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GoldenLampstand.org

金燈臺活頁刊
2021.9 第215期


與“奇葩”之神角力

“雅各故事的‘掙扎神學’”系列之一

戴永富

 

〔夜間〕只剩下雅各一人。有一個人來和他摔跤,直到黎明。那人見自己勝不過他,就將他的大腿窩摸了一把,雅各的大腿窩正在摔跤的時候就扭了。那人說:“天黎明了,容我去吧。”雅各說:“你不給我祝福,我就不容你去。”那人說:“你名叫甚麼?”他說:“我名叫雅各。”那人說:“你的名不要再叫雅各,要叫以色列,因為你與神與人較力都得了勝。”雅各問他說:“請將你的名告訴我。”那人說:“何必問我的名?”於是在那裏給雅各祝福。雅各便給那地方起名叫毗努伊勒〔就是神之面的意思〕,意思說:“我面對面見了神,我的性命仍得保全。”日頭剛出來的時候…他的大腿就瘸了。(創32:24-31)

   這是聖經中最奇特的故事之一。人怎能與神摔跤而居然還勝過神呢?那位不可捉摸的“神人”為何好像怕黎明似的?雅各的這種怪異經歷又在三更半夜裏發生,給整個事件添加了不少神祕色彩。加爾文說,整件事恍如夢境,所以神最後使雅各瘸腿,旨在讓他一生牢記,這經歷並非夢幻。故事的信息是圍繞着“人與神角力”或“信仰上的掙扎”之主題,它針對那些在苦難中覺得自己無法認同或理解神的作為之人。這種掙扎一般在人的心中產生憂愁、沮喪、恐懼和孤單,而這交集的百感可能是雅各當夜的感受,因他要準備與恨他入骨的哥哥相見。我們的人生有時也像故事裏的情景:在似乎看不見一絲希望的黑暗裏,孤苦且憂懼地與不可理喻之神角力。

   對信徒來說,掙扎的實質是信仰與現實的衝突,而最根本的掙扎是人信仰中的神與現實中所經歷的神之間的不協調。沒有人喜歡掙扎,但掙扎是信心成長的自然環境。“神的所有僕人都是摔跤選手”(加爾文)。有人說,這是因為掙扎使人百折不撓而終能創成大業;但這道理太普通。“掙扎令人發出神自己的不凡之美”這說法才是非常之理。神愛錦綉山河般的美,也愛奇葩異卉式之美。有學者說,“雅各能如此角力而‘勝過’神,多麼奇葩的人!神能謙卑讓雅各勝出,何等奇葩之神!”(“奇葩”原指奇特的花卉,現在可形容很有個性或與眾不同的事或人。)溫順聽話固然美,但倜儻不群亦有其美。散發出後者之美的人能突破窠臼而大放異彩,令旁觀者一開始迷惑不解,繼而嘆為觀止,最終肅然起敬。但發出奇光異彩的人生寥若晨星,平淡無奇的生命卻多如牛毛。“世之奇偉、瑰怪、非常之觀,常在於險遠而人之所罕至焉,故非有志者不能至也”(王安石)。神是高超的藝術家,故祂以掙扎使我們脫離庸俗而活出非凡之美。

   掙扎猶如冒險的探寶旅程,因它會給我們贏得重新認識並享受神這寶藏之機會。靈命的成長本質上是神更正並加深信徒對祂的認識之過程,成長因此就離不開掙扎了。掙扎總帶來困惑,而神就是用這困惑來改建或擴充人的心靈,使之能容納神這位遠大於人的思想的存在。人傾向於消除困惑而以簡單的道理自遣,但問題是神比人更豐富,現實也比理性更複雜。信仰雖不可能反理性,卻必定超理性。但體會着信仰的“超理性”,人覺得自己仿佛要與常理作對。這不是因為神不講理性,乃是因為人對神的理解太一般了,不夠奇葩。在故事中,神在夜闌顯現,而這也象徵着掙扎所帶來的困惑與費解:若一切都清楚了,信徒則不需掙扎,也不會成長。

   要充分佔困惑的便宜,我們要虛心思考掙扎中那些看似有張力的道理或事實。這故事所體現的一個困惑是“隱藏之神”與“清楚之神”之間或“敵對人之神”與“拯救人之神”之間的張力。信徒有時很困惑:神似乎唯恐人不夠苦,而這與雅各的感受相似。雅各當夜膽戰心驚,因次日要去見那會殺他全家的哥哥。現在突然有一股更可怕的力量好像要替哥哥提前害他!有人說,在夜裏,神常以我們白晝的對手的樣式出現。正如雅各、約伯和馬丁路德所經歷的,在試煉中,在與敵對自己的力量爭戰的我們常感受到自己其實也在與神摔跤。有神學家說,人與神相遇本要感受其慈愛而稱神為“你”,但人有時覺得神以“殘酷的命運”這“面具”遮蔽祂的臉,使人感到疏遠而稱神為“他”,故人的挑戰是如何在“他”背後見到“你”。

   然而,神與雅各摔跤的目的是要雅各得勝而蒙福。神不可能被人打敗,故祂從一開始已經有意讓雅各贏。由此可見,在掙扎中,神表面上的敵對行為實際上是祂賜福給我們的方式。加爾文說,神在挑戰我們的同時也賜予我們抵抗的力量,故祂既是“敵對”我們也是為我們爭戰;祂用一手擊打我們,卻用另一手保護我們,因此,我們是憑靠祂自己的力量與祂角力。這好比一位師父通過與徒弟打鬥來教他功夫一樣;武藝高強的師父會藉着這表面的打鬥暗中給徒弟更多的力量和空間,最後讓他贏並增強他的本領。在掙扎中,我們未必馬上理解神怎樣通過“打擊”我們而保護我們,但我們至少要有信心,我們的困惑與掙扎也是神賜福予我們的奇葩方式。我們在不能理解神時相信神的慈愛,這是等於要保持神的隱藏性和清楚性的張力,而這就是在掙扎中開始得勝的表現。

   神未必要根據人的期待和標準向人顯現或施救。人在此要學到的是神“倜儻不羈”的個性。在約伯記中,神在向約伯彰顯其奇葩的智慧時,所介紹的是人難以馴服的禽獸。神反問約伯:“大鷹上騰,在高處搭窩,豈是聽你的吩咐嗎?……在〔河馬〕防備的時候,誰能捉拿牠?誰能牢籠牠,穿牠的鼻子呢?”(伯39:27;40:24)。細讀約伯記三十八至四十一章會讓我們發現,神竟然為諸如鴕鳥、野山羊、獅子、烏鴉、鱷魚等落拓不羈的野獸驕傲。中東古人覺得這些禽獸所代表的是荒野的混亂和可怕的力量,但神卻欣賞牠們的非凡之美,因牠們的不羈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神自己無法被駕馭的特性(註一)。雅各也問神:“請告訴我你的名字”。“名字”在古中東是件嚴肅的事,因名字代表有名者的實質。有學者認為,雅各的這一要求反映出人類尋求神和與神聯合的渴望;但也有學者說,詢問超自然存在之名是為了控制它。我覺得兩個詮釋皆可取。人有親近神的積極渴望;但這渴望常與駕馭神的消極願望並存。神拒絕說出己名,這令雅各感受到神不可駕馭的威嚴和主權,但這恰恰是雅各可以享受神的方式。就如人在高度精緻的藝術品或波瀾壯闊的海洋面前只能恭默守靜地享受而不能把自己的想法與行動強加於它,人在神面前也要如此:以敬畏之心享受祂的同在。

   與神的不可駕馭性相隨的就是神的非凡創意。上述動物的非凡魅力其實體現出創造牠們的超自然藝術家的非凡個性。神喜歡用非凡的方式實現祂的美意;十字架與復活就是神奇葩的思維的表現。正因為如此,只要信徒有信心,他們的人生不管何等苦澀或多麼落魄,神這位奇葩的藝術家不僅會修復他們的人生,而且會使之比過去更美。因此,我們一方面承認神的超越性,另一方面深信:由於神愛我們,祂會以非同尋常的創意成全我們的幸福。對神的超越性和非凡創意的信靠會給我們帶來奇妙之感。在故事中,那位“神人”之所以黎明前要離開,並非因為他怕陽光,乃因為他不要雅各看清他的臉,這便顯示了神的超越性和奇妙。因為我們不只是憑有限的肉眼生活,乃是靠神的智慧的魅力度日。

 

 註一:這種理解是根據舊約學者Carol Newsom在其名著(The Book of Job: A Contest of Moral Imagination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3)裏的詮釋。

 

金燈臺活頁刊 第215期 2021.9
作者戴永富博士目前任教於新加坡神學院。

 


https://www.goldenlampstand.org/glb/read.php?GLID=21503
©1986-2021 金燈台出版社有限公司 Golden Lampstand Publishing Society (HK)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