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查經講章大綱

大綱目錄

試驗心內如何

經文:代下32:20-31; 王下20章

引言:
  知人知面不知心。許多人的心常懷叵測,作的是一樣,想的又是一樣,“人心懷藏謀略,好像深水,惟明哲人,才能汲引出來”(箴20:5)。所以人不知人的心,不是一件奇怪的事。但這裏神說祂要試驗他,好知道他心內如何,似乎神也不知道人的心,不是的,這裏所說的乃是要藉試驗將人的心內如何顯明出來,如箴言20:5所說:明哲的人才能汲引出來。神是明哲的,故祂要將人的心汲引出來,好叫人自己知道他是怎樣的。這裏神要顯明希西家王的幾方面的心:

一.愛神之心如何
  或說他愛天國與愛世界的心。希西家病得要死(代下32:24),死後就可以與神永遠同在;如我們愛父母,一定歡喜與他們同在,我們愛神也歡喜與神同在,死後就永遠與神無間隔的同在。神現在要希西家這個好王早一點與祂同在,這表明父神何等愛希西家,但希西家的心不一樣。他為神發了許多熱心(參代下29—31章),潔殿,獻祭(十四天,從所羅門起沒有這麼偉大)(代下30:26),定獻祭的例,獻十分之一,安排一切聖工等,但他一切的熱心不完全真的為神,愛神而作,乃是為自己的好名聲,作好王而作,他所以不願死,就是要再享受這些好的榮譽,愛這個強大的國家,愛聽人稱讚他所潔淨的殿。希西家的心在他不肯死的事上就顯明出來了。
  我們今日熱心工作奉獻,撇下一切,追求真理,是為甚麼?愛神?或是要博得美名,令人稱讚,以後就留戀這些,並欣賞這些?甚至父神要我們回去與祂面對面同在也不願意?
  希西家這次不肯死,且看死為痛苦,所以大哭一場(王下20:2-3),可見他是何等愛那些物質和今世的事。今日如果神將我們所有的除去,叫我們離開他們,我們的內心如何?是否大哭一場捨不得,寧願與這些能敗壞能過去的東西同在,而不願與神同在?神要我們死,然後與祂同在,你肯否?這是個愛神的試驗,當這個試驗臨到時,你是痛哭呢?或是快樂呢?讓主顯明我們的心!

二.感恩的心如何(代下32:25)
  希西家沒有照所蒙的恩而感謝。一個人受恩就要知恩,知恩的人就是自知不配,如果認為是配得,那所得的就不是恩典,而是應分的事。希西家死是應該的,現在得以繼續活在地上,這是不配的,是格外的恩典,所以在這恩典的日子中,即不配得的日子中,當在生活上表現感恩的態度。最好表現感恩的態度即為神而活,活得有神的見證,使人知道他是屬神的,使人從他身上認識神。這就是感恩的生活。但他沒為神活,仍然為自己活,為自己的快樂,自己的享受而活,在他的生活中表現似乎神應該使他再活在世上:這國若沒有他管理,哪會上軌道?聖殿沒有他主持,哪會有人奉獻?百姓沒有他領導,哪會這麼屬靈?他認為他再活,是因為神需要他,他完全沒有一顆感恩的心,反而顯出一顆驕傲的心,因此神的忿怒就臨到他身上。
  其實,神要他離開世界,就表明神可以使用別人了。神是全能的,祂隨時可以使用任何一個人為祂工作,但希西家不懂這點,因此驕傲的心就顯露了。今天許多為神工作的人,豈不是與希西家一樣嗎?認為神應該給我多活,沒有我這個人,神根本就不行的,我會領導百姓事奉主,我會鼓勵人奉獻…。他不知道神給他工作和機會,完全是神的恩典。
  親愛的同道,甚麼時候我們不認定工作的機會和神存留我們在世乃是祂的恩典的話,我們的心裏就充滿驕傲,神的忿怒也就快快地臨到我們身上。

三.對財物的心如何(代下32:27-29; 32:23,27-28)
  希西家得到許多財物,建造府庫收藏這些財物。他得這麼多財物是從哪裏來的?在23節說:有許多人到耶路撒冷將供物獻給耶和華,又將寶物獻給猶大王希西家,這可以說他的財物是沾神的光而來的,若不是因為人要到耶路撒冷將供物獻給神,哪裏會有人將寶物獻給他呢?在29節更清楚地說,神賜他極多的財產,神將財產交給他乃要他作個忠心的管家,按神的心意將財物分給所需要的工作和所需要的人,但是希西家在巴比倫的使者來到的時候,卻將神所賜給他的財物作為誇耀自己財富的資本。為了展示財物的豐富,所以財寶中沒有一樣不給使者看的,哪知這就鑄下亡國的禍根。
  希西家既然不會管理神所託付的財物,神就從他手中奪去他一切所有的,今日我們在教會中,不也可以看見許多類似的情形嗎?求主憐憫我們,在財物上作忠心的管家,而不是作守財奴,更不是以財物自誇,免得災禍頃刻臨到,所有的都被奪去!

四.愛人的心如何(王下20:18-19)
  當希西家展示他的財富時,神就差先知以賽亞宣告要來的災難,不但一切財物喪盡,而且所生的兒子要被擄為奴。任何一個稍有愛心的人聽見後必痛哭,悔改,求神將這災難除去,或者求神讓自己擔受,因為這災難是因他而來的。但希奇的是希西家卻說:“你所說耶和華的話甚好,若在我的年日中有太平和穩固的景況,豈不是好嗎?”這是何等自私和可恥的話。只顧自己的平安享福,不顧子孫的死活和禍患,他不但沒有愛百姓的心,連自己的子女也不愛惜,這個人哪有愛人的心呢?他以前建立城邑,不是為了百姓,乃是為了堅固自己的地位,他生養兒女,不是為了愛他們,乃是為了自己的享受快樂,在他自己的地位失去,再得不到快樂享受時,則城邑喪失,子女淪亡,也與他無干。這樣的人不但談不上有愛心,也談不上有良心。可憐這麼偉大的希西家,他的心竟是如此,但今日我們豈不是也可以看到一些教會領袖,教會中有權勢的人,他們蓋聖堂,興聖工,開佈道會,看起來是犧牲,是大有愛心,但一旦他們不再掌權的時候,就巴不得那接替的人弄得窮苦潦倒,無法維持,教會倒塌,信徒離散。只要他們在任的時候教會興旺就好了,他們活得自己有所享受就好了,以後的人是死是活都不管。這等人是真有愛心為主工作嗎?他們是真的為愛靈魂而犧牲嗎?不,他們是自私的,一旦自己得不到甚麼時,他們虛偽的心就顯露了。親愛的同道,我們的心,能否經得起這樣的考驗?

結論:
  神啊!求你鑒察我,知道我的心思,試驗我,知道我的意念,看在我裏面有甚麼惡行沒有?有甚麼不誠實的沒有?有甚麼違背真理,不蒙你悅納的沒有?引導我走那永生正直的道路!

作者:黃彼得牧師 Rev. Peter Wongso

1986-2021 © 金燈台出版社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