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GoldenLampstand.org

金燈臺活頁刊
2009.7 第142期

水與生命

殷穎

 

水對生命的重要

  創世記記載:“起初,神創造天地。地是空虛混沌,淵面黑暗。神的靈運行在水面上。”(創一:1-2)可見神創造的次序,水還在光之前,因水為一切生物生命的根本,沒有水,任何生物均不能生存。故水十分重要;在神的創造中,水,陽光與空氣,均對一切生物無限供應。大地上不應該缺少水,如果缺少了,多半是出於人禍與人謀不臧。
  水是一切生物與生命的源頭,如果沒有水,便不會出現生命的跡象,故水對一切生物都很重要。人缺少了水,更無法生存。但水多了也可以為患,當人的罪惡上聞於天,神便以洪水滅了世界(創七:22)。日後亞伯拉罕的後裔,以色列人進入的迦南美地,北部物產極豐,但南部猶大曠野因缺少水便寸草不生。由於巴勒斯坦南部的地質多為石灰石,每年只冬季有雨,但石地不能吸收水,雨水隨之流失。當地的人要儲水,只能鑿地為井,收取雨水,為一年之用。這種水井如鐘形,口小腹大,上面以石頭覆蓋,井為私有,外人多看不出來。水井的主人要用水時,才移開井口的石頭取水。夏甲與她的兒子以實瑪利在曠野中斷了水,只能喪命。夏甲向神祈求,神使她的眼睛明亮,便看到了這種水井,因而得救(創二一:19)。
  猶大地區缺水,作物無法生長,但卻盛產葡萄,因葡萄樹葉能吸收露水儲於根部而生長,且猶大地的葡萄粒大,果甜,十分馳名。當初摩西派探子到迦南去了解當地情形,兩個探子便抬了一掛葡萄回來,如今卻成為以色列觀光局的標誌。葡萄也是耶穌在世時傳道的例證與題材(約一五)。

大衛的三勇士冒死為他取水

  在舊約聖經中,有一個動人的水的故事;當大衛與非利士人爭戰時,大衛口渴思飲伯利恆城門旁的井中之水,他的三位勇士,便殺過敵人的營盤,冒死由井中將水取回給大衛喝。但大衛卻不肯喝,而將水澆奠在耶和華面前說,這水好像他們的血一樣,我斷不敢喝。(撒下二三:14-17)
  水,對猶大地區的人來說,是無比珍貴的,而耶路撒冷這個大君的城邑是建在山上,水源更為困難;一旦為敵人圍困,城內之人便會乾涸而亡。故希西家王便為當地做了一件好事,他從城外的基訓溪中鑿了一條隧道,將水引進城內,這樣便解決了耶路撒冷城內的飲水問題。隧道由兩端鑿穿,在中間會合,全長六百碼,工程極其艱辛。日後多次的外敵攻城入侵,城內因有飲水,均倖得保存。
  巴勒斯坦南部普遍缺水,故對水的資源十分珍惜,由一件事可以看出:許多猶太人的墓碑都是平鋪在地上,碑的中間鑿出一個凹陷的弧形,目的是為接收露水;雖收存時間短暫,但可看出他們對水的愛惜。今日的以色列在六十年前復國,當時許多地方都缺水,農業便不能發展,他們開設了許多海水淡化工場,大量製造淡水作為農地灌溉之用,所以後來當地不但盛產葡萄,桔子也十分馳名,且成為出口的大宗農產品。

以色列目前嚴重缺水

  以色列的水資源雖然有限,但它周圍的不少國家的水資源更少,還要仰賴以色列供水。以色列與約旦簽有協定,每年需供三千萬公升的水,以色列每年也需供巴勒斯坦及迦薩地區三千三百六十萬公升的水,因有幾條河經過以色列地區,以色列一方有責提供周邊地區的人道用水。因此,根據約定,以色列每年要供鄰國及地區八千萬公升的水。但以色列境內每年仍然缺少八千萬公升的水。儘管它年年缺水嚴重,但周圍地區的人們也都有飲用乾淨水的權利。水也成為以色列各黨派之間溝通的渠道,更為歐,美各國共同關切的事務。以色列雖鄰近多為敵國,但對供水這種敏感的政治與人權議題,卻不能不小心謹慎處理。

生命的活水

  神引導祂的選民到一個流奶與蜜之地,但卻缺少水。他們在往迦南途中的曠野,多次缺少飲水;都要仰賴神讓摩西擊打或吩咐磐石流出水來,解救民眾的乾渴(出一七:6;民二○:8)。有一次摩西沒有遵照神的命令吩咐磐石出水,而誤擊了磐石,摩西還因而獲罪不得進入迦南,僅能在毗斯迦的山頂,遙望神的應許之地,而成為他終生的遺憾(申三四)。足見水對神選民的重要。何以神要領祂的選民到缺水之地,我們無法了解,神應有祂美好的旨意。但水這個題目卻是基督宣道的重要主題;祂在撒瑪利亞的敘加井旁與一個婦人的對話,更讓這個主題突顯;主在當時向世人鄭重宣告:

“人若喝我所賜的水,就永遠不渴。我所賜的水,要在他裏頭成為泉源,直湧到永生”(約四:14)。

  主由物質的水與肉體的乾渴,而引導人進入內在生命的需求;這也許是神定下旨意,要世人學習的一個重要課題吧。
  物質的水只能解決身體的需要,但生命的活水才能使人的靈魂甦醒,所以神讓祂的選民居住在一個缺少水的地方,應有其深意。而今天世界各地許多地方雖有水災,但缺少飲水的地區更多。當舉世在缺水聲浪中,我們都要對水十分珍惜,而不要濫用水資源;信徒尤當以身作則:節約用水。
  在舉世六十餘億人口中,最最缺少的卻是生命的活水。不久前的南亞大海嘯,在瞬間捲去了數十萬人的生命,應是神給予世人一次挪亞洪水式的新警告;因今日世人之罪惡洪濤已遠遠超越了挪亞的時代。而諸多地區的乾旱現象,則應象徵世人屬靈生命的枯竭。故生命的活水對今人之需要遠遠超過對物質之水的渴求。信徒與教會應把握時機,傳揚生命活水的福音,使別人與自己都能及時得到靈雨與活水的抒解。

 

金燈臺活頁刊第一四二期 09.7
作者殷穎牧師為文字工作者

 


https://www.goldenlampstand.org/glb/read.php?GLID=14204
©1986-2021 金燈台出版社有限公司 Golden Lampstand Publishing Society (HK)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