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GoldenLampstand.org

金燈臺活頁刊
1997.11 第72期

出於污泥而不染

陳方

 

經文:但以理書第一章

引言

  黎爾說:“生命是單程路,不會走回頭,明白這個事實,就能踏實生活,計劃將來。”每年神賜予我們三百六十五日,賜予我們新的機會,生命是單程路,我們要踏實生活,計劃將來。寫荒漠甘泉的考門夫人說:“我們一生的座右銘應該是:對已逝的昨天,心存感恩,對眼前的今天,努力奉獻,對未來的明天,付托主前!”今天讓我們從但以理先知的身上學習如何過一個不妥協,出於污泥而不染的生活,完完全全的將我們的明天付托在主的面前!尼布甲尼撒推行懷柔政策,將俘虜中有潛質的人訓練成出色的政治家。但以理是其中一位,他能出於污泥而不染,主要是他擁有兩大特質。

一.有很強的屬靈分辨能力

  巴比倫的訓練有三年,訓練課程有三方面,一,迦勒底的文字言語;二,改名換姓;三,喫皇帝御用的膳食。但以理之所以能出於污泥而不染,因為他有很強的屬靈分辨能力:

  1.迦勒底的文字言語:(4節)巴比倫的文字和巴比倫的一切文化資源。

  早年在新加坡政府部門的公務員都要學馬來文。香港政府從前任命的華人高官,都必須具備精深的英文造詣,對英國文化有所認識,但以理必須精通巴比倫的言語和文化,才有資格任職於巴比倫的宮廷,但以理與三友接受了這個挑戰,耶利米對身在外邦神的子民有清楚的勸勉。耶利米書第二十九章四至七節說“要為那城求平安,要為那城禱告耶和華”,要忠於當地政府,也要學習當地文化,不過當某種習俗與信仰有衝突,就要避開。

  這對在座九十位香港移民有甚麼提醒呢?愛新加坡,學習新加坡文化,不比較,不批評,為新加坡禱告。除非國家推行的政策與我們的信仰有所衝突!

  2.改名換姓:第七節說太監為所有的戰俘改名,其目的是:有巴比倫的名字有工作上的方便;人們易叫,又可帶來親切感。

  我在非洲與美國人交往常鬧出笑話:有人喊我“CHAN”我說這是姓,不應這樣叫我;後來他叫我“FONG”,我說這是我太太才能叫的。有人看到我的名字,不知“CHAN”或“FONG”那一個是姓,常有人叫我MR.FONG,實在令人啼笑皆非!所以有好多外國人建議我改一個英文名。在印尼的華僑最能明白這改名的意義,許大衛叫“HIDAYAT”,黃彼得叫“PETER WONGSO。”聖經有不少愛主的人在異邦中事奉都願意改個富本地色彩的名字,如所羅巴伯就是巴比倫的名字。但以理分辨出這個行動與信仰沒有衝突,在異邦採用異族人的名字是會帶來工作上的方便:人們易叫,又可帶來親切感,這是無可厚非的!  
  3.喫皇帝御用的膳食三年:第五節說他們喫皇帝喫的山珍海味,他們認為王膳是人間最滋養的食物。第八節,但以理對這考驗有很明顯的立場:“不以王的膳和王所喝的酒,玷污自己”,他能洞悉這個行動後面的撒但的陰謀:
   A.王的食物是先祭過偶像的,若喫,即表示與偶像相交,與偶像來往。(林前一○:20)

   B.摩西律法吩咐以色列人不能喫不潔淨的食物:馬肉,爬蟲,飛鷹等。在後世,羅馬人強逼猶太人喫不潔淨的食物,他們寧願被殺也不低頭。  

  例:母親託小女兒到郵政局寄一封掛號信,女兒回來得意的說,我替你省了十塊五。母親問:“怎麼省?”女兒神秘的回答:“當我發現郵筒旁邊沒有人時,我就把信偷偷地投進郵筒,然後趕快跑開,幸虧沒有人發現!”我們以為作了別人看不到的事而得意,卻不知神的眼目看得清清楚楚,但以理知道神在猶大地,他被擄到巴比倫地,神也在那裏。當我們神是無所不在時,我們就會謹慎我們的生活言行了!

  但以理有很強的屬靈分辨能力,他“有所為,有所不為”,比如說某些社會將同性戀合法化,在好多人的眼中,婚前性行為是合法的,但聖經指出這是罪!  

  我相信但以理行事之前總問自己三個問題:(1)我做這事會榮耀神嗎?(2)我作這事對人有益嗎?(3)我會不會因為做了這件事後就會失去抵擋罪惡的能力呢?

  例:扎得在1960年獨立,非洲SARS族人湯巴比(TOMBALBAYE)作總統,實行獨裁主義,第一步:將所有基督教街道的名字改為非洲的名字;第二步:所有國民必須向“YONDO”這個偶像下拜;第三步:驅逐宣教士,捉拿基督徒。

   A.一個牧師拒絕向“YONDO”下拜,後被放在一個中空的樹筒內,將人皮與樹皮縫在一齊,在面前挖一洞喂他喫,使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他寧死也不屈服,過了三個禮拜才死!
   B.另一個牧師被綁在大樹旁,十只手指全被砍斷,只要他否定他的信仰就立刻得到釋放,他用微弱的聲音說:謝謝你們的代禱和關懷,我已經隨時準備回天家了! 

   C.那段黑暗的日子中,許多信徒被活埋,有的頭向下雙腳向上;也有身體被埋,只剩下頭突在泥土以上,受太陽的暴晒,和蚊蟲的釘和咬──這些信徒在考驗中都站穩了。

二.立下屬靈的大志

  第八節,但以理卻“立志”,這表示但以理與別人不同,人人都喜歡王宮的食物,但以理卻另有不同的心願。

  1.立志:“放在心上”;其相反詞是“不放在心上”,“不介意”,“麻木不仁”,但以理絕對不要玷污自己,他對生活聖潔與否很敏感,不容許一點污穢,有人說:一點小小的不誠實不要緊,一點小小的貪心不要緊,一點小小的污穢思想不要緊,如:隨便講話中傷人,永遠不肯饒恕別人,樣樣怕輸…但以理對這些非常介意,極其敏感。一個小小的洞能使一艘大船沉沒,魔鬼常對你說,“這是小事,何必那麼緊張?”

  2.第一天就作出立志:在三年課程還未正式開始,就已立志。第十一節但以理說“求你試試僕人們十天…”,但以理並不是喫一天後,或喫一月後,才提出不喫的要求,他第一天就立志。我們要養成“現在就辦”的心理。

   A.可惜我們多抱有“明天才做的心理”,一封信我們今天不立刻回,準備明天回,準備後天回,結果永遠不回。一個軟弱的肢體,你很想去關心他,去探望他,但你卻告訴自己下個星期才去,下個月才去,結果,可能永遠探不到,在喪禮中我的確常聽到:“整天說要探他,但始終沒有機會,真可惜…”真沒有機會嗎?我認為這是“明天才做”的心理帶來的毒害!

   B.“明天才做”是人的自然傾向,(1)明天我會有更多的精力;(2)明天會更易解決;(3)盼望明天這事會自動消失;(4)以這口號作為不做的借口。 

   C.其實若把今天該作的拖到明天,會變得更難做,更難決定,那事也變的更棘手。蔣經國曾說過:“今天不做,明天會後悔!”  

   D.我在兵營的第一天就表明自己是基督徒:公開禱告,放聖經在書桌上…
  3.但以理的立志是神所讚揚的:

   A.神不喜歡的大志是自我中心。“你為自己圖謀大事嗎?不要圖謀!”(耶四五:5)所謂自我中心的大志是指叫人看得起,要轄制別人,要發大財,要得權──沒有愛心的權,變成拳頭…
   B.神喜歡的大志是以神為中心,要榮耀主,有了立志就有方向S.D.GORDON曾說過“要記得,一個人的志向應該合乎神為他定下的計畫,那樣,他就會有一個指南針,在最深沉的霧裏和最大的暴風雨中都能正確指出方向。”今年已過了多月,你是否帶着指南針向前呢?  

   C.但以理的立志非常崇高:喫王食,變肥,更有力,日後可作官,一個俘虜有王宮的膳食,又可作大官,人人都要。第十節太監說:不吃王食會“肌瘦”,而且前途失去。但以理的立志是:我的聖潔重要,榮耀主是重要,個人的得失屬次要,神會負全責。但以理很有資格--符合王挑選的資格:

    a.年少:14-18歲,不少解經家指出但以理當時約17-18歲。

    b.沒有殘疾:“不是瞎眼,瘸腿,五官不正,畸形,手腳殘缺,駝背,矮小。”(利二一:18-19)

    c.相貌俊美:中東強調皇宮的侍從要英俊高大,認為有美好的外表就有精明的頭腦,到十九世紀土耳其和波斯的皇帝還以此為標準去選侍從。另一方面,希伯來人王國初期,“英俊”也是君王的記號──掃羅俊美,在以色列中沒有一個能比他的,大衛也是面色光紅,雙目清秀,容貌俊美。

    d.通達各樣學問,知識聰明俱備:原文直譯是精通各種智慧,滿有知識,聰明,學問。這一群青年,不但才智過人,易於吸收新的知識,並且一學就會,他們本身也有良好的修養和知識。

   D.可惜我們常把自己的前途放第一,忘記了一句話:我們要先求神的國和義,神就會將一切賜給我們!

   E.也忘記我們的健康不是靠食物,乃神的保守,年級較大的會同意我所說,有些人無論怎樣努力,怎樣注重個人飲食營養,也可能患上大病!若但以理喫王食,不見得胖,以後遴選也就落選;即使健康作了宰相,使人不尊重,使人跌倒,使人離開神…更恐佈的是雖然一生繁榮,但神所給的評價卻是:“這人不生在世上倒好!”

結論

  一個立志不玷污自己的信徒是不是都得做大官呢?神賜下的不一定是更物質方面的賜予,而肯定的是:神將自己賜下,神的能力,神的同在,神的稱許。不知道各位今年在神面前是否作了立志?讓我讀三個名人的立志,作為你的參考:

  1.有關傳福音:

  一九○四年,救世軍創辦人卜威廉被英王愛德華七世請到白金漢宮,臨走時留言“有些人的雄心是藝術,有些人的雄心是名譽,有些人的雄心是金錢,我的雄心是靈魂!”你在今年是否準備帶領一位,或兩位親友歸主呢?

  2.有關屬靈的追求:

  李文斯頓:“除非與上帝的國相聯,否則我對我所擁有的任何事物都不重視!”要追求長進,參加主日學,禱告會,有系統的靈修,不作“準時的遲到者”日本姐妹見證說:“去年用日文讀完整本聖經,今年用中文讀完!”

  3.有關簡樸生活:

  武爾曼立志:“壓制每項從貪愛錢財而來的動議!”不貪財,過一個簡僕的生活,多奉獻!

  在今年六月間葉恩漢牧師全身骨頭劇痛,七月八日醫生暗地裏告訴我們,葉牧師已患上肺癌,而且癌細胞也已蔓延全身,希望我們能有心理準備。葉牧師卻還以為是小小的毛病,準備休息一個月就回到事奉的崗位。在一晚共用晚餐時,他煞有其事的問我說:“我事奉主五十六年,從不曾向神告假,我現在可向神告假一個月嗎?”我忍着眼淚的回答:可以的!我想你甚至可以休息兩個月或四個月呢!沒想到,他休息不到五個月,就離開我們了!對於那些事奉一年就說疲倦,辭職,這真一個很大的題醒啊!

 


https://www.goldenlampstand.org/glb/read.php?GLID=07202
©1986-2021 金燈台出版社有限公司 Golden Lampstand Publishing Society (HK)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