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GoldenLampstand.org

金燈臺活頁刊
1997.7 第70期

聖地花果(四)

天涯芳草

區應毓

 

  聖地的土產牛膝草非常吸引我們的注意,遍地野生的花草,微風吹拂如稻浪般搖擺。牛膝草的中央花蕊如蘆葦或粟米般,約有六尺高。花蕊如絨毛般,可作吸水用,故此,猶太人常用牛膝草作為塗漆工具。

  當以色列的民族英雄摩西,仗着神的大能,帶領以色列人出埃及時,他吩咐以色列人各家各戶,在出埃及的那一夜,宰了逾越節的羔羊,然後拿一把牛膝草,蘸了羊羔的血,塗在門楣和門框上。(出一二:22)。當夜滅命的天使會來擊殺埃及境內的頭生長子,但是,當他到了門楣和門框上塗了羔羊之血的家庭,就會越過了此家,不加害家裏的長子,結果,因着此災,埃及王法老終於答應容許以色列人離開埃及地。牛膝草也成為了以色列民族蒙神拯救,脫離極權而獨立的標誌。行文至此,我也想起了中國南宋時期一位民族英雄辛棄疾,他目睹宋室國勢不保,權臣昏庸,怯懦嫉賢,金人犯境,中原失守。他寫了一首詞賦,以風雨一春去落紅來暗喻宋室偏安難保。他居安思危,為國家嘆息地問:“春且住!見說道,天涯芳草無歸路”(摸魚兒)。哀傷之餘,辛稼軒大叫呼春:“春天啊,不要走呀”,可惜春天留不住的。稼軒就如天涯芳草般蒼涼落寞!

  天涯芳草雖有愛國的熱忱,然而總是帶着怨憤淒迷,抑鬱悲苦慨嘆。不過聖經所提到的牛膝草,雖有沉鬱之處,譬如耶穌被釘十字架上時,羅馬兵丁用海絨蘸滿醋,綁在牛膝草上,送到耶穌的口。然後,耶穌嘗了那醋,就說:“成了”,便低下頭死了(約一九:30)。此情此景,鬱勃激盪充塞着我。然而,聖經裏所提到的牛膝草卻是在鬱結中得解脫,耶穌的死卻成就整個救恩的計劃。按着定命,人人都有一死,死後且有審判,但是,當耶穌來了,他代替了世人,死在十字架上,接受了父神的審判。救恩完成了,今天,凡是相信耶穌的人,就不被定罪,反而得永生。

  再者,牛膝草也是以色列人行潔淨之禮時,所採用的工具。當患麻瘋的病人痊癒後,他要用牛膝草在房子內進行潔淨之禮。故此詩人大衛如此題詩說:“神啊,求你按你的慈愛憐恤我,按你豐盛的慈悲塗抹我的過犯。求你將我的罪孽洗除淨盡,並潔除我的罪…求你用牛膝草潔淨我,我就乾淨。求你洗滌我,我就比雪更白”(詩篇五一:1,2,7)天涯芳草無歸路雖然怨憤凄迷,但是牛膝草清潔人心。何況耶穌將來自己無瑕無疵地獻上,豈不是更能洗淨我的心!

 


https://www.goldenlampstand.org/glb/read.php?GLID=07005
©1986-2021 金燈台出版社有限公司 Golden Lampstand Publishing Society (HK)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