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燈臺》活頁刊



痛苦使雅比斯和他母親更尊貴

鄭崇楷

 

經文:歷代志上四章9至10節 

雅比斯比他眾弟兄更尊貴,他母親給他起名叫雅比斯,意思說:我生他甚是痛苦。雅比斯求告以色列的神說,甚願你賜福與我,擴張我的境界,常與我同在,保佑我不遭患難、不受艱苦。神就應允他所求的。(代上4:9-10)

   雅比斯比他眾弟兄更尊貴。這更尊貴,與她分不開。

   沒她,聖經裏不會出現雅比斯。雅比斯是唯一的,無可取代的;每一位母親都是唯一的,無可取代的;每個生命都是唯一的,無可取代的,尤其是人的生命,因為只有人乃照着神形象被造的。以色列的神是唯一的,無可取代的。

   她的痛,是無可取代的。神記下的她的痛。

   雅比斯母親只要看見雅比斯,就會想起生他時心靈的痛:雅比斯的父親,沒給兒子取名字。他為何失職?聖經沒記載,神卻給她特別的出路,讓她給孩子起名叫雅比斯,以記下“我生他甚是痛苦”。她“生他甚是痛苦”,以色列的神怎會不記下?為了記下長期的痛?不,乃為了記下神給她兒子和母子倆的痛苦,記下雅比斯比他眾弟兄更尊貴。

   雅比斯若不成功生下來,她心靈的痛會減少一點吧?不,神不消滅痛苦,卻給她痛苦又給她信心,以至她生的雅比斯比他眾弟兄更尊貴。因祂使她相信“你的門閂〔門閂或作鞋〕是銅的、鐵的;你的日子如何,你的力量也必如何”(申33:25)。

   臨生雅比斯之前,她就知道這嬰兒的爸沒能給孩子取名字;也就是說她早知道這孩子的成長,她丈夫必缺席。三四千年前的她為何還要把孩子生下來?因她相信的是以色列的神,生命唯屬祂。她能懷孕,能順利生下雅比斯,全因為祂;她深知道、深相信祂。

   父親缺席,使雅比斯從他沒成形在母親身內就開始與母親相依為命,領受母親對以色列的神的信靠。以至他懂得求告以色列的神說:“甚願你賜福與我,擴張我的境界,常與我同在,保佑我不遭患難、不受艱苦。”神就應允他所求的。

   陪伴,是無可取代的。尤其胎兒幼兒生命的成長。他只有深相信以色列的神的她的陪伴。

   雅比斯從呱呱墜地開始,因父親缺席,就由靠神自強不息的她獨力陪伴,並常聽母親呼喚神“我生他甚是痛苦”。幼兒是清心的,聽覺機器敏銳的。

   雅比斯求告以色列的神說:“甚願你賜福與我,擴張我的境界,常與我同在,保佑我不遭患難、不受艱苦。”神就應允他所求的。

   “甚願你賜福與我”。這是求告以色列的神的第一句話。求告以色列的神,只向祂求福,這就奠定了一生蒙福的基礎。雅比斯這禱告,使人想起同屬猶大支派的大衛的禱告:“耶和華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至缺乏。…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為你與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詩23:1、4)

   “擴張我的境界”。只要與神連線,就能超越個人,超越眼前,超越從前。耶穌對門徒說:“虛心的人有福了,因為天國是他們的。…為義受逼迫的人有福了,因為天國是他們的。”(太5:3-10)求告以色列的神的人,必是天國的兒女。

   “常與我同在”。痛苦,使人只能倚靠神。被掃羅長期追殺的大衛,向神禱告說:“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為你與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聖經裏出現最多的應許,就是神要與屬祂的人同在。

   雅比斯的名字離不開痛苦。他禱告的最後才是“保佑我不遭患難、不受艱苦”。他深知道,患難和艱苦使他專心向以色列的神求福,以至境界得以擴張,而他又得以與神同在。是的,要得福,必須先仰望讓人身處幽谷的神。保羅說:“我們曉得萬事都互相效力,叫愛神的人得益處,就是按祂旨意被召的人。”(羅8:28)

   雅比斯和他母親更尊貴,最重要的是,神應允了祂子民所求的。

 

金燈臺活頁刊 第201期 2019.5
作者鄭崇楷長老為金燈臺出版社董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