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GoldenLampstand.org

金燈臺活頁刊
2016.7 第184期


你是誰的薦信?

殷穎

 

  古時的公文書,十分重視八行書(一張十行紙,頭尾各留上、下款,餘下可用八行寫信)。請介紹人介紹工作,都必須寫封八行書,此之謂薦信;昔日李白曾寫一封自薦書給當時的韓荊州刺史(《與韓荊州書》),那是一封標準自我推薦,也是李白請韓荊州推薦他的著名書信,書中有“一登龍門,則聲價十倍”與“一經品題,便作佳士”等名句,為自薦與請求人寫薦信的範本。今天薦信仍然盛行,學生要到國外去留學,定會找自己的業師寫一封推薦信,是為申請讀高等學府十分必要的申請文件之一。可見古今社會都十分重視薦信。

  保羅在哥林多後書中也提到了“薦信”,但他說的“薦信”,並非行文的八行書,也非李白式的自薦與求薦的書信,而是指人,即哥林多的信徒,他別開生面的說:

你們〔哥林多教會信徒〕就是我的薦信,寫在我們的心裏,被眾人所知道,所念誦的。你們明顯是基督的信,藉着我們修成的。不是用墨寫的,乃是用永生神的靈寫的;不是寫在石版上,乃是寫在心版上。(林後3:2-3)

  保羅在這裏表達了他的創意,因為筆墨寫成的信是死的,鐫刻在石頭上的字句也是死的,能以靈意活在人心中之神的話才是活的。所以他說門徒就是基督的薦信。猶太人不應只着眼於石版的舊約,更要留意在心版上的新約,字句能教人死,精意才教人活。猶太人老是要在故紙堆中去回憶舊約的律例,因之也無法改變老舊的觀念,但這種觀念必須糾正;保羅說了一個比方,當摩西在西乃山上,與神面面相對時,不知不覺的便感染了神的榮光,他下山後,因臉上帶有神的榮光,以色列人怕見神的榮耀,所以摩西只好用一塊手帕將臉蒙上,才可見以色列人。這是舊約歷史的一個重要過程;到了新約時代,連聖殿中人與神隔絕的那塊象徵性的幔子,都在基督死在十架上時,由上到下裂開廢除了。如今人誦讀摩西律法,還需要那塊蒙在摩西臉上的帕子嗎?當然不用,因人與神之間的隔閡已經廢除了(林後3:12-18)。

  “字句教人死,精意教人活”,為保羅命意的所在。主的靈已經讓人在祂裏面得以自由,靈意已教人活了。律法的精意不但教人活,而且是讓人敝臉得見神的榮光,所以我們的臉上也滿有榮光了。

  由死板的石版,轉換為活潑的心版,就是一封嶄新的,給人們作新約執事的榮光,讓人可以細讀的活生生的薦信了。

  保羅稱呼哥林多的信徒為基督的薦信(不是以書寫方式,而以人身的行為作信的內涵),這種說法真是太大膽了;哥林多的門徒,能讓保羅這樣稱許,是當之無愧,還是當之有愧呢?我們讀哥林多前書,便知道哥林多是怎樣的一個教會:結黨營私、姦淫等等罪行不一而足,幾乎是體無完膚;但這正是一個樣板式的普世教會,我們若虛心仔細檢查,便會知道在世上的每一個教會中,哥林多式的罪行,多半都存在,只是未爆出而已。能舉一個例證嗎?首先要舉證的應為跟隨主的十二使徒團隊,在這個團隊中,有賣主的猶大,有不認主的彼得,有爭名奪利的雅各、約翰,有爭論誰為大…許多讓人看了心疼的情節。在最後主釘十字架時,由主被逮捕到釘死在十字架上,能始終跟隨主的只有約翰一人,其餘的門徒呢?

  若要以十二使徒作為基督的一封薦信,你想主會背書嗎?肯定也會,因世上找不到一個完人(除基督以外),但所有的罪人都可藉基督的寶血成為聖潔。但他們在認罪悔改之後,都能再成為主的門徒(可惜猶大錯過了這個機會,否則他應為基督最好的一封薦信),因此保羅才毫不猶豫地大書特書:“你們明顯是基督的薦信”。

  基督徒曾否想到你應成為基督的薦信,但卻不慎變成了撒但的薦信呢?猶大書說:“這樣的人在你們的〔宴〕席上與你們同吃的時候,正是礁石〔或作:玷污〕。他們作牧人,只知餵養自己,無所懼怕;是沒有雨的雲彩,隨風飄蕩;是秋天沒有果子的樹,死而又死,連根被拔出來。”(猶1:12)那些能在教會中共享宴席者,不都是基督教徒嗎?美國曾有兩位著名電視佈道家,各擁聽眾數百萬,都在色、財上跌倒。今日教會中也不時有貪婪者,或明顯導人入錯謬的末日時間表者,皆為撒但薦信的一時之選。此類人如能真正認罪悔改,當然也可再成為基督的薦信,但他們為教會造成的災難,一倒一大片,十分可怕。猶大叮嚀我們說:“有些人你們要從火中搶出來,搭救他們;有些人你們要存懼怕的心憐憫他們,連那被情慾沾染的衣服也當厭惡。”(猶1:23)

  我們是一封基督的薦信嗎?抑為撒但的薦信?值此末世,猶大告訴我們:“要為從前一次交付聖徒的真道,竭力的爭辯。”(猶1:3)

  信徒本應為基督的薦信,但亦可能成為撒但的薦信,最後我們究竟成為誰的薦信,都在你我的一念之間。

 

金燈臺活頁刊第184期 2016.7
作者殷穎牧師為文宣士

插圖:Agnes Leung(agnesleung.com

 


https://www.goldenlampstand.org/glb/read.php?GLID=18405
©1986-2021 金燈台出版社有限公司 Golden Lampstand Publishing Society (HK)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