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約書信讀經講義:猶大書 / 陳終道 著

猶大書>>第五段 預言(14-16)



第五段 預言(14-16)

讀經提示

  1. 以諾與神同行(創五24)是否包括以諾為神傳說預言﹖(參創六9,彼後二5)
  2. 以諾預言主再來時要審判一切不敬虔的人(留意15-16),這些人是誰﹖猶大為甚麼把一切不敬虔之人將要受審的事與假師傅相提並論﹖
  3. 十四至十六節這三節經文提到不敬虔的人怎樣行事為人﹖

“亞當的七世孫以諾,曾預言這些人說,看哪,主帶著祂的千萬聖者降臨。”(14)

  亞當的七世孫以諾的事,記載在創世記第五章。來十一章五節,提到各時代信心的偉人時,曾說到以諾因著信被神接去。但這堛滌O載,不但說以諾與神同行,他當時還照神的旨意傳講預言。由此看來,聖經所說與神同行的人,也是古代神所使用的傳道人。挪亞與神同行,也是傳義道的人,所以根據猶大書所記載的,可說以諾是聖經堻怞酊漸知,他所說的預言,是關乎主耶穌第二次降臨,以本節經文和以上各節相比較,可見這堜珨〞漪O主耶穌第二次再來。既預言基督第二次降臨,那就可以推想到他所說有關基督的事中,也必提到祂第一次的降臨。關於以諾講預言的事,聖經其他的地方全無記載,有人以為猶大在此,是引證聖經以外的“次經”以諾書所說的話。但何以見得猶大必須引用“次經”﹖猶大不引證次經就不能受靈感講論以諾的事麼﹖他若純然因為自己得啟示而如此教訓信徒,也絕無可怪之處。

“要在眾人身上行審判,證實那一切不敬虔的人所妄行一切不敬虔的事,又證實不敬虔之罪人所說頂撞祂的剛愎話。”(15)

  這節經文與其他的經文記主耶穌再來的時候是為著施行審判,而非施行拯救的意義完全相符。

  “不敬虔的人”,雖然未必一定指假師傅和假弟兄,但在這媕雩茯O指著上文的假師傅。雖然他們現在在教會所做的可以欺騙一部分的人,但有一天當主來審判時,他們所有虛假的屬靈行為必定會顯明出來。到那時,主也必證實不敬虔的罪人所說頂撞祂的剛愎話。現在那些不敬虔的,不信的,無神的及掛著基督的招牌而實際上是無神主義者的,他們憑自己主張所講的各種錯誤的道理雖然在現時代的群眾中有人跟從擁護他們,以致他們自成一派,在真理與錯誤極難分辨的現時還能得勢,但有一天就是是主再來的時候,必要證實他們所講剛愎的話,實在是頂撞神,且要受應受的審判。

“這些人是私下議論,常發怨言的,隨從自己的情慾而行,口中說誇大的話,為得便宜諂媚人。”(16)

  “私下議論”,在原文是 goggustai,意即“怨恨者”或“喃喃不絕地抱不平”,這句話應與下文“常發怨言”連在一起。他們對自己不能在人前得更高的地位,受人更多的尊敬,享受更大的權利而感到不平,常私下議論,埋怨神的不公平跟人對他們有偏心。在他們隨從自己的私慾行事之前,他們常藉這等埋怨掩飾自己的罪行,彷彿說他們所有的惡行都是由於神和人對他們不公平的緣故。

  “隨從自己的情慾而行”,“情慾”在這堿O複數的。他們本來就是死在罪惡過犯中的人,當然是只能隨從情慾行事,受自己肉體各種敗壞的私慾所支配。這也是與上文四節所說,將神的恩當作放縱情慾的機會,和所引證有關所多瑪、蛾摩拉人的淫行互相呼應,表示這些人的行為全是污穢的。按彼後二章也曾類似地說到那些假師傅用肉身的情慾和邪淫的事引誘那些剛脫離妄行的人。他們縱情逸樂,以為這是人天性的需要,完全做了情慾的奴隸而不自知。 

  “口中說誇大的話”,這正是魔鬼的個性。魔鬼是喜歡高抬自己並說誇大的話。但以理七章所提的小角,及啟示錄十三章所提的獸,都喜歡說誇大的話。現世代愈趨向於“結局”,所以這世代的人也愈來愈喜歡說誇大的話。

  “為得便宜諂媚人”,他們並沒有崇高的品格,說話行事,只看那埵釦Q益,就隨從那方面人的喜好;為要得著便宜,就寧願降低自己,去奉承有錢有勢的人。這樣的行事與真正的傳道人相反。使徒保羅在帖前二章五節中對帖撒羅尼迦的人說,他從沒用過諂媚的話;雖然保羅有時也用稱讚的話鼓勵信徒長進,但他並不諂媚他們,或存不誠實的心,為了得人的好處,而造出一些理由誇獎或稱讚人,討人的歡心。基督徒雖然應該有謙卑柔和的性情,不自誇自大,但也無需在人前顯出自己的卑賤可憐,去奉承有權有勢的人,希望得好處,這是小人的所為,是基督徒所不該做的。

>>下一頁



版權所有©金燈台出版社有限公司
www.goldenlampstan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