當的話,發揮真理,指明他們的錯誤,使信徒得幫助。這是一個忠心的神僕對神工作所存的態度。猶大是個有負擔的工作者。

  “論我們同得救恩的時候,就不得不寫信勸你們。”可見猶大曾在受書人當中工作過,所以他在此追想過去,怎樣跟他們同蒙主的救恩,神又如何施恩給他們!想到這一切,猶大就不能不寫信勸勉他們,免得辜負神的恩典,也恐怕他過去所勞苦的工作受到虧損。他對主的羊群遭受試探,對弟兄在真理上受人誤導,有不得不說的熱切。他的良心不允許他裝聾作啞。

  “同得救恩”,這句話不但表示回憶以往的恩典,他說明了猶大與這受書人有共同的關係,同是神的兒女,在靈性方面是骨肉之親,所以義不容辭地寫信勸勉信徒,不要陷入錯誤的路上。

  雖然他們是同得一樣的救恩,但有些人長進,有些人退後;有勸勉人的,也有受人勸勉的;甚至有被誘惑的,也有能幫助人勝過誘惑的。

  “要為從前一次交付聖徒的真道,謁力爭辯。”這婸〞滿坐@次”,原文是 hapah“一次過”的意思,英譯本 N.A.S.B.譯作 once for all,但這話是指哪次呢﹖在聖經堥S有清楚地指出,有哪一次是主耶穌將真道交付教會,但按馬太和馬可的最後一章,跟徒一章八節,基督復活升天之前曾吩咐門徒到普天下去傳福音,似乎十分類似這堜珨〞滷N真道交付給信徒。但“真道”原文 pistis 是“信心”或“信仰”的意思,在此,按上下文來看,是指我們所信仰的整個福音內容。這福音是基督一次所成功的,祂一次受死,就成了永遠贖罪的事實,這一次成功的救贖工作,就使我們可以享受神兒女的權利和屬天的各種福分。這一切都是我們信仰的內容,也是一次交付聖徒的真道。按照整體來說,這救恩是由基督一次所完成,又由教會一次領受了,故在基督升天後,這真道信仰的內容和傳揚真道的責任,就已交付給教會了。我們是有責任為祂竭力爭辯,不可讓任何其他異端來攪擾或混亂信徒的心思。所以猶大要竭力爭辯。這並非關乎個人的觀點,或對聖經某一部份的見解不同,而是有關整個基督救贖的事實跟我們信仰的基本道理,也可以說是聖經全部的完整真理,因全部聖經的啟示,都是以基督的救贖為中心。

  異端的出現,誠然是會引起教會的擾亂,但也是神的僕人在忠心、膽量、智慧及屬靈生命的程度上,受到考驗的最好機會。

  信仰不是一種神學理論,也包括生活行為;真正的信仰,是和生活行為分不開的。當時信徒受到假師傅道理的攪擾,以為信仰可以跟生活分離,可以放縱情慾而同時又可以相信獨一的真神,這完全是混亂真道,所以猶大在下文特別指出假師傅的錯誤和他們的罪惡。那些把神的恩典變作放縱情慾機會的人,他們所行的事,一定會受到神的審判。

  猶大的爭辯,並沒有用血氣相罵或相爭,或帶著肉體的感情,去針對其中的任何一個人,而是按照真理爭辯,不單是口頭上得勝,而且在自己的實際生活中有見證,顯出基督的溫柔,將真理表明不是憑惡毒的話語。他這樣竭力而又很適當的為真道爭辯,可見他對真道既有透徹的認識,又有熱切愛主的心。許多信徒,常為自己肉身的過失爭論,卻忽略了我們今天更重要的責任,是為我們的信仰生活和那一次交付我們聖徒的真道而爭辯。要藉言語、文字跟我們的生活,講明基督福音的真正功效和意義。

>>下一頁



版權所有©金燈台出版社有限公司
www.goldenlampstan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