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燈臺》活頁刊

特立獨行的先知

于中旻

 

至於我,我藉耶和華的靈,滿有力量公平才能(彌三:8)

  彌迦可能是第一位講“能力神學”的先知,而且他敢於以自己的事奉為例證。這一點就值得我們特加注意。
  講到能力神學,自然要問能力的來源,因為不是所有的能力都是好的。彌迦很清楚,他自己不能作甚麼,所能夠作的,完全是靠耶和華的靈。神的僕人委實該記得,自己不過是神使用的器皿。正如保羅說的:“我們有這寶貝放在瓦器裏,要顯明這莫大的能力,是出於神,不是出於我們”(林後四:7)。
  要記得:人不過是瓦器,又卑賤,又脆弱。誰都知道,瓦器絕沒有能力,經不起打擊。我們也是如此。如果沒有神的靈同在,必然一敗塗地,像打破的瓦器一樣,一無用處,而且不如原來的泥土,還能再重新塑造過。是神放在裏面的寶貝,就是聖靈,使祂的僕人與眾不同。大有學問的使徒保羅,謙卑的說:“並不是我們憑自己能承擔甚麼事;我們所能承擔的,乃是出於神”(林後三:5)。遠比保羅更差的我們,怎敢不承認一切都是“出於神”呢?
  知道了自己沒有能力,才可以領受聖靈的能力。神是這能力的來源;從神來的能力,是事奉神的起源。因此,真事奉神的人,是與眾不同的,是敢於與眾不同,也甘於與眾不同。他不事奉肚腹,絕不以經濟利益為事奉的目標。
  先知彌迦事奉的時代,與以賽亞同期而稍晚,是當約坦,亞哈斯,希西家作猶大王的時候。以賽亞出身貴族,有輝煌的從政經歷,有學問,而言詞高雅;但他的工作,也沒有甚麼效果,只得敬虔的希西家王對他有些尊重,年老時還可能被惡王瑪拿西所殺。
  彌迦生於猶大西方低地摩利沙,是個小鄉村,其不受重視並不算意料之外。當亞哈斯王的時候,彌迦和以賽亞傳相同的信息,預言童女生子,“以馬內利”降生在伯利恆,也同樣的沒有人肯聽(彌五:2;參賽七:14)。
  亞哈斯是個崇拜偶像的惡王,專於獻媚外國,卻喜歡充偉大的領袖。他周圍有一班奉迎巴結的小人,包括祭司烏利亞,接受異邦宗教,王“在大馬色看見一座壇,就照壇的規模樣式作法畫了圖樣,送到祭司烏利亞那裏”。烏利亞奉命唯謹,王沒從大馬色回國以前,就加工趕造完成(王下一六:10-11)。王更進一步,封了耶和華殿的門,領袖在全國公然大拜了偶像起來(代下二八:16-25)。想想看,在這樣環境之下,持守正直可容易嗎?但先知彌迦就是不看環境,只行當行的道。到希西家王的時候,彌迦對猶大眾人奉神的命發預言:“錫安必被耕種像一塊田,耶路撒冷必變為亂堆,這殿的山必像叢林的高處”(耶二六:18)。他真是老而彌堅!無疑的,他的品德和信息,給耶利米可效法的榜樣和鼓勵,連當時的人,也長留深深的印象,記念他的浩然正氣。
  彌迦描述當代的先知群:“論到使我民走差路的先知,他們牙齒有所嚼的,他們就呼喊說:平安了!凡不供給他們吃的,他們就預備攻擊他”(彌三:5)。先知毫不含糊的指出,社會道德的敗壞,是先知的責任。可惜,許多人的思想在胃裏,放棄了守望者的職分,而見錢眼開,出賣真理,向給他好處的人講好話,攻擊不給他利益的。這無異於作人鷹犬,實在是可鄙的行徑。
  先知說到他有聖靈的能力,也就能傳講公平公義,不是看人的面色講話。想想看,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中國民窮財盡,官僚們卻極力趁機搜刮民脂民膏,以至於怨聲載道,有良知,有血性的人,都敢怒敢言;而多數基督徒,卻默然無聲,除了王明道等少數幾人以外,都不講話指責,哪裏像有公平才能?如果真有先知出來,以主的能力說公平的話,基督徒在世人眼中,豈不是另一種的形象?日後所受的待遇,該有何等的不同!
  為甚麼有口不言?有的人是沒有分辨是非的智慧,還有更多的人,想到了肚子,想到了妻子兒女家庭,想到了前途和地位。說穿了,那些欺壓剝削人的,正是有權有錢有勢的人,可以幫助他的工作,供應他的需要,保障他生活的安全;而那些受欺壓的,正是一無所有的小民。誰都知道,嘴在哪裏,話在哪裏,理在哪裏!所以不是不能分辨是非,而是說公平話沒有好處。這樣,只好委屈了真理,寧可得罪神,不可得罪權門!
  作僕人的,事奉誰,就討誰的歡喜。使徒保羅把他生命的改變,說成是跟事奉的目標平行的,他說:“我現在是要得人的心呢?還是要得神的心呢?我豈是討人的喜歡嗎?若仍舊討人的喜歡,我就不是基督的僕人了”(加一:10)。換句話說,如果仍然看人的臉孔,以討人的喜歡為行事的原則,那就不是事奉主。
  先知的眼睛會向上看。正如聖經所說的,“智慧人的眼目在他頭上”(傳二:14)。在人看來,先知是愚昧的,不懂得看風駛舵,不懂得求眼前的利益,不懂得巴結人,奔走鑽營,這樣的窮骨頭,活該餓死!但他只仰望神,知道他所信所事奉的是誰。到今天,那些討人喜歡的先知在哪裏?他們所得的存到多久?
  真事奉神,不是事奉人,才會有神賜的能力。因為能力是為事奉用的。這是先知之所以為先知的原因。
  主耶穌的教訓與眾不同,“正像有權柄的人,不像他們的文士”(太七:29;可一:22),因為祂是神的兒子,祂降世為的是要行父神的旨意。
  如果我們的確是這樣,就會像先知彌迦一樣,傳出上面來的信息,不考慮人是否歡喜。
  撒母耳蒙神使用,作時代先知,“因為耶和華將自己的話默示撒母耳,撒母耳就把這話傳遍以色列地”(撒上三:21)。
  我們多麼盼望神今天興起這樣的人來!

 

金燈臺活頁刊第168期 2013.11
作者于中旻博士為文宣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