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約書信讀經講義:猶大書 / 陳終道 著

猶大書>>第三段 引證(5-11)>>參



參.所多瑪蛾摩拉(7-8)

“又如所多瑪、蛾摩拉,和周圍城邑的人,也照他們一味地行淫,隨從逆性的情慾,就受永火的刑罰,作為鑑戒。這些作夢的人,也像他們污穢身體,輕慢主治的,毀謗在尊位的。”(7-8)

  在此猶大另舉出所多瑪和蛾摩拉被毀滅的事為例。這兩個城代表世界的情慾,它們特別顯著的罪惡是淫亂。在創十九章可以知道,天使奉命前往毀滅這兩個城時,先到羅得的家中,而城中的人竟然要羅得將天使交給他們侮辱,可見當時的人淫亂風氣多麼厲害。猶大的意思就是說,這些假師傅跟假弟兄所犯的罪,和放縱情慾的情形,就好像當時的所多瑪、蛾摩拉城的人一樣。

  “也照他們一味的行淫”,這“他們”是誰﹖如指上文第六節的天使,那就是附和創六章一節所講的神的兒子,就是天使墜落和人結合的講法。這淫亂的行為,就是指天使的淫亂。但問題是在下一句,“隨從逆性的情慾”,其實天使怎會有人所有屬身體的情慾呢﹖按神的創造來說,人如果順著他本性的慾望是正常的,滿足身體的慾望並不是罪(參考羅一26-27)。但因人犯罪的結果,常常不會約束自己的慾望,以致人身體上的慾望變成反常,而隨從逆性的情慾。所謂“逆性的情慾”應指變態的同性戀(羅一26-27)或反常的性犯罪。這種關乎肉身的慾望,是有肉身的人所有的,天使沒有肉身,他們當然不像人那樣有肉身的“情慾”,魔鬼犯罪不是因姦淫,是因驕傲。前者是關係品性的罪,後者卻是必須有身體纔會有的罪。

  所以這“他們”,應該指所多瑪、蛾摩拉城的人,或指上文的假師傅更為恰當。

  “就受永火的刑罰作為鑑戒”,這堿鬲し羃〝狾h瑪、蛾摩拉所受的毀滅是永火的毀滅﹖不錯,神從天上降火,將兩城毀滅,但猶大書卻用“永火”,到底是否指這兩城當時所受的毀滅正是地獄之火那樣的毀滅呢﹖我們應該注意,猶大在此所舉的例雖然是指所多瑪和蛾摩拉,但實際上卻是指著這兩城犯淫亂罪惡的人,所以這堜珨〞滿坏瓣鶠芋A並非指這兩城所受的火是“永火”,而是指這兩城中犯罪的人,在這兩城毀滅時,也失去了可以悔改的機會,他們因而進入永遠的滅亡堙A受永火的刑罰。神對人罪惡的容忍是有限度的。當神報應的時候到了,就不再給人悔改的機會而收回他們的性命。這樣的死去,就是永遠的滅亡,也就是永火的刑罰。所以,按所多瑪、蛾摩拉兩城的人來說,他們是因神用天上的火毀滅這兩個罪城而進入“永火的刑罰”堨h的。

  “作為鑑戒”,這是說神所施行在所多瑪、蛾摩拉兩城的審判和刑罰,是要警戒後世的人;如果世人還照他們那樣犯罪,就要受同樣的審判和刑罰。所以這經文的意思是表示神古時施行在所多瑪、蛾摩拉的刑罰,日後也會同樣施行在犯罪的世代堙C審判一定會臨到一切犯罪的人。

  “這些作夢的人,也像他們污穢身體”(8),“這些……人”應該指假師傅,“也像他們”指像所多瑪和蛾摩拉。聖經稱假師傅假弟兄為“作夢的人”,意思是他們的想法是夢想,很快就會消逝,他們所打算的都不能持久,也不能在神前站立。“污穢身體”,應該是指上文所講的淫亂和放縱情慾的罪惡,這些假師傅假傳道,他們在男女關係上是不潔的。

  “輕慢主治的”,主治的原文是 kurioteeta,這字在新約共用四次(弗一21,西一16,彼後二10及本節)。原意是主權,照新約這四次的用法,它的意思都不很明顯,比較穩當的解釋是指神自己,或神所設立的掌權者。因不論是誰,一切權柄都是從神而來,正如保羅對羅馬教會的人說:“在上有權柄的,人人當順服他;因為沒有權柄不是出於神的;凡掌權的都是神所命的。所以抗拒掌權的,就是抗拒神的命;抗拒的必自取刑罰”(羅十三1-2)。所以,“輕慢主治的”,可以穩妥地解作假師傅輕慢神的權柄,跟神賜權柄的人,包括地上的政府,跟教會中掌權的人。他們輕慢地方政府的律法,因他們所行的事,常是不法、不按正道而行的,他們也輕慢神僕的權威和教訓,妨礙神僕治理教會的工作。  

  “毀謗在尊位的”,“在尊位”doxa,是榮耀光輝的意思。在新約中多數指神的榮耀或從神來的榮耀(如太六13,可十37,路二十四26,約十七5……)。在此指一般在尊位的人,或是神所給在地上政府中有地位的人,或教會中神的僕人,他們當然也都是有尊榮的。假師傅是喜歡毀謗這些在尊位的。所有的異端,在他們要擾亂教會的時候,必先毀謗教會堣騆受人尊敬的神僕,或是領導教會的負責人,叫他們失去信徒的信任,然後用他們錯誤的道理搖動信徒的信心,使信徒離開神僕的教訓而聽從他們。

>>下一頁



版權所有©金燈台出版社有限公司
www.goldenlampstan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