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GoldenLampstand.org

金燈臺活頁刊
2009.9 第143期

在牛年看馬可福音中的主耶穌基督

葉貴廷

 

  中國農村社會向來沿用陰陽合曆(即農曆和主曆)。其中農曆干支紀年,以十天干(甲,乙,丙,丁…)與十二地支(子,丑,寅,卯…)交替組合,如甲子,乙丑,丙寅,丁卯…同時,配上十二生肖(鼠,牛,虎,兔…)以稱呼該年份。今年輪替為乙丑年,因丑屬牛,故稱牛年。

牛羊在救恩歷史上扮演十分重要的角色

  十二生肖中的牛和羊,很巧合的與我們有較密切的屬靈關係。例如亞伯以羊為供物獻給神(創四:4)。(神為始祖夫婦用皮子作衣服,並沒有指明牛或羊)。挪亞在洪水過後,平安出了方舟,也曉得以潔淨的牲畜(少不了牛和羊吧)獻給神為燔祭,表示感恩(創八:20)。其後,摩西在西乃山下築壇獻牛為平安祭(出二四:3-6)。至利未記提及的燔祭,平安祭,贖罪祭,都以牛羊為主,尤以牛為首位祭物(利一:3,三:1,四:3)。祭司把牲畜宰了,灑血為罪人贖罪,這正好是耶穌基督流血捨命救人的預表。無疑,牛羊在選民救恩歷史上,是扮演着十分重要的角色。

四活物中的牛象徵馬可福音中的主耶穌基督

  在以西結書和新約啟示錄中,都提及以西結先知和使徒約翰各在異象中看見四活物(結一:8-10;啟四:6-8);其中都有牛的名號(其中結一○:14例外)。四活物是甚麼?按以西結書第十章20節,四活物就是基路伯,是在神的寶座中和寶座周圍(啟四:6)特殊的天使,負責守護神的寶座,彰顯神聖潔,榮耀,公義,憐憫和管治的,是服役的靈(來一:14)。他們常以不同的形態和動作顯現出來,如為人爭戰(王下一九:35-36),或向人報好信息(路一:6-23,二:9-12),或救人出監牢(徒一二:7-10),又或安慰在危險患難中的人(徒二七:23-25)等等。
  許多解經家,都很重視這四活物預表耶穌基督的四種屬性,按啟示錄第四章6至8節四活物排列,依次為獅子,牛犢,人,鷹。獅子為百獸之王,牛是最強而有力的家畜,人為萬物之靈,鷹為飛得最快的鳥類。進一步,有些解經家更有興趣的把上列理論,套入作為新約四福音各別內容:如馬太福音向猶太人標明耶穌是當來的彌賽亞,又是普世萬民的王(獅子);馬可福音對象為羅馬人,描繪耶穌為服事眾人,勞苦作工的公僕(牛);路加福音對希臘人,闡釋耶穌是真人,完美的人(人);約翰福音,向猶太信徒和外邦信徒,剖析耶穌基督原來就是神(約一○:30),是至高的主(鷹)(腓二:9-11)。不過,究竟哪一卷福音書鎖定:象徵耶穌是獅,是牛,是人,是鷹?則見仁見智,不盡相同;而最多人採納的排列法,都是以啟示錄的四活物次序“獅,牛,人,鷹”,配對現有四福音的排列法“太,可,路,約”。

  如今按本文題旨,僅從馬可福音(主為僕人)看我們的主耶穌基督。先從本書作者說起:
  1. 馬可本身便是一個服事人的好僕人,他生在一個富有的家庭,母親馬利亞是很愛主的,常讓教會兄姊在家中聚會,是給馬可操練事奉的好工場。
  2. 表兄巴拿巴,又是教會領導班子之一,這一來,馬可便順理成章參加福音短宣工作,作為幫手或助教,這無疑是塑造馬可成為福音伙伴的好機會。(徒一三:1)
  3. 宣教過程中,同工之間,雖然發生過不如意之事(參徒一五:36-40),但終能在主裏冰釋前嫌,保羅寬容,馬可“歸隊”,他得保羅青睞,稱他為同工(門:24),尤其是當保羅不幸在羅馬入獄服刑期間,孤苦伶仃,他特囑提摩太前來探監時,記得把馬可帶來,並揚言“他在服事我的事上於我有益處”(提後四:11小字註)。足以證明,馬可這時已是一位訓練有素的福音僕人了。
  4. 早期傳統上,也還認為馬可是彼得傳道時信主的,是彼得的同工,又是他的書記,傳譯或助教,更難得被彼得親切的稱呼“我〔屬靈的〕兒子馬可,也問你安”(彼前五:13)。眾所周知,彼得是耶穌的首徒,耶穌的一切言行舉止,他當然瞭如指掌,他已是馬可的屬靈導師,有關耶穌的一切“資料”,早已輸入馬可的電子郵箱了。
  筆者之所以不吝篇幅較多着墨馬可的原因就是:馬可將這些已得“資料”,融匯他自己作為福音僕人的經歷,通過聖靈的啟示,藉着他的生花妙筆,便把耶穌作為僕人(原文為奴僕,參腓二:6-8)的形像如出水芙蓉,清澈亮麗的展現在我們面前。

主耶穌基督良善忠心的僕人形像

  在馬可福音敘事中,採用“立刻,隨即,立時,就”等字詞,不下四十次之多。並且描述同一件事,用字和詞句,比較其他三卷福音書,也多有獨特和細膩之處。例如:

連飯也顧不得吃。(可三:20)
“你們來,同我暗暗的到曠野地方去歇一歇。”這是因為來往的人多,他們連吃飯也沒有工夫。(可六:31)
耶穌在船尾上,枕着枕頭睡覺。(可四:38)
眾人一幫一幫的坐在青草地上。眾人就一排一排的坐下,有一百一排的,有五十一排的。(可六:39-40)
耶穌拉着瞎子的手,領他到村外;就吐唾沫在他眼睛上,按手在他身上,問他說:“你看見甚麼了?”他就抬頭一看,說:“我看見人了。他們好像樹木,並且行走。”(可八:24)
衣服放光,極其潔白,地上漂布的,沒有一個能漂得那樣白。(可九:3)
耶穌進了耶路撒冷,入了聖殿,周圍看了各樣物件。天色已晚,就和十二個門徒出城,往伯大尼去了。(可一一:11)

  就上列“抽樣”所列出的經文看來,其實每一節經文都可以引申出來,作為一個良善忠心的僕人具體的形像,即所謂字裏藏金,意在言外。我想,如果這裏有一個畫家,可以用他神來之筆,描摹我們的主耶穌基督,簡直正像一個荷鋤披荊斬棘,種植花果的園丁;是一個在田間汗流浹背扶犁耕地的農夫;是餐廳快步招呼食客的侍者;是工廠指揮員工執勤的工頭;又是早起晚睡,身上帶着大串鎖匙,來往操作的家庭主婦(箴三一:10-31);集誠信,勤勞,敏銳,細緻於一身的忠僕。抑有進者,一隻牛,生前為主人勤勞耕作,最後被賣給屠夫,擺上肉檯,牛扒,牛丸給人享用,牛骨燒為藥用,牛皮可製皮具…;我們的主耶穌卻鞠躬盡瘁被凌辱,鞭打,最後只剩下一條圍巾,而被殘酷的釘在十字架上,流血捨命,擔當了我們的罪孽,祂是上帝的義僕(賽五三:11),也成了我們的義僕(以四活物中象徵耶穌為牛(僕))的觀點。祂自己就直言:“因為人子來,並不是要受人的服事,乃是要服事人,並且要捨命作多人的贖價。”(可一○:45)

省思

  1. 耶穌基督已獻自己為“挽回祭”(羅三:25)救贖我們,我們應該知恩感恩,獻自己為活祭給基督,以回應祂那長闊高深的愛(弗三:18),一生一世活出基督的香氣,榮耀三一真神。
  2. 馬可雖不是使徒,只是使徒的幫手,但他有這麼樣的信心和熱心參加聖工行列,分擔職責,共同傳揚福音,領人歸主,實在難能可貴。雖中途一度失誤,臨陣退縮,但後來迷途知返,重新上路,又是善莫大焉的彌足珍貴。由於他靈性上的起跌,正好給今日仍在事奉崗位上的同工作一面鏡子,萬一碰上負面的遭遇和困厄,不必灰心氣餒,更不可給魔鬼留罅隙(弗四:27),但要自覺反省,改弦易轍,使徒保羅說:“因我甚麼時候軟弱,甚麼時候就剛強了。”主曾應許:“我的恩典夠你用的,因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軟弱上顯得完全。”(林後一二:9-10)回顧筆者在香港四十二年的牧會治事,也曾經歷高山低谷,但只要時刻儆醒禱告,主會援手救助。記住,雲上太陽,它不改變,風吹雲散,依舊光輝奪目。
  3. 在聖僕耶穌基督面前,作為受職的牧師,傳道聖工人員,要忠於神對我們的召命,要留心料理神託付給我們牧養的羊群牛群(箴二七:23)。環顧今日基督教會不少良善忠心的教牧團隊,克盡職責,朝夕守望把關,按時分糧(路一二:35,42),教會會友數量和質量日就月將,朝氣勃勃,令人欣羨,主名得榮。但無可諱言,不少聖工人員,呆坐辦公室,視事奉如交差,疏忽關顧老弱貧病會友,事務性的工作攬上身,適切而深入的講壇欠奉;同工相處心靈未能深相契合(撒上一八:1),事工上又未能坦誠商討,反而“黃牛過河”,各自為政,以至輕重倒置,先後不分。啊!長夜漫漫何時旦?求主使我們的靈魂甦醒,為祂的名引導我們走義路(詩二三:3)。

  末了,猶憶我國早期作家朱自清先生曾誓言:“老牛以解韶光貴,不自揚鞭自奮蹄。”筆者不敏,歲月無情,轉眼已逾八旬耆老之年,愧對恩主之餘,“三更燈火五更雞”,仍願賈我餘勇,與身邊老伴,背起基督聖軛(太一一:30),朝着十架標竿,穩步前行,與主內同道兄姊繼續為所信的福音齊心努力!阿們!

 

金燈臺活頁刊第一四三期 09.9
作者葉貴廷牧師前為香港崇真會總幹事

 


https://www.goldenlampstand.org/glb/read.php?GLID=14304
©1986-2021 金燈台出版社有限公司 Golden Lampstand Publishing Society (HK)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