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燈臺》活頁刊

蒙恩人之歌(下)

劉廣華

 

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為你與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詩二三:4)

  大衛一生當中最黑暗和最危險的一段,可能是掃羅追殺他的日子。在那個時候,大衛好像被趕進一個死蔭的幽谷裏面,在人看來,是完全沒有希望,沒有光明,但是大衛說:“我不怕遭害。”這不是說大衛完全沒有懼怕,因為懼怕是人之常情,大衛也不能夠例外,證據就是“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如果大衛沒有懼怕,他何需安慰呢?杖是牧人用來保護羊群的武器;竿是牧人用來引導羊群的工具。當我們落在死蔭幽谷的時候,我們只要相信神的保護和神的引導,就能夠安然度過。

  在人生的道路上,有時候“怕”是一件好事,對我們有益。始祖亞當夏娃犯罪之後,因為害怕,他們就知道羞恥;因為知道羞恥,他們就躲藏起來(創三:10)。今天心理學家告訴我們,怕是生存的本能。當然,這個本能是神所賜給我們人類的。神賜給我們人類怕的本能,是要我們活,不是要我們死。因為我們人類有了怕的本能,我們才會想辦法去抵擋洪水猛獸,勝過天災人禍,而一直生存到今天。我們信徒有神同在,更能夠勇往直前。主耶穌曾經說過:“在人這是不能的,在神凡事都能。”(太一九:26)

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福〕杯滿溢。(詩二三:5)

  大衛的敵人,除了外敵之外還有內敵,就是他的岳父掃羅王和他的兒子押沙龍。這兩個人都要他的命。有人說,這個筵席的目的是要大衛的敵人蒙羞,但是筆者不敢苟同,因為神是看重倫理道德的神,不會幫助大衛作這樣的事。例如一個虔誠的基督徒,他的岳父要害死他,但是他蒙神保守,不但連一根頭髮都沒有落在地上,而且最後還出人頭地,這個人會使用他的成功去羞辱他的岳父嗎?即或他會,神卻不會。神不但不會,反而會感動他去饒恕和愛他的岳父。主耶穌說:“只是我告訴你們,要愛你們的仇敵,為那逼迫你們的禱告。”(太五:44)

  所以“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的意思是說,大衛苦盡甘來,最後可以平平安安的坐在桌子面前享受他的食物。英文聖經將“筵席”的原文翻譯為“桌子”。古希伯來民族是遊牧民族,在一生當中,很少機會坐在桌子前面好好的享受。中文聖經用“筵席”,真是一流的翻譯,因為誰都知道去赴一個筵席,肯定是坐在桌子面前好好的享受。

  最後大衛成為以色列的王。當他在王宮每次舉起杯來的時候,內心就充滿了感恩,對愛護他的耶和華說:“神啊,你使我的杯滿溢!”中文聖經的“福”字,在希伯來原文是沒有的。原來古希伯來人喜歡用杯來形容他們所得到的福氣,所以中文聖經多加一個福字,更能夠表達原文的意思。如果有人對一個希伯來人說:“你真是有福了!”他就會回答說:“哪裏,我的杯還沒有滿。”大衛在這裏說,我的杯滿溢,不但滿了,而且還流出來了。大衛用一個“使”字,說明他的杯滿溢,完全是神的恩典,不是他自己的本領。所以他內心充滿感謝,說:“耶和華啊!是你,是你使我的杯滿溢!”

我一生一世必有恩惠慈愛隨着我。(詩二三:6上)

  “必有”說明了大衛在年老的時候,對神的信心已經達到爐火純青,登峰造極的境界。一個一生一世跟隨神的人,神必讓祂的恩惠和慈愛跟隨他。一個前面有神引導,後面有神的恩惠和慈愛跟隨着的人,還缺少甚麼呢?“恩惠”的原文,也可以翻譯為“好處”。我們中國人說,恩惠就是別人給我們的好處嘛。大衛在他另一首詩裏面說:“少壯獅子,還缺食忍餓。但尋求耶和華的,甚麼好處都不缺。”(詩三四:10)少壯獅子出來找吃,眼睛是往下看,尋求耶和華的人,眼睛是往上看。所以尋求神也可以說是仰望神的意思。仰望神的人,甚麼好處都不缺。

  2013年是美國甘迺迪總統逝世五十周年紀念,全美國還有許多人在懷念他。五十一年前,筆者聽到一個見證,是筆者的教授講的。筆者的教授年輕的時候與甘迺迪同窗,甘迺迪約定了他,在訪問德州的達拉斯之後,會到加州的三藩市與他會面,給他一份很好的工作。結果甘迺迪沒有去三藩市,因為他在達拉斯被暗殺了。所以筆者的教授說,我們不可以老是往下看,期望人的提拔;我們要往上看,仰望神的幫助。聖經說:“我要向山舉目,我的幫助從何而來?我的幫助從造天地的耶和華而來。”(詩一二一:1-2)

我且要住在耶和華的殿中,直到永遠。(詩二三:6下)

  這是大衛到了年老的時候的心願。一般的人到了年老的時候,沒有錢的就要倚靠兒女,有錢的就計畫怎樣享晚福。古人多回故鄉,種花養鳥;今人則到處旅遊,吃喝快樂。這都是很正常的事,一點都沒有錯。大衛的心願卻與眾不同,他要報答神的大恩,他要為神建一座殿,自己天天住在神的殿中,與神相交。所以詩篇第二十三篇是以蒙恩人開始,以報恩人結束。這首詩提醒我們,我們不但要作一個蒙恩人,更要作一個報恩人。我們中國人最看重報恩,古人說:“受人滴水之恩,當以湧泉相報。”我們對我們的恩人尚且如此,何況對我們的恩主呢!

 

金燈臺活頁刊第171期 2014.5
作者劉廣華牧師為佛羅里達州美亞美華人浸信教會創辦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