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頁刊

為骨肉之親

于中旻

 

  末世文化,趨於下流,從個人主義,流於惟我主義。使徒如此教導提摩太:

你該知道,末世必有危險的日子來到。因為那時人要專顧自己,貪愛錢財,自誇,狂傲,謗讟,違背父母,忘恩負義,心不聖潔,無親情,不解怨,好說讒言,不能自約,性情凶暴,不愛良善,賣主賣友,任意妄為,自高自大,愛宴樂,不愛神,有敬虔的外貌,卻背了敬虔的實意;這等人你要躲開。(提後3:1-5)

  這危險的“地圖”,是以“自己”為中心。乍看似乎是現代化的個人主義,實際是古已有之。“末世”的區分,是由基督耶穌降世開始,一直到主的再臨(參來1:2;約壹2:18);並不是專指耶穌再臨前,或二十一世紀。生於第一世紀的提摩太,就受警告得留意躲開了。

  對於基督徒的危險,是以“專顧自己”開始,走益趨於下的道路。甚至有些受人尊敬,可能身上佩戴着十字架的人,外面看似“光明的天使”,卻違背敬虔的實意。不幸,這樣不應該有的事件,至今天越來越多!

  主耶穌告訴門徒:“若有人要跟從我,就當捨己,背起他的十字架來跟從我。”(太16:24)主基督耶穌十字架道路的基本課程,必須由“捨己”開始。

  以色列人在曠野,背叛神,反抗摩西。摩西卻有固執的愛心,去向神代求。耶和華給摩西一個極好的機會:“我看這百姓真是硬着頸項的百姓。你且由着我,我要向他們發烈怒,將他們滅絕,使你的後裔成為大國。”(出32:9-10)機不可失!摩西本人,卻是有大不相同的意見。

摩西回到耶和華那裏,說:“唉!這百姓犯了大罪,為自己作了金像。倘或你肯赦免他們的罪。…不然,求你從你所寫的冊上塗抹我的名。”(出32:31-32)

  摩西沒有過錯,卻情願代人受過。為甚麼?由純摯的愛心發出。結果,神施恩赦免。但摩西偉大的愛真可說是皎如天日,古今惟有主耶穌十字架上的大愛可以超越。

  看,許多年以後,那重造金牛犢的人!

  所羅門王違背神犯罪;崩逝以後,以色列國分裂。神把北方十支派給了耶羅波安。耶羅波安作開國君王,心裏不安。

耶羅波安心裏說:“恐怕這國仍歸大衛家;這民若上耶路撒冷去,在耶和華的殿裏獻祭,他們的心必歸向他們的主—猶大王羅波安,就把我殺了,仍歸猶大王羅波安。”耶羅波安王就籌畫定妥,鑄造了兩個金牛犢…一隻安在伯特利,一隻安在但。(王上12:26-29)

  這“最高領袖”心懷最低卑的意念;用足了心機,為了自私,竟然不惜與神對立;於是創立了“便民宗教”:人民去耶路撒冷朝聖路遠,不如設立本土同類宗教!進步的新派,以爭取人民歸己。結果使全國陷在罪裏,並且謬種流傳,貽禍後代。

  使徒保羅一生忠心為主,招致猶太人反對;可是他偏偏不能忘記,自己是猶太人,惟求他們能接受救恩,在基督裏,與外邦人同歸於一,同得基業。

我在基督裏說真話,並不謊言,有我良心被聖靈感動,給我作見證:我是大有憂愁,心裏時常傷痛;為我弟兄,我骨肉之親,就是自己被咒詛,與基督分離,我也願意。(羅9:1-3)

  使徒保羅這番話,同摩西多麼相似!他生來就有羅馬民籍,雖然當時不合格競選領袖,但他行事光明磊落,絕不屑於受羅馬奴役,不僅不暗地裏拿羅馬津貼,也不行賄得方便。他單純的心意:“我心裏所願的,向神所求的,是要以色列人得救。”(羅10:1)

  這是主耶穌的使徒!惟忠於主,沒有自私企圖。

  自私是福音的最大阻擋。愛由家庭開始,但不止於家門,要向外增長。使徒吩咐教會先注意家庭,說:“若寡婦有兒女,或有孫子孫女,便叫他們先在自己家中學着行孝,報答親恩;因為這在神面前是可悅納的…人若不看顧親屬,就是背了真道,比不信的人還不好;不看顧自己家裏的人,更是如此。”(提前5:4、8)

  基督徒的旗纛是愛,永遠與自私相反。

  愛主必然愛國,愛族;由愛家人起,但不止於家人的範圍,而是愛及國人。真愛國是引國人歸主,並與所有悔改歸主的人,同得基業。

  希望所有的基督徒,都像摩西,像使徒保羅,着意骨肉之親的救恩,為此向神切求,為此盡心竭力,直到基督再臨。

  

金燈臺活頁刊 第229期 2024.1
作者于中旻博士為文宣士。聖經網AboutBible.net著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