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燈臺》活頁刊

謹防“離道反教”的陷阱

黃聿源

 

  一九九四年三月廿九日,美國一些基督教福音派領袖(包括Charles Colson, J.I. Packer, Pat Robertson, Bill Bright等)和天主教簽署了一份合作協議書,協議書中雖然清楚的列出天主教與基督教之間許多在信仰上的差異(但沒有比較彼此在救恩上的不同),基於多年來彼此在其他領域(如今社會和政治課題)上的愉快合作經驗,他們表示,願意在未來的世紀中,在傳福音的事工上彼此合作。在協議書中,表明幾方面彼此的協議,將福音派一向來所持的信仰立場(也是聖經的信仰立場)推翻了。他們首先表明過去彼此之間的分裂是一種罪惡,間接承認宗教改革是一種錯誤。同時表明彼此承認大家都是“弟兄”,直接承認天主教徒是得救的。因此同意雙方停止向對方的信仰做改變他們接受自己信仰的事,也就是表示終止向天主教徒傳福音。這份合作協議書對於一般信徒的信仰和傳福音(尤其是向天主教徒傳福音)的工作,有嚴重的誤導性和破壞性,我們堅決反對這份協議書中所說的一切。然而,到底是甚麼因素促成福音派做出這樣一件離道反教的事呢?這就是筆者在這篇文字中要向大家交代的了。

  使徒保羅在帖撒羅尼迦後書第二章三節提醒我們,在那大罪人(敵基督)尚未顯露出來之前,必有“離道反教”的事。我們今天正處在這樣的一個時代,離道反教的事已層出不窮;求主保守我們,免受迷惑。自一九九四年三月二十九日,美國一批福音派領袖和天主派領袖簽署了合作協議書(簡稱“協議書”)以來,各界的反應不一。純正信仰的基督徒當然是感到萬分悲憤,認為這是由宗教改革以來,教會史上最大的一次反教背道事件。這一批人企圖否定宗教改革的歷史價值與意義,要將歷史倒退五百年。天主教界或許會認為是一項勝利,終於使福音派公開認識宗教改革所帶來與天主教的分裂是一種“罪過”。然而,在許多基督徒的眼中,簽寫協議書並不值得大驚小怪,因為事實上,福音派與天主教之間的合作已是一個公開的事實,且有多年的歷史。這次簽寫協議書不過是承認一件既成的事實。同時在那些參加“普世基督協進會”(簡稱“普協”)的教會來說,與天主教合作已是司空見慣的了;在他們當中,與天主教互相來往,甚至共同守“彌撒”,一同敬拜已是常有的事。因此我們發現,其實基督教(甚至福音派)與天主教合作的情形,已是比簽寫協議書來得嚴重得多了。初時筆者感到有些詫異,但經過進一步分析後,發現實際上,基督教與天主教之間已有多年在多方面的合作,這種離道反教的勾當,已醞釀多時,如同今簽寫協議書,不過是使命這一類的合作更加的順理成章,名正言順罷了。為了使大家了解這些年來,基督教,甚至是福音派與天主教逐漸形成合作關係的箇中原因,使我們更多儆醒,免被牽連,可以提高警惕,免得撒但以相同的手法,藉着假先知發動種種離道反教的勾當,使我們上當,做了出賣主的事,茲特將一些本人認為是導致福音派與天主教簽署合作協議書,並許多基督徒對這樣出賣主的行徑無動於衷的因素,略述於下。盼望大家遠離這一類的事,以免在別人的罪上有分(提前五:22)   

一.普世基督教協進會多年工作的結果

  “普世基督教協進會”(簡稱“普協”)自成立以來,其最終目標就是要達到全世界的基督教(包括天主教)的大合一。因此多年來與天主教進行了無數次的高層接觸,舉行聯席會議,想盡各種方法和途徑,要達成與天主教的合併。普協屬下的各宗派,也分別與天主教進行協商及某種程度的合作。其中以聖公會在這一方的努力最為顯著。其大主教與天主教教皇及紅衣主教來往,簽署各種備忘錄等都公開的通過傳媒大量報導。如今聖公會的領袖,甚至包括一些一向來被認為是聖公會中福音派的領袖人物(如JOHN STOTT)也都公開支持這一方面所做的努力。難怪,近年來聖公會信徒一般上都已承認天主教徒為“弟兄”,與他們沒有分別。對於這一些基督徒來說,簽寫合作協議書根本沒有甚麼值得大驚小怪的順理成章的事。其實普協最終的目的,還不只是與天主教合併,更是各宗教大合併呢!

二.大型聯合性佈道會的副產品

 多年來,葛培理佈道團與包樂佈道團等在各處所舉行的佈道會,為了規模與人數,不但要各處不同宗派(包括新派)的教會合作,同時也拉攏天主教參與。他們公開表明接納天主教的合作,許多天主教的神甫與修女也參與陪談跟進的工作。若有天主教徒在聚會中決志,他們保證會將這些人送回天主教去,讓他們繼續留在天主教中。因此這一類的佈道會,一般上都得到天主教的支持和賞識。天主教教皇甚至稱葛培理為天主教的佈道家。天主教大學還頒發榮譽博士銜頭給他。葛氏本身也在幾年前,教皇訪美之前,公開呼籲基督徒為教皇禱告,並稱教皇為基督教的屬靈領袖。許多基督徒和教會領袖,多年來在參與上述大型佈道會的工作時,都曾與天主教人士合作過。大家接觸多了就習以為常,並且不認為有甚麼不妥。對於這一類的基督徒來說,與天主教簽寫合作協議書,無形中是對於他們一向來之所做所為的一種肯定,當然表示歡迎。給他們揚眉吐氣的機會。相信今後他們會更多,更公然的與天主教合作。

三.靈恩運動的影響

  靈恩運動與天主教的合作,可追朔到五,六十年代;當時有“五旬節先生”之稱的DAVID DU PLESAE就曾主動與天主教合作,並曾應邀到梵帝崗講道。多年來,靈恩派與天主教經常舉行聯合性的聚會,也曾定期舉行“聖靈大會”,參加者基督教與天主教信徒參半。靈恩派早已承認天主教中說方言的信徒是與他們沒有分別的。甚至許多天主教徒宣稱,說了方言能使他們變成更好的天主教徒。目前在天主教中,有許多是靈恩派的信徒,他們得到教皇的支持。所以,對於靈恩派來說,簽署作協議書只是表明了他們一向以來所做的是正確的,或許他們會認為是一種遲來的表態罷了。合作協議書的簽寫人之一,Pat Robertson便是靈恩運動知名的百萬富翁佈道家。

四.美國的政治的因素

  在克林頓當美國總統之前,由列根開始,一連三屆的美國總統,都是由共和黨保守派當選。這些保守派政治家,是靠社會上的保守派勢力的支持和擁護而起家的。在列根和布斯的任期,為了鞏固他們的政治實力,當然多方拉攏保守派人士來作為他們的政治後盾。這些保守派人士,一般上來自天主教中的保守派人士和基督教中的保守派(福音派)人士。因此,在這些年間,為了政治利益,又在這些政治領袖的拉攏之下,福音派和天主教就成為政治聯盟,為共同的政治利益奮鬥,並且取得不俗的效果。這一點在合作協議書毫不隱瞞的承認了,並且表示彼此在上述領域的合作愉快。經過多年在政壇上的合作,彼此取得諒解,並發現彼此信仰上的差異,並未防礙他們彼此間的合作關係。因此,他們便決定要繼續在更多的領域中,包括“傳福音”的事工上合作。這一點,合作協議書也有表明。但他們卻完全忽略了一個重要的事實,天主教的救恩論與聖經的教訓有很大的差別,他們的“福音”與我們所相信和傳講的迥然不同;若要共同合作傳福音,到底要傳誰的,怎麼樣的福音呢?總之,他們認為在政治上的合作經驗,可以擴張到屬靈的事上,這當然是大錯特錯的了。但這種的合作,已得到天主教教皇的賞識和認可,且於一九九五年十月七日接見簽署合作協議書的三名福音派代表,J.I. Packer, Charles Colson與Pat Robertson,由Pat Robertson親手將一份合作協議書交給教皇。上述各事件的發展,給我們清楚看到,任何偏離聖經真理的行徑,都可能發展成為無法估計的錯誤和嚴重的後果。雖然,這一類離道反教的事,在今天這個末世的世代是難免的,也不是我們有辦法阻止的,但卻不等於應該支持或參與。讓我們在神面前儆醒禱告,免得入了迷惑。也要為神的眾兒女代禱,叫我們蒙保守不至於失腳。然而,今天在華人教會中有一股潮流,正在那裏推波作浪,使人心靈趨向與天主教合作,甚至還會把人心帶回到天主教信仰的錯誤,黑暗之中;那就是今天所流行的所謂的“靈修神學”了。

五.靈修神學的暗流

  近年來,在華人教會中最熱門的課題,就是“靈修神學”,最著名的人物,就是鼓吹“靈修神學”有關的人士(如溫偉耀和蘇立忠),最暢銷的書就是有關介紹天主教靈修的書藉,其中以天主教神甫盧雲的著作最受歡迎。許多神學院已競相開辦“靈修神學”課程,不少傳道人已到天主教學府去學靈修神學了(如台灣輔仁大學)。這些人所講的“靈修神學”,其實就是天主教所講的那一套死的儀文和屬肉體的操練。使人驚訝的是,各處的華人教會和神學院,竟然為這些人大開方便之門,大力推動“靈修神學”;向天主教學習已成了一時的風氣。他們的心早回到天主教中去了。他們當中有人公然表示,在基督教中沒有靈修;還有一些人大膽宣稱馬丁路德的改教是歷史的錯誤,馬丁路德是歷史的罪人。這種論調比合作協議更加的危險,我們必須加以揭發,以免毒害更多的信徒。求主憐恤我們,能持守真道並為真道爭辯。(作者負文責)

各期文章 訂閱本刊

尋找《金燈臺》文章

※如果没有輸入關鍵字,將會列出全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