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GoldenLampstand.org

金燈臺活頁刊
1997.7 第70期

不怕人怒的先知

于中旻

 

  所羅門王是空前絕後的智慧人,但因為有許多外邦妃嬪誘惑他的心,影響他犯罪離開神,招致神的忿怒。在他死後不久,王國分裂,由統一的強國,分成了南北兩個弱國:以色列和猶大。

  到了公元前八世紀,以色列和猶大都進入了一段比較安定繁榮的時期,由兩個英明而在位最長久的王統治:猶大王烏西雅(又名亞撒利亞)及以色列王耶羅波安二世,鄰近的強國亞述,敘利亞和埃及國勢都漸衰落,不常爭雄侵凌,使猶大和以色列有甦息的機會,相對的漸漸強盛,頗有中興的氣象。在這適合的國際環境中,有利於通商,南北兩國不再有戰爭,亞非二洲的交通恢復了,商貿往來,貨品交流,以色列和猶大地在中間,獲得了豐厚的利潤,富庶發達起來,人民追求物質的享受,社會趨向奢華,但貧窮的人仍然貧窮,連基本的需要都無法滿足,淫侈浪費的富人,對他們卻不加顧念。

  世界上的事,並不是偶然發生的,是至高的神在人間掌權。不幸,在順遂發達中的人,卻忘記了神。他們盡情的縱慾,盡情的享受,去崇拜偶像;而崇拜偶像的儀式中,又多有宴樂狂歡的節目。他們像是不再有明天,更不曾想到別人,不曾想到人間的公義和神要施行的審判。大家都在歌頌國泰民安,經濟起飛,國勢強大,慶祝昇平。

  先知阿摩司,一個異鄉人,從猶大來到北國的京城撒瑪利亞。他的出身只是個牧人,沒有受過正式的神學訓練;他的信息,卻極為嚴謹,指責人的罪惡敗壞,社會的不公不義和宗教的邪淫,並且宣佈神的審判和刑罰。

  有兩年的時間,阿摩司這樣不停的宣講。起初,人們不注意,由他講去,後來,這樣的話聽得多了,覺得掃興,覺得厭煩。接着,上層社會的人感到有些不安了;而下層社會的窮人,因為先知為他們說話,更因為他傳的信息是叫人悔改,歸向從前啟示的真道,就相信他,跟從他。他說:“你當預備迎見你的神”(摩四:12)!

  想不到,最對先知阿摩司反感,最受不了的,竟是宗教人士!原來北國以色列從開國的王耶羅波安一世開始,就發明了一種混合宗教,是把迦南民間崇拜巴力金牛犢的原始儀式,與對真神耶和華的敬拜融合在一起,名義上仍然是敬拜耶和華的宗教,卻採用了崇拜偶像的內容,在北邊的城但和南界的伯特利城,各造了一個金牛犢;又因為潔身自愛的利未人,不肯參與這種官辦宗教,就隨便接受無業的人來充任祭司。

  伯特利官辦宗教的祭司亞瑪謝,對先知阿摩司很有反感,因為對他的行業是一種威脅。事實上,亞瑪謝已經感受到阿摩司信息所產生的影響。人民聽了先知所傳神的話,敬畏耶和華,知道了拜金牛犢的錯誤,紛紛獨立在家祈禱敬拜神;金牛犢祭壇前盛大的場面不見了,他的生意清淡了許多,獻祭的人少,等於祭司的收入減少;如何維持奢侈的生活享受?祭司豪華的避暑與避寒房屋如何維持?這些都是問題。先知以利亞在迦密山的一幕,不由自己的湧現在亞瑪謝的心頭:人民會聽從先知的話,一舉殺了巴力先知四百五十名,基順河的水流都紅了(參王上一八:16-40)!信仰可以變為行動。信仰就是力量,有時是可怕的力量!

  亞瑪謝想出了壓制正確信仰的方法,他要借用政治勢力:控告阿摩司鼓動人民造反!

  伯特利的祭司亞瑪謝,差人祕密的上道,到撒瑪利亞去,向以色列王耶羅波安報告:“阿摩司在以色列中,圖謀背叛你;他所說的一切話,這國擔當不起!”然後,說假話的人,從來不計較添枝加葉,他再造上幾句更危言聳聽的話:“阿摩司說的:‘耶羅波安必被刀殺,以色列民定被擄去離開本地’。”亞瑪謝又怕先知阿摩司被傳拘去見英明的耶羅波安王,如果讓他有見王當面辯白的機會,必然會拆穿他的謊言;因此,他雖然心裏懷恨,卻親自去拜訪先知,向阿摩司關心說好話,像是主內的弟兄一樣,報告他機密的內幕消息:“王震怒了,想要殺你;你是猶大人,背井離鄉自然有許多不方便的地方,會招致人懷疑。你在本鄉不是有夠多的事奉機會嗎?人還是在本鄉的好。逃命吧,回去吧!你這先見哪,要逃往猶大地去,在那裏餬口,在那裏說預言。卻不要在伯特利說預言,因為這裏有王的聖所,有王的宮殿”(參摩七:10-17)。亞瑪謝的意思是說,咱們是弟兄,不要在他的地盤,這裏有王經營的宗教,人手已經夠了,你可以走吧,當然這是出於好意。

  但阿摩司是神的僕人,他不是為混飯餬口作宗教人,也不是隨自己的意旨在哪裏工作,也不會為了人的恐嚇而逃走。他說:“我原不是先知,也不是先知的門徒;我是牧人,又是修理桑樹的。耶和華選召我,使我不跟從羊群,對我說:‘你去向我民以色列說預言。’”他沒有選擇,只有聽命;如果不是神發命令,也不能離開。因為他有內心的平安,所以能站立得穩,“凡事不怕敵人的驚嚇”(腓一:28),甘心為主受苦。阿摩司指出,外面的環境會改變的,“人正說平安穩妥的時候,災難忽然來到”(帖前五:3);亞瑪謝的妻子要淪為妓女,兒女要被刀殺死。

  二年之後,大地震忽然臨到,以色列人眼看着他們建造的高樓美室倒塌了。許多人被震醒了,才知道神在人的國中掌權,才知道人積聚的財富不是倚靠,看似平平的環境會改變的。不久之後,耶羅波安二世崩逝,安定和富強也隨着他崩潰。政治上的混亂恢復了,一年之內換三個王,災難相繼而來;最後,國亡了,人民被擄去,分散各地。

  主的僕人有主賜的真正平安,不是世人能賜的,也不因環境而改變。主耶穌說:“我留下平安給你們,我將我的平安賜給你們…你們心裏不要憂愁,也不要膽怯”(約一四:27)。有主賜內在的平安,可以勝過任何患難,不怕面對任何風暴。

 


https://www.goldenlampstand.org/glb/read.php?GLID=07007
©1986-2021 金燈台出版社有限公司 Golden Lampstand Publishing Society (HK)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