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燈臺》活頁刊

談談神學教育與神學老師

文牧

 

一.神學老師的裝備

  “神學院老師,應有明顯的教導恩賜。”這是一位資深神學老師的體會,筆者就曾經聽過他分享神如何裝備他:“神在我中學時期就感動我和呼召我,當時已清楚知道並立志一生要擺上事奉祂,深深知道這樣的擺上是最上好的。進大學之前就想到神學院去,但長輩牧師們都勸我大學畢業後才到神學院,結果便在大學畢業後報考神學院。

  在神學院時一位老師向我分析,華人教會(當時是八十年代初)正需要神學教育的人。他從我的性向分析中指出我是可以當老師的,因此勸我在這方面發展,要努力讀書和研究聖經。這老師的鼓勵一直深藏在我心中,及至神學院畢業後再報考研究院。讀書的日子實在好苦,一方面是因為學問很艱深,另一方面是窮得很,時常衣物破破爛爛,也常身無分文。研究院畢業後就有一間神學院邀請我當助理講師,當時已立志要當個好老師,因此頭幾年都不敢參與太多的教會事奉,專注於備課和編寫講義。起初當老師,備課特別辛苦。但一分耕耘一分收穫,想不到辛苦了幾年,教學工作就輕鬆了許多。”

二.神學老師需具備的素質

  神學院老師最重要的是他的生命,也就是說他是一位真正重生又完全委身於事奉的牧者,還要有好的牧會經驗和表現。上述表現是眾弟兄姊妹可以印證的。有些人讀書成績很好,但是生命不能被學生作為榜樣,這樣的“傳道人”當神學院老師大有問題。有些講師教書表現平平,但是很會“講”,也會作弄虛假地依靠一些“關係”而可以繼續留下當老師,真是誤人子弟,遺害教會。最好的是老師有委身於牧會或宣教等事奉,週末到教會去牧養信徒,或到宣教工場去結生命的果子;他不斷求上進,追求更多更高造就信徒的學問,不是那些“虛談”,純學術性的學問。教導的恩賜亦是重要的,這樣他才可在教學方面有效地幫助學生學習和裝備。老師是否有教導的恩賜,每個學期學生們對講師的評估也可以作為參考。盼望神學院只把那些“上好”的講師留下來,畢竟神學院老師是一個極重要的事奉,比著名大學的講師的條件和要求更苛刻,因為他的工作是訓練神的工人,要向神負責。

三.神學老師的生活

  上文題及的那位神學老師,生活相當律己:“我在學期中過着有紀律的生活,在假期才敢稍為放鬆。一般早上靈修後早餐,接着回到神學院參加早會,然後趕到課室去教書了。下午多數是備課或改卷子,晚上是看書或準備週末到教會去專題講座或講道,有時是陪家人共聚,但有時也備課到深夜。我也有計畫在安息年進修。我相信教書的日子也是寫書的日子,因此我習慣很早就起來寫書。”

四.課前與教學法

  養兵千日,用在一時。老師應認真的備課,最好是編寫完整的講義。即使那一課已教過多次,還是要作課前準備功夫。一般上,老師應在一兩週之前就重新修訂舊的講義,然後打印出來,到前一天才按學生的數目複印好。開課之前約十五至三十分鐘,好好再閱讀講義,對照聖經,想想如何講解當中的課題,準備好道具如圖表,投影片,實物等。遇到哪一科是沒有教過或沒有講義的,早在三四個月前就應到圖書館找參考資料編寫講義了。這是艱苦的工作,因為可能一堂的授課要花上十多個小時的備課功夫。

  教學則有各種不同的理論和方法,很多時是綜合或是攙雜了不同的教學法。神學屬於文科,講義是最重要的。好的老師會把講義寫得盡量詳細,但教課時,並不是逐字的照着讀。若有機會再教同一科目,應修訂或更新過去已使用的講義,不但為了學生的好處,也可讓自己再讀書和研究,認識更新的材料。

  有些老師每次授課之前,會用三至五分鐘讀一兩節相關的經文成為一個靈修,有簡略的分享和禱告作開始。這也是屬靈的操練。有的老師將授課內容分成不同的段落,每個段落後都稍為停頓,問問同學有沒有問題要澄清或討論。如果同學沒有反應,也可提些相關的問題並作小結。

  有些老師習慣上用“宣講式”,有的則喜歡使用一個“講解(寫作重點或畫出觀念圖表)──討論”的教學法,因覺得這樣會比較“互動”。也有讓學生提出問題或討論,總之每種方法各有所長,可交叉使用。

五.神學院的功課,考試和評分

  神學院課程一般以功課和考試作評核。例如一個佔三學分的科目(上30小時課),評分時,專文佔三至四成分數,而考試佔六至七成。老師在定專文題目的時候,應多列出幾個讓學生選擇,也應去圖書館看看所定的題目是否有足夠的參考書。(對於一些沒有圖書館或參考書的神學院,則另當別論了。)當然,也得看學生的水平來定專文的要求。不可能嚴格要求第一年班的神學生寫一個超水準的專文,而第四年班的學生可能要他們的專文最少是把資料消化了才寫出的,並且具標準的論文編寫規格。當然,科目的性質也直接影響評核的設計。實踐性的科目,可能有一半分數是觀察報告類的作業,另一半分數是考試。

  關於考試,不宜給學生過重的壓力,而且一個人的學習成果不可能在考場中的兩三個小時內定其“生死”。應注意的倒是要求學生能明白消化與活用所學的,了解他們是否掌握了這課程,因此有時不妨開卷考試。

  關於批改或評分,老師總是有一條平均線,若學院的畢業總平均分數是75分的話,老師便可能將試卷的平均線定在80分,因此評分多數在80上下。比較差的可能評70分,比較好的可能評90分或再高一點。

  神學生在寫專文時,如果因為找不到參考資料而隨便寫出來,老師應適當的協助學生找參考資料重作;如果發現整篇專文都是抄來的,更要退回叫學生重作(當然要扣些分數作懲戒)。如果學生的能力本身就不能達到水平,那倒不如勸他不要為了甚麼學位而自討苦吃,鼓勵他另學一些同樣有用,但較易應付的“證書課程”。學成後在教會也有適合的事奉範疇,神一樣會使用。

六.對神學老師的期望

  長江後浪推前浪,一代新人很快就會替換舊人,深信神會在將來興起更多好的神學院講師。願與現任和未來的神學院老師互相勉勵:

  1.當神學院老師也是神聖的事奉,別“白佔土地”或“羞辱主名”。曾見過一些所謂的“神學院講師”,可能出於個人的不正確心態和動機,沒有真才實學,卻“擠身”進入神學院佔了“講師”的一席位,但是無所貢獻,有時連學生也懷疑這樣的人是否適合在神學院任教。

  2.神學院老師不要只留在舒適的辦公室裏作學問,也要參與教會或基督教機構以及宣教的事工。

  3.不要為了面子而與比較年輕有為的人競爭。該讓賢的就要讓位,徒有虛名,又妒嫉別人的本事,到頭來可能像掃羅王般受到神的懲罰了。

  4.現今華文神學教育大都在強調學位與學術,十字架與吃苦的心志幾乎淡忘了,這是個危機,而且是相當重的危機!